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2章 礼物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2392章 礼物

话音一落,卞道人率先出手,朝着黑袍人攻去。 只见他右手成爪,一爪朝着前方抓去。 一道爪影,从他掌心释放,瞬息之间,变得十几米宽,威势汹汹。 而他的意境,是刀之意境,达到了第三重。 虽然他没有用刀,但刀意加持在爪影上,攻击力还是非同小可。 就连他旁边的同伴,此刻也露出敬畏之色,被他的战力所震慑,才知道以前低估了卞道人。 紧接着,瑾娘子、中年书生、刀蒙等人十二名感应期修者,都没有落下,同时出招,各自施展神通,朝着黑袍人攻去。 总共十三道神通,一道比一道强,仿佛要把整个洞窟都给撕裂。 卞道人等人,本以为这些攻击,足以震慑黑袍人。 可是黑袍人的脸上,竟是露出不屑的玩味笑意。 他站在那里,毫无动作,也没有半点真元波动,仿佛十三道神通攻击,全部都是假的。 可眼看就要被击中的刹那,黑袍人轻轻呼了口气:“哈!” 魔气从他的口中喷出,但是十分稀薄,就好像普通人哈了口气一般。 可是,这魔气蕴含的能量波动,却是惊天地泣鬼神,令人不寒而栗,心惊胆战,其威势完全把那十三道神通,都压了下去。 魔气往前,由一小团,瞬间扩散,变得更加稀薄。 甚至稀薄得,看不清楚。 扩散后的魔气,将前方十三道神通,全部都笼罩了进去。 最先触碰到魔气的,是卞道人的爪影。 没有剧烈的能量震颤,也没有轰隆的巨响,爪影触碰魔气的刹那,瞬间化为虚无,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 紧接着,其他的十二道神通,也全都是和爪影一样的下场。 黑袍人轻轻吸了口气,只见稀薄的魔气,嗖的化为一道黑色气流,被他吸入了肺腑之中。 他神色从容,嘴角带着玩味的笑意。 可是洞窟中的其他人,却都是大惊失色。 陈阳看着黑袍人的背影,简直不敢相信,他只是轻轻哈哈了口气,就把十三名感应期修者的神通,全部破灭。 他相信,即使陈冬书、御乘风来,也做不到如此轻描淡写。 这个黑袍人的实力,已经远远超过了凝魄期。 他是达到了洞虚,还是不灭? 甚至…… 那遥不可及的三相境。 陈阳不由地倒吸一口凉气,对黑袍人心生敬畏,同时也好奇,这个人到底是谁,又为什么认识自己? 此刻陈阳的情况还好,另一边的卞道人等人,全都已经懵了。 他们意识到,自己和那名黑袍人,完全不是一个量级。 对方真的是一口气,就能灭了自己十三人。 卞道人心里突突直跳,心想对方没有杀了自己等人,已经是手下留情了,刚才让自己滚,自己就应该赶紧离开才对。 选择留下,简直是自讨苦吃。 突然,黑袍人看着十三名感应期修者,开口道:“也不看看,是谁把你们放出来的,居然还敢对我动手,你们这是忘恩负义,恩将仇报。” 谜底解开了。 刚才所有人都不知道,为何赤炎地牢中的牢房,全部都开启,所有人都获得了自由。 现在终于明白,原来是眼前这黑袍人,动的手脚。 可是,他在同一时间,打开了所有的地牢,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或许,这就是真正的高人手段,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 卞道人面色难看,连忙躬身行礼,恭恭敬敬道:“原来是前辈救了我们,我卞天感激不尽,刚才有所冒犯,还请见谅,希望前辈饶我们一命。” “请前辈饶命。” 中年书生、瑾娘子等人,都连忙躬身求饶。 黑袍人淡然道:“我将你们放出来,自然有我的用意,当然不会轻易杀了你们。” 听到这话,卞道人、瑾娘子等人,都暗暗松了口气。 卞道人恭敬道:“前辈有什么需要做的,尽管吩咐便是,我们定然全力以赴。” 眼前才是真正的高人,卞道人现在想的可不是报恩,而是如果能攀附上这样一棵大树,以后在西大陆,岂不是横行无忌了。 不过,黑袍人的态度,十分冷淡,道:“这小地方,可还勾不起我玩乐的兴趣。放了你们,也没想过,让你们去做什么大事,只是想着,你们这帮凶恶之徒,恢复自由后,可以在外面去添点乱。” 众人无语,感觉对这黑袍人,根本就摸不透。 “行了,你们滚吧。” 黑袍人挥了挥手,语气中透着不耐烦。 “前辈,我们告辞了。” 卞道人不敢多说什么,恭恭敬敬地应道。 不过,就在众人转身的时候,黑袍人突然想起了什么,道:“对了,你们等等。” “前辈,还有什么吩咐?” 卞道人赶紧停下,他巴不得黑袍人对自己有什么命令,让自己执行,这样的话,自己就可以巴结对方了。 “陈阳,我帮你一把。” 黑袍人看向陈阳,嘻嘻一笑,右手往前一点,从他的指尖,分出十三道魔气,分别进入了卞道人、瑾娘子、中年书生、刀蒙的身体之内。 魔气入体,没有丝毫的感觉,可是卞道人等人,却是面色难看。 他们知道,这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黑袍人又是点出一道魔气,进入了陈阳的体内。 陈阳皱了下眉头,不知黑袍人是何用意,但从对方的言语来看,似乎并不是想要害自己。 做完这一切,黑袍人对卞道人等十三人道:“刚才我给你们下的是魔奴印记,从此以后,你们十三人,就是陈阳的仆人。如果你们不听从他的号令,他一个念头,便能置你们于死地。若是你们敢伤害他,你们所有人,也都会死亡。” “啊!” 十三名感应期修者,全都面色骤变。 好好的,怎么就成了陈阳的仆人。 早知如此,还不如不来追击陈阳了,现在却闹得如此下场。 “怎么,不乐意吗?” 黑袍人冷笑道。 卞道人等人忙道:“乐意,当然乐意,能为前辈效劳,是我们的荣幸。” “不,你们是为他效劳。” 黑袍人指了指陈阳,然后转头对陈阳一笑,道:“这个礼物,应该足以帮助你,短时间内安稳地成长了。” (本章完)

下一篇   第2393章 火焰金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