第2370章 恩怨情仇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2370章 恩怨情仇

听到陈瀚宇说信上有毒,王心剑心头咯噔一跳。 但瞬间,他就镇定了下来。 刚才侯湘的一番话,已经让他对陈瀚宇的崇拜,产生了动摇。 他心里思索着,自己所知的陈师兄,会不会真的是个伪君子? 要想确认,此刻手中信件,就是最好的证据。 “陈师兄,为了证明你的清白,我还是把这封信,取出来看看吧。” 王心剑说着,取出了信件。 他旁边周鹰等人,纷纷聚了过去,目光落在了那张洁白的信纸上。 整个龙脊学院的人,此刻都寂静下来,看向王心剑。 王心剑握着信纸的手颤抖了下,看了眼站在下方的陈瀚宇,然后缓缓开口道:“笔迹,的确是陈师兄的,而且,有他的印鉴,残留了真元印记!” “这么说,信件是真的了。” “信件内容是什么?” “王心剑,你可别弄错了,真是陈师兄的信?” 全场一片哗然。 王心剑皱紧了眉头,道:“信件上写着,陈师兄让侯湘、侯涛,联系暗殿杀手,刺杀陈阳,其中言辞激烈、阴狠……” 没有接着说下去,王心剑此刻是心神巨震,因为他不敢相信,自己崇拜的陈瀚宇,居然是这样的人。 “假的,这封信是伪造的。” 陈瀚宇已经慌了,声嘶力竭地吼道。 可是众人看着他,目光中都透着质疑,那些原本仰慕他的女弟子,此刻都皱紧了眉头。 陈瀚宇的形象,深入人心。 此刻不少人心里,也希望那封信是假的。 可是,王心剑是陈瀚宇最忠实的拥趸,就连他也说信件是真的,那么就绝不会有假。 侯湘看着陈瀚宇慌神的模样,冷声道:“陈瀚宇,就算信件是假的,那你毁去我面容,捏碎我咽喉,此事总不是假的了吧?” “不,不是我干的,是陈阳毁了你,你休想嫁祸在我的身上。” 陈瀚宇指着侯湘,一脸愤恨之色,怒道:“我待你不薄,你却千方百计害我,湘儿,你简直不是人!” 此言一出,龙脊学院的弟子,突然觉得,眼前的陈瀚宇有些陌生。 在大家的印象中,他没骂过人,没有表现出愤怒的情绪,从来都是温文尔雅,不骄不躁。 但此刻,他形象完全颠覆,和往日判若两人。 如此一来,他的辩解,反而显得苍白无力,有种被人揭穿真面目后的疯狂。 “陈瀚宇,你害怕了吗?” 侯湘双目中透着兴奋的光芒,她就是要让陈瀚宇身败名裂。 她接着道:“对,陈阳的确是断我双臂,他也是我的仇人。不过那****毁我面容、碎我咽喉,还想将我置于死地,却是让我看清了你这个人渣。还好那天有证人,如果不是林柔在,我早就死了。若是你想辩解,那你先和林柔去说吧。” 见侯湘说起林柔,众人目光,无不朝着林柔看去。 林柔秀眉紧蹙,点了点头:“的确如此,我们在中央大陆历练的时候,侯湘来找陈师兄,被陈师兄毁去面容、捏碎咽喉。当时我看她太凄惨,便让陈师兄放过了她。陈师兄说,她是邪魔外道,我却没料到,她居然是侯湘。” “谢谢!” 侯湘望向天空中的林柔,遥遥地鞠了一躬,郑重致谢。 “林师姐淡泊名利,绝不会污蔑陈师兄,如今是证据确凿了。” “亏我还把他当成自己追赶的目标,没想到,他居然是这种肮脏的伪君子。” “他如此歹毒,简直是人面兽心。” “和陈阳的争锋就算了,毕竟他们本就有仇怨。可侯湘对他死心塌地,身心皆是付诸于他,他却如此对待侯湘,实在是毫无人性。” “说得没错,他就是个伪君子。” “没想到,真的没想到,他竟然是这种人……” 当林柔站出来作证后,全场一片惊呼议论的声音,所有人都望着陈瀚宇,表情愤恨、遗憾、鄙视、痛惜…… 陈瀚宇站在死笼挑战台,此刻是面色惨白,眼神飘忽,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就跟丢了魂似的。 他的形象,经营已久,可说是万人崇敬的偶像,没有人不被他的风姿所折服。 可现在,一切都崩塌了。 原本的崇敬,变成了唾弃; 原本的仰慕,变成了鄙夷。 对陈瀚宇来说,形象崩塌,比要了他的命还难受。 “侯湘,你该死!” 突然,陈瀚宇发出一声怒吼,手握霜魄剑,猛地朝着侯湘攻了上去。 他是真府后期境界,但此刻爆发出的真元波动,堪比真府巅峰,甚至比一般的真府巅峰,还略高一筹。 他不愧是龙脊学院第一人,天才之名,却是担得起。 “这是我和他的恩怨,都别插手。” 见陈瀚宇气急败坏地攻来,侯湘大喊一声,树枝化作的脸上,露出激动之色。 她就是要揭穿陈瀚宇,然后再将其杀死。 让这个人,身败名裂,死后还被万人唾弃。 刹那间,森然的红色妖气,从侯湘体内汹涌而出,竟是达到了真府巅峰,境界比陈瀚宇还高了一重。 她右手往前挥出,手臂上的树枝猛然伸长,化作几十条树枝,迎风乱舞,朝着陈瀚宇缠绕而去,挡住了霜魄剑的攻击。 霜魄剑也不愧是七纹天器,将枝条前端冻结后,能量一震,枝条都断了一截。 嗖的一下,枝条收缩,回到了侯湘的手臂,又变回了原来的形态。 不过,手掌却断了一截。 但侯湘并无大碍,妖气凝聚在手掌前端,树枝生长,瞬间便将手掌修复。 眼看两人打起来,众人都是一阵唏嘘。 原本是未婚夫妻的两人,现在却反目成仇。 只是可怜了侯湘,被陈瀚宇,害成这副模样。 执事堂首席长老丁可,目光一转,看向了禹青锋,想要知道,此刻的局面,应该怎么办。 原本是死笼挑战,谁知道侯湘突然出现,和陈瀚宇先打了起来。 禹青锋沉默了下,道:“先让他们,把恩怨解决吧。” 既然院长如此说,丁可当即腾空而起,飞到了空中。 见此,陈阳看了眼侯湘,没打算插手这场战斗,也飞了起来,在空中观战。 死笼虽然没开启,但是战场,此刻属于陈瀚宇和侯湘两人了。 (本章完)

上一篇   第2369章 揭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