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3章 毒王臂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2423章 毒王臂

徐凌虚摇头道:“不,《造化神秀功》是龙武学院总院的秘术,东南西北大陆的内院都没有得到传承,按理说,龙脊学院的人,应该没有修炼才对。” 鲁登峰想了想,取出了镇海石,道:“院长,你看这个。” 看到镇海石上的纹路和颜色变化,徐凌虚眉毛一挑:“有人对你释放神识攻击,是陈阳?” 现在只要一提到神识攻击,大家想到的第一个人,都是陈阳。 因为在西大陆,修炼了神识攻击的修者,目前大家知道的,也就只有陈阳一个人了。 至于其他的,都是整个冲武星的超顶尖高手,不会出现在赤寅郡。 鲁登峰沉声道:“院长,你说和我战斗的孟子白,会不会是陈阳假扮的?” “会神识攻击,而且是炼体者,且领悟了疾风意境……” 徐凌虚口中念叨着,面色突然就变了,惊讶道:“虽然其他信息不全,但是综合这些信息来看,全都指向陈阳。” 鲁登峰眼珠一转,道:“对了,我还看到,孟子白和陈阳在一起。” 徐凌虚道:“看样子,陈阳应该和孟子白认识,然后装扮成了孟子白的样子,和你打了一场。真没想到,绕来绕去,我们却是被陈阳给耍了。” 鲁登峰怒不可遏,咬牙切齿道:“这个混蛋,灭我鲁家庄,又毁我命根子,我必然将他碎尸万段。” 徐凌虚皱了下眉头,道:“若是想要杀他,只怕现在不行。他和孟子白交好,你如果杀了他,万一孟子白找到你的头上来,可就麻烦了。” 沉默了下,鲁登峰道:“等灵舟大会之后,我一定要想办法,把陈阳除掉。” 徐凌虚点了点头,目光落在鲁登峰空荡荡的左臂上,道:“登峰,当务之急,还是要为你接续断臂,不然的话,灵舟大会上,你想要取得好的名次,就难了。” 鲁登峰躬身道:“院长,还请你帮帮我。” 徐凌虚道:“我一直非常器重你,这次灵舟大会,还指望你为龟蟒学院争光。现在你左臂断了,我正好有一条手臂,非常适合为你接续,就是不知道,你敢不敢接。” “什么手臂?” 鲁登峰正色道。 徐凌虚道:“毒王臂!” “啊!” 鲁登峰惊呼一声,不禁皱起了眉头。 徐凌虚道:“你知道的,毒王臂蕴含奇毒,如果接续在你的身上,那么你用毒就会更强,而且用不着使用丹药,直接用毒王臂就可释放各种毒药。当然,副作用就是,你的体内也会蕴含毒药,往后的修炼,会更加痛苦,而且会影响你在丹药方面的造诣。总而言之,你自己选择,是否接续毒王臂。” 沉默了下,鲁登峰一咬牙,道:“院长,我接!” “好。” 徐凌虚赞了一句,嘴角勾起一抹笑意,道:“登峰,这次是你的一个机会,有了毒王臂,你的战力会更强。” “多谢院长把毒王臂给我。” 鲁登峰恭敬道谢,他知道毒王臂虽然有副作用,但却是用毒之人的宝贝,很多人想要却得不到。 不过,在接续毒王臂之前,他还得把命根子修复。 不然的话,毒王臂接续后,毒性进入体内,想要修复命根子,就更难了。 他对徐凌虚道:“院长,我的命根子,被陈阳给打爆了,可否劳烦你,帮我修复一下。” 徐凌虚面色肃然道:“登峰,既然你要融合毒王臂,我便奉劝你一句,其实没了命根子,对你来说更好。因为你不是处男,身体很多毒素,都会累积在命根子,接续毒王臂后,毒王臂中的毒性,自然也会进入你的奇经八脉,当你每天一柱擎天的时候,血液充斥,便会干扰你的毒性运行。所以,我建议,不要修复命根子。” 说到这里,徐凌虚停顿了下来,一脸希冀地盯着鲁登峰。 鲁登峰一脸纠结之色,没了命根子,还算是真正的男人吗? 可是另一边,却又是更强的实力,该如何选择? 徐凌虚道:“成大事者,当懂得取舍,登峰,希望你能做一个正确的决定,不然的话,我好不容易弄到手的毒王臂,可就浪费了。” “好,我不要命根子了。” 鲁登峰面色一凝,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 第二日傍晚时分,陈阳又到了临玉城西城门,和孟子白碰面。 他和孟子白,都不知道,昨晚回城之后,居然还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 见面之后,两人又到了玉江之上。 今天孟子白有些紧张,因为到了晚上的时候,她得自己去应对冰云。 想到那个妩媚热情的女人,她就有种不知所措的感觉。 夜幕降临之后,那艘牡丹船,再次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今晚来的人,比昨天更多了。 很简单,因为冰云暴露出真府巅峰的实力,这对男人来说,有更大的吸引力。 试问,谁不想成为一个女强人的入幕之宾呢? 那样的话,自然是有更强的征服感。 牡丹船摇曳着,到了众多船只的中间。 出乎众人意料的是,围绕着船舱的纱幔,突然撩开。 难道今天,冰云姑娘要直接现身不成? 众人瞩目之下,一名身着淡绿长裙的女孩,从牡丹船里走了出来。 这女孩也长得漂亮,但气质和冰云,差了很多。 而且她是一双大眼睛,而非妩媚的丹凤眼,显然此女,并不是冰云姑娘。 “诶,你是谁,怎么冒充冰云姑娘?” “你怎么把牡丹船开了出来?” “冰云姑娘呢,不会消失了吧?” 众人一阵激动,都朝着牡丹船里望去,可是里面空空如也,没有第二个人。 牡丹船头的女孩,扫了眼周围的男人,大声喊道:“请问一下,谁是孟子白公子,我家小姐有封信,让我交给你。” “叫你呢。” 陈阳用胳膊肘撞了下旁边的孟子白,孟子白这才朝着牡丹船挥了挥手,道:“我就是孟子白。” “信给你。” 船上姑娘一挥手,一封粉色的信件,便朝着孟子白飞了过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