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7章 第一人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2377章 第一人

“陈阳在干什么?” “他疯了吗,那个阵法释放出的攻击,相当于上百道天级上品神通,他如何应对?” “他躲也躲不掉,只怕是破罐子破摔,要拼死一击了。” …… 见陈阳冲上去,众人心都悬了起来,不知陈阳到底是要干什么。 “陈瀚宇,住手。” 眼看来不及出手相助,林柔只能大喊喝止陈瀚宇。 可是,陈瀚宇连看也没看她一眼,只是在心里,暗暗地骂了一句“贱人”。 他的目光,死死锁定陈阳,继续维持冰锥寒林阵的能量,冷哼一声:“竟敢冲上来找死。” 阵法是陈瀚宇最强的底牌,他不相信,陈阳能够抵抗。 在众人注目之下,陈阳使用疾风意境,乘着风势,速度极快,朝着其中一道冰锥,硬冲了上去。 那些冰锥的速度,不比他慢。 要想完全闪避,他根本做不到。 所以,他干脆,朝着其中一道冰锥,冲了上去。 不过,他没有出招抵挡,而是在千钧一发之际,扭转腰部,和那道冰锥擦身而过。 虽然避开了冰锥前端的锋芒,但冰锥侧面划过时,将他撞伤。 巨大的冲击力,令陈阳感到剧痛。 被擦过的腰腹部位,骨骼断裂,血肉模糊。 “噗。” 他口中喷出一口鲜血,只觉脏腑似乎都移位了。 见此,众人无不胆战心惊。 只是一道冰锥擦过,就有这么强的攻击力,那么正面击中,岂不是陈阳必死无疑。 众人不解,明知不敌,陈阳为何还要上前? 就在此时,陈阳火莲剑刺出,使出紫极一剑,剑尖颤动,留下上百道残影。 瞬息间,一道道剑芒释放。 他与阵法的距离拉近,阵法和他之间,出现了短距离的空当。 剑芒趁着空当,攻向阵法。 突然,阵法射出冰锥,大部分剑芒,被直接碾压。 但极少数的几道剑芒,从冰锥缝隙间穿过,射向阵法。 “哼,白痴,想毁掉阵法吗?看来,你并不懂得阵法。” 陈瀚宇面露不屑之色,冰锥寒林阵的阵纹处,冰寒之气更可怕,无论任何物体、能量,只要触碰,瞬间就会被冻结。 所以,在他看来,陈阳的攻击,就算击中了阵法,也毫无用处。 此时,其他观战的龙脊学院弟子,也是一样的想法。 下一瞬间。 轰隆。 其中一道剑芒,轰击在霜魄剑凝聚的阵纹上,发出一声巨响。 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只见阵纹波动了下,竟是扭曲变形,不复刚才的形态。 刹那间,天空中****向陈阳的冰锥,虽然还有冰锥形态,但却攻击力全无,没有丝毫的能量波动,变成了普通的冰晶体。 “怎么回事?!” “难道陈阳是找到了破阵之法,攻击在了关键处?” “不可能,除非他是非常高明的阵法师,不然的话,怎么可能一眼就看穿这个阵法。” “也许,他真的是高明的阵法师呢?” 人群之中,传来一阵阵惊呼的声音,都对眼前一幕,感到匪夷所思。 漫天冰锥,还在朝上射去,但已毫无威胁。 陈阳虽然重伤,但还有战斗的力量,一剑便将面前冰锥斩破。 刚才只是一道紫极一剑的剑芒而已,虽然攻击在阵法的弱点,但顶多将阵法扭曲瞬间,并不足以把这个冰锥寒林阵完全破解。 不过,此时情况不同。 陈瀚宇布置这个阵法,本就有些勉强,并且耗费了大量的能量。 此刻在阵法扭曲的情况下,他想再恢复阵法,根据陈阳的推测,除非他达到全盛状态,否则不可能做到。 接下来的一幕,证明陈阳的推测,是正确的。 空中散乱的阵纹,剧烈波动着,想要稳定下来,重新凝结成阵。 可是,陈瀚宇的能量,并不足以支撑。 刚才,他已经消耗了太多的能量,哪怕此刻服用大量丹药,也来不及补充了。 如果他压箱底的手段,是别的底牌,或许还不会这样。 可是阵法,对有《仙魔道典》的陈阳来说,只要不是太高阶,他几乎都能找到方法破解。 “陈瀚宇,结束了。” 眼看阵法凝聚不成,陈阳手持火莲剑,嗖的朝着下方****而去。 陈瀚宇面露惊慌之色,也顾不上凝结阵法,连忙把霜魄剑剑柄往后一拉。 天空中的阵纹,被剑柄延伸的寒气拉扯,嗖的收回,变成了霜魄剑的形态。 仓促之中,陈瀚宇挥剑攻向陈阳。 可是,刚才布阵,他能量消耗巨大,此刻竟是无法支撑自己释放神通。 眼看真元凝聚在剑身,却轰然溃散,陈瀚宇面色一片惨白,感到无比的绝望。 “他能破阵,难道是阵法师?” 陈瀚宇心头惊慌,见陈阳那把火红的剑刃接近,他吓得打了个冷战,脱手把霜魄剑扔出去,呐喊道:“七皇弟,求你饶……” 噗嗤。 剑气从火莲剑延伸出去,刺穿了陈瀚宇的咽喉,从后颈穿出。 噗嗤。 瞬间,陈阳收剑。 鲜血咕噜咕噜地从陈瀚宇的伤口涌出,他捂着自己的喉咙,一双猩红的眼睛,怨恨地瞪着陈阳。 他张了张嘴,可是,却发不出半点声音。 渐渐的,他的眼神,失去了光芒,身子一软,扑通摔倒在地,没有了呼吸。 龙脊学院第一人,就这么死了。 全场一片寂静,看到这一幕,大多数人,都颇为感叹。 毕竟,陈瀚宇曾今,也是受人敬仰。 但今日,一切都变了。 也许,他只要稍稍有点良心,也不会落得这般下场。 但现在,说什么也晚了。 众人回过神来,目光落在陈阳的身上。 大家的眼神,惊讶、敬畏、敬仰、疑惑…… 总而言之,龙脊学院弟子们都知道,现在龙脊学院第一人的位置,属于陈阳了。 因为他击败陈瀚宇,当之无愧。 可众人此刻,依旧不解,刚才的冰锥寒林阵,怎会被一道剑芒,打得扭曲紊乱。 就在此时,陈阳身子一歪,险些摔倒在地,撑住火莲剑,这才站稳。 刚才一战,他也受了重伤。 “陈阳。” 林柔飞落在陈阳身边,将他扶住,眼神中满是关切之色。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