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9章 揭露真相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2459章 揭露真相

见孟子白飞过来,陈阳眉毛一挑,心里暗笑:“这下好了,孟子白和赵蕴缤,总算是见面了。” 不料,孟子白飞过来后,笑眯眯地看了眼陈阳,正要开口,却在注意到旁边的赵蕴缤后,闭上了嘴巴。 见此,陈阳和赵蕴缤都以为,她认出来,赵蕴缤就是牡丹船上的冰云。 不料,孟子白打量了下赵蕴缤,客气道:“这位兄台,你是陈兄的朋友吗?” 闻言,陈阳和赵蕴缤,都是嘴角一抽。 就这样,孟子白也没能认出来,也真是够糊涂的。 陈阳脸上带着笑意,站在一旁不吭声,等着看好戏。 赵蕴缤摸了下唇上的胡须,眼珠一转,低沉着嗓音,对孟子白道:“孟公子,你好,我叫赵蕴缤。” “你怎么知道我姓孟?” 孟子白一脸狐疑之色,看了眼陈阳,道:“我知道了,是不是陈兄对你提起过我?” “非也。” 赵蕴缤摇了摇头,笑道:“前些日子,孟公子在玉江之上,为了保护冰云姑娘,与鲁登峰大战一场,最后以智谋取胜,打败了鲁登峰。整个过程,可谓是精彩至极,孟公子尽显英雄本色。” “当时,我正好就在玉江,听到冰云姑娘叫你孟子白,这才知道你的名字。说实话,你以弱胜强,临危不惧,我心里对你是十分敬佩的。” “哦,原来如此。” 孟子白恍然大悟地点了下头。 但紧接着,她又摇头道:“不过,当时打败鲁登峰的,并不是我。” “不是你?” 赵蕴缤愣了下,一脸疑惑之色。 当时她就站在牡丹船的船头,亲眼看着孟子白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然后和鲁登峰打了一场,整个经过,她连眼睛也没眨一下。 她相信,自己绝对不可能看错。 那个人,就是孟子白。 她笑了笑,道:“孟公子真是会开玩笑,当时我目睹整个过程,亲眼见到你出手,怎么可能有错。难道孟公子,是不想自己的名字传出去吗?没想到,孟公子不仅勇猛,而且还很谦虚。” 听到赵蕴缤接连的赞扬,孟子白瞥了眼陈阳,脸上露出尴尬之色。 那些事情,可不是她做出来的。 现在当着陈阳的面,她更不好意思,接受这些赞美。 沉默了下,她对赵蕴缤道:“赵兄,实不相瞒,当时和鲁登峰交战的,的确是孟子白,不过,不是我。” 见此,陈阳知道,孟子白是要把真相说出来。 他也没有阻止,反正孟子白不知道眼前之人就是冰云,让她说出真相,把事情一了百了,岂不更好。 不然的话,下次冰云还得来找她。 陈阳可不想,再把自己的脸,捏成孟子白的形状,去和冰云幽会了。 赵蕴缤一脸茫然,盯着孟子白道:“孟兄,你在说是,是孟子白,又不是你?你不就是孟子白吗?难道,你还有个孪生兄弟,和你长得一模一样?” 孟子白讪笑了下,摇头道:“赵兄,我并没有孪生兄弟。” “那是怎么回事?” 赵蕴缤皱眉道。 孟子白指了指陈阳:“赵兄,当时和鲁登峰战斗的,其实不是我,也不是别人,而是陈兄。” “陈阳?!” 赵蕴缤惊呼一声,上下打量着陈阳,怎么也无法将陈阳,和孟子白联系到一起,两人的长相、身高、气质都完全不同。 她有些懵了,不知道孟子白在说什么。 孟子白点头道:“对,当时和鲁登峰一战的,的确是陈兄,不过,他易容成了我的模样。” “啊!” 赵蕴缤惊呼一声,目光一转,看向陈阳,眼神中满是难以置信之色,问道:“他说的是真的。” 陈阳点了点头,承认了孟子白的话。 得到陈阳的确认,赵蕴缤面色一变,丹凤眼中闪过阴沉之色。 她对孟子白,虽然谈不上喜欢,但也是心存好感。 可是万万没料到,自己居然被孟子白和陈阳,联手给骗了。 她压抑住胸中怒火,沉声对孟子白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孟子白还没注意到赵蕴缤的变化,接着道:“赵兄,这件事,其实是我的不对。当时我第一次见到牡丹船时,产生了兴趣,听到冰云姐姐让我们作诗一首,我作不出来,便让陈兄帮忙。于是,我借着陈兄的诗,进了牡丹船。” 赵蕴缤又是一怔,看向陈阳,冷声道:“当时那首《望月怀古》,是你作的?” “算是吧。” 陈阳可没把自己当成原作者,所以说话委婉了一点。 赵蕴缤皱了下眉头,却没想到,真正有才华的人,是陈阳,而不是孟子白。 “唉,当时我也只是觉得好玩,并没有剽窃陈兄成果的意思,谁知道,我这一犯错,后面却引出了一大堆的麻烦。” 孟子白叹道。 赵蕴缤眼中闪过愠色,问道:“孟子白,你这意思,冰云姑娘是个麻烦?” “冰云姐姐人很好,她当然不是麻烦。我的意思是说,事情变得麻烦了。” 孟子白摇了摇头,接着道:“当时我和冰云姐姐见面之后,便惊为天人,后来她又约我相见,我心里十分害怕,所以让陈兄代替我,去见冰云姐姐,想要拒绝其好意。可谁知道,冰云姐姐怎么也不肯放过我。” “这么说,是冰云死缠着你?” 赵蕴缤冷声道。 “不不不……” 孟子白连连摆手,看了眼陈阳,道:“第二天之后,都是陈兄和冰云姐姐见面,或许是陈兄的个人魅力,吸引冰云姐姐吧?如果换做是我,只怕第二天,就要被轰下牡丹船。” 赵蕴缤沉默了下,冷声对孟子白道:“照你这么说,冰云姑娘才貌绝佳,那你为什么害怕见她?而且,之后你让陈阳去,难道不觉得,欺骗别人不好吗?” “这件事,我也很无奈。” 孟子白哭丧着脸,道:“总而言之,我和冰云姐姐,是绝不能有男女之情的。可我又不愿意,让冰云姐姐一直等我去赴约,这才出此下策,让陈兄代替我去拒绝冰云姐姐,谁知弄巧成拙了。” “你说的这些,都是借口罢了。” 赵蕴缤语带语气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