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2章 驱逐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2372章 驱逐

侯湘变大之后,妖气波动有所提升。 她右手挥出,粗壮的右臂,延伸几十米,朝着陈瀚宇横扫而去。 妖气笼罩在手臂枝干上,触碰地面,将地面刮出了深深的凹槽。 “雪落!” 陈瀚宇挥动霜魄剑,虚空中漂浮的冰魄虚影,汇聚而来,将他手中宝剑笼罩。 冰魄消融,变成了皑皑白雪。 使他霜魄剑看起来,犹如一把由积雪堆砌而成的雪剑。 雪剑看起来,弱不禁风。 可陈瀚宇,却偏偏用这把剑,去抵挡侯湘粗壮的右臂。 砰轰。 雪剑溃散,明明只有一把剑的积雪,可是爆开后,却是漫天飞雪,白茫茫的一片,犹如置身雪山之中。 那柔弱的飞雪,把侯湘枝条缠绕而成的粗壮手臂抵挡了下,速度减慢。 当飞雪飘落,视线恢复,只是刹那间的功夫,陈瀚宇腾空而起,躲开侯湘的攻击,接近到了侯湘的身前,霜魄剑捅向侯湘的胸口。 侯湘胸腔处的枝条,陡然释放而出,瞬间将霜魄剑紧紧地缠绕了起来,笼罩在枝条之中。 众多枝条中,其中两根极为纤细的枝条,速度极快,蔓延而上,分别攻向陈瀚宇的胸口和腹部。 陈瀚宇右手握剑,并未松开,左手一掌抓住了刺向胸口的枝条。 那枝条尖锐无比,边沿也十分锋利,将他的手掌划破,鲜血直流。 他真元凝聚掌心之中,硬生生握紧了枝条。 不过,攻向他腹部的枝条,却没能挡住。 噗嗤。 陈瀚宇的腹部,被尖锐的枝条穿透而过,疼得他咧了咧嘴。 “陈瀚宇,这是你的报应!” 侯湘发出兴奋的吼声,噗嗤抽出了枝条,又要朝着陈瀚宇的胸腔刺过去。 可就在这时,侯湘的眼神,突然露出惊恐之色。 紧接着,她的眼神,渐渐失去了神采。 只见陈瀚宇手中被枝条缠绕的霜魄剑,竟是变成了水,形态幻化,延伸出去,从枝条缝隙间,进入了侯湘的胸腔,顶端凝聚冰霜剑尖形态,穿透了侯湘的心脏。 原来,他是故意被侯湘抓住,是要对侯湘一击致命。 侯湘枝条化作的巨大身躯,朝着地面倒下去,陈瀚宇往后倒飞,轻松把霜魄剑从缠绕的枝条中拔了出来。 他飘落地面,手中的霜魄剑犹如一条飘舞的水带子,嗖的收缩而回,又凝聚成了一把冰霜剑刃的模样。 轰隆。 侯湘倒地,形成身躯的枝条散架。 那充满生命力的枝条,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枯萎,然后化为灰烬。 一阵微风拂过,灰烬散去。 地面上,留下了一颗心脏。 心脏没有跳动,上面有个剑刃刺穿的破洞,以及被根茎扎出的密密麻麻的小孔。 这颗心脏,就是侯湘。 全场一片寂静,此刻盯着这颗心脏,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突然,有女弟子指着陈瀚宇,喊道:“该死的是陈瀚宇,不是侯湘!” 女人对于感情,总是比男人更敏感。 对陈瀚宇这种阴险歹毒,忘恩负义的男人,更是恨之入骨。 这一声怒喝,犹如点燃了导火索。 顿时,整个龙脊学院的女弟子,都爆炸了。 陈瀚宇成为了众矢之的,虽然没有人攻击他,但所有人的指责、口诛笔伐,却比穿过他腹腔的伤口,更令他痛苦。 “贱人,侯湘你这个贱人,都是因为你,才会弄成这样!” 陈瀚宇心头怒骂不已,眼神中满是愤恨之色。 王心剑飞出来,眉头紧皱,开口道:“陈……师兄,我很失望,我一直把你当成追赶的目标,把你当成偶像,可是没想到,你只是一个虚伪的人。” 陈瀚宇捂着腹部伤口,忙解释道:“心剑,我也是逼不得已,是侯湘她想敲诈我,所以我之前才要杀她。” “这么说,你是承认了?” 张虞溪的声音响起。 鱼紫雯接着道:“既然你要杀她,为什么不给她个痛快,却偏偏要毁她面容,坏她嗓音?” 虽然她们境界比陈瀚宇低,但此刻,却凌然不惧。 陈瀚宇哑口无言,不知该如何解释了。 全场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每个人的眼神中,都是鄙视、唾弃、厌恶。 这样的目光,陈瀚宇从来没有感受过,只觉难受无比。 愤怒充斥着他的内心,他眼神中露出狠意,恨不得把在场之人,全都杀了,不让自己的恶名传出去。 可是,他的力量,并不足以,斩灭这里的所有人。 “贱人、混蛋……” 陈瀚宇心里骂个不停,眼神越来越凶狠。 瞬间,他的目光,与院长禹青锋相接触。 看到禹青锋眼神中的冷漠、厌恶,陈瀚宇心头咯噔一跳。 他脸上露出悔恨的表情,连忙对禹青锋喊道:“院长,翰宇知错了,我并非真的心肠歹毒,只是一时迷失,还请院长教诲。” 禹青锋神色淡然,伸手道:“把你的令牌拿出来。” 陈瀚宇不敢违抗,把身份令牌取出。 禹青锋隔空御物,令牌嗖的便落在了他的手中,他运转真元,在令牌上刻画之后,把令牌扔回给陈瀚宇,道:“龙脊学院,虽然不干涉弟子的私生活,也无法掌控弟子的人品个性,但是今天,我动用院长特权,将你驱逐。现在,请你离开龙脊学院吧。” 轰。 陈瀚宇只觉脑袋嗡鸣,如遭雷击,愣在了那里。 全场其他长老、弟子,也都没料到,院长居然如此果断,把陈瀚宇给驱逐了。 陈瀚宇回过神来,喊道:“院长,我……” “我意已决,如果你还留在这里,别怪我赶人了。” 禹青锋冷声道。 陈瀚宇身躯颤抖,脑袋发懵。 他还幻想着,进入龙武学院总院,或则是日后成为龙脊学院院长。 可是现在,一切都毁了。 他心里恨,恨侯湘、恨陈阳,恨禹青锋…… 恨在场的所有人。 “禹青锋,你给我记住,有朝一日,我陈瀚宇,必然让你后悔。” “还有你们,还有翰门,你们这些忘恩负义的家伙,我早晚要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陈瀚宇目光中闪过冷芒,扫了眼全场露出憎恶目光的弟子,转过身,便要离去。 “站住,我们的死笼挑战,还没打呢。” 突然,一声冷喝响起。 开口的,正是陈阳。 ? ?PS:书友们,求大家的推荐票、月票、书评!欢迎大家加书友群:188631860 ? ???? (本章完)

下一篇   第2373章 果然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