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8章 识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2388章 识破

就在陈阳担忧的时候,卞道人神色郑重,用极为具有鼓动性的语气,对在场众人道:“大家知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会被关在这里吗?为什么我们无法对抗那些自称正道的人吗?因为我们没有组织,背后没有一个强大的支撑力。” “这些年,被关押在赤炎地牢之中,虽然不能修炼,但我的脑子,却没有闲着。我一直在想,如果我们联手起来,那么整个西大陆,谁也不敢轻易动我们。” “你们当中任何一人,也不再孤军奋战。谁若是被抓了,也有人可以救你。就拿这赤炎地牢来说,如果你背后有一个组织,你还会被关这么久吗?肯定早就被人救出去了。” “试想一下,现在你们走出赤炎地牢,回到西大陆,赤手空拳,能做什么?” “但是,我们如果联手起来,建立一个组织。我相信,这个组织,能一跃成为西大陆最顶尖的势力,比之西火教,也不遑多让。” “如此一来,大家以后也都有了归属,有了靠山。” “所以,今天我要给大家讲的,就是我们联合起来,成立一个组织,争霸西大陆。” 一番充满鼓动性的言论之后,在场之人,都热血沸腾起来。 尤其是最后一句争霸西大陆,太具有煽动性了。 甚至不少人,已经想着,以后把西大陆的四大学院内院,全部都铲除,报当年之仇。 “我同意卞道人的说法,大家要团结,才能长久。” “对,我们联手起来,才能报当年被抓的仇。” “独自出去,必死无疑;联合起来,那就是我们欺负别人了。” “我支持卞道人。” “成立一个组织,想想就过瘾。” …… 一时间,众人呼声阵阵,都是赞成卞道人的提议。 哪怕有人不愿意加入组织,此刻也没吭声。 在场之人,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家伙,如果有人敢提出异议,破坏此刻激动的氛围,只怕当场就要被当成异类,直接诛杀。 所以整个洞窟之中,全部是赞成的声音,气氛十分高涨。 卞道人眼中闪过兴奋之色,对于众人的响应,非常满意。 不过,成立一个组织,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何况是要把一群毫无纪律的凶徒,给团结起来,就更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而且在卞道人的身后,还有一帮桀骜不驯的感应期修者,未必愿意,屈居人下。 所以,现在光有响应还不成,成立组织的事情,还需要详细的筹备才行。 这些事,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完成的。 “既然大家赞成建立组织,那么我们离开赤炎地牢之后,大家先聚在一起,好好谋划一下。在组织正式成立之前,大家最好不要轻举妄动,惹来麻烦。但我保证,只要组织建成,首先为大家,报当年之仇。” 卞道人给了众人一个保证,得到了更热烈的响应。 毕竟,现在这些凶徒,心里最想的,就是把当年抓自己的人给杀了。 说完之后,卞道人转身看向身后另外十二名感应期修者,沉声问道:“你们的意见如何?” 最重要的,还是这些感应期修者。 只有留下他们,即将建立的组织,才有强大的力量。 瑾娘子媚笑一声,点头道:“既然是你卞道人提议,又是为我们着想,我当然是赞成建立组织。” 中年书生对卞道人拱了拱手,微笑道:“凭我之力,要想报仇,的确很难。到时候,还希望卞道人出手相助,帮我杀了那狗贼。” “卞道人,以后我就跟着你混了。” 又一名身材矮小,被割了鼻子的男子,也开口支持卞道人。 卞道人的目光,一一在感应期修者身上扫过,每个人都表示同意建立组织。 当然,大家也是同意,成为卞道人的部下。 因为在场感应期中,卞道人实力最强,建立组织也是他提出来的,那么理所当然,他肯定就是未来的组织首领。 见大家都一一表态,卞道人也放下心来。 有这些感应期的高手加入,才会吸引其他真府期、假府期的人留下。 不然的话,没感应期撑场子,组织必然不稳定。 就在这时,肥胖的刀蒙却皱了下眉头,拱手道:“卞道人,我习惯了独来独往,你这组织,我就不加入了。不过日后,如果有用得着的地方,你尽管开口便是。” 闻言,卞道人眼中闪过一抹冷意。 别人都同意,偏你不同意,这不是拆台吗? 不过,卞道人并没有发作,只是点了点头,对刀蒙道:“以后你有需要帮助的地方,尽管开口便是。” 刀蒙松了口气,他还真怕卞道人不高兴,把自己给宰了。 “既然事情定下来,那我们先离开这里吧,我可一刻也不想在赤炎地牢里待了。” 瑾娘子扭着水蛇腰,走到卞道人身边,用娇滴滴的语气道。 说话之时,她还在卞道人耳朵边吹了口气,香风阵阵。 别看卞道人身着道袍,又义正言辞。 但熟知他的人都了解,他是个好色之徒。 瑾娘子在众感应期修者中,实力最低,成立组织后,必然是领导者,但肯定排不到前列。 可她若是能成为卞道人的夫人,日后的情况,就不同了。 不过,卞道人连看也没看瑾娘子一眼,目光一转,看向洞窟中的一条通道,冷声道:“听了那么久,难道不出来,让我们见一见吗?” 听到这话,所有人的目光,无不朝着那条通道看去。 刚才却是没人发现,那里还有人。 陈阳心头咯噔一跳,没想到会被卞道人发现,此人却是不简单。 他心思一转,从通道后走了出来,一脸谄笑,对卞道人道;“前辈,我支持你,我也加入组织,打倒四大学院,争霸西大陆。” 卞道人上下打量着陈阳,见陈阳衣衫整洁,风度翩翩,感到有些可疑。 他沉声问道:“你也是被关在此地的人?” “当然是。” 陈阳谄笑着点了点头。 这时,人群之中,突然有人高声喊道:“是他,我记得他,他是龙脊学院的弟子,好像叫陈……陈阳,对,就是陈阳。” (本章完)

上一篇   第2387章 鼓动

下一篇   第2389章 追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