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3章 不打了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2473章 不打了

陈阳朝前看去,只见轩羽迪和她的两只契约妖兽,正在和两名真府巅峰的男子对战,打得难分难解。 他仔细一看,却又发现,轩羽迪这边三个真府巅峰,对战对方两个真府巅峰,居然落入了下风。 那两只妖兽,也都受了不轻的伤势,如此下去,很快轩羽迪就会落败。 四大学院,各有擅长。 但是把各自最擅长的领域,贯彻得最好的,只有凤鸣学院一家。 其他学院的弟子,懂得炼器、阵法、炼丹的人,属于少数,但是凤鸣学院的弟子,几乎人人都驯妖,拥有契约妖兽。 不过,正因为此,凤鸣学院弟子自身的实力,相比其他学院的同阶来说,却略逊一筹。 比如轩羽迪,她有三只真府巅峰的契约妖兽,无论她对上任何一个同阶的对手,她的实力都非常可怕,拥有压倒性的优势。 但她自身的战斗力,却只是真府巅峰中,最普通的水平。 她与人战斗时,更多是依靠契约妖兽的力量。 可即使如此,她对付两个真府巅峰,也不至于,落得下风才对。 陈阳的目光,看向了那两名真府巅峰修者,心里暗道:“看来,这两个人,也是真府巅峰中的强者,不然的话,不至于压制轩羽迪。” 如此想着,陈阳刷的取出火舞剑,朝着战圈飞过去,不由分说,直接攻向那两个男子。 轩羽迪帮过他,此刻见轩羽迪有难,他理所当然要出手相助。 “陈阳!” 那两名男子,眼看有个真府中期修者,传送进入这一层船舱,并没有将其放在眼里。 不过,当陈阳接近之时,他们皆是认出了陈阳来。 之前在玉江水城之战后,陈阳和齐德阳之间的争端,使得所有人,都知道了陈阳。 所以,他们一眼就认了出来。 当然,虽然认出陈阳,但他们依旧没把陈阳放在眼里。 见他们不屑的表情,陈阳心里暗笑,挥剑出手:“陨落星辰。” 对方两个都是高手,所以陈阳没有压制力量,双意境、星能都使了出来。 湛蓝的星辰剑气,流转光芒,旋转着,在火龙的缠绕之下,朝着那两人,其中一人攻了过去。 强大的能量波动,令原本不屑陈阳的两人,露出意外之色。 显然,他们没想到,陈阳的攻击力,居然会这么强。 被星辰剑气攻击的那人,手中是一把细长的八纹天器宝剑。 他面色沉稳,挥剑便朝星辰剑气斩出。 “狂风破影!” 只见他背后,狂风席卷,赫然是第二重暴风意境。 剑芒延伸,犹如他的宝剑伸长了一般,暴风缭绕其上,斩击而下,空气被劈开,剑芒所过之处,形成了真空区域。 轰隆。 剑芒劈在了星辰剑气上,双双溃散,化为一道道能量乱流,朝着四面八方轰击而去。 那人皱了下眉头,沉声道:“陈阳,之前真是低估你了。” 陈阳没有吭声,手持火舞剑,继续攻上去。 轩羽迪这边加入了陈阳,无疑是战力大增,四翼白头雕和奔雷豹联手朝着另外一人攻了上去。 不料,就在这时,轩羽迪突然大声喊道:“不打了,不打了。” 她这话出口,四翼白头雕和奔雷豹,都回到了她的身边。 她赶忙朝着陈阳喊道:“陈阳,你也快回来。” 见对方二人,也没拼命的意思,陈阳收剑回到了轩羽迪旁边,看了眼两只妖兽,突然心头闪过一个问题,这两只妖兽,是怎么和轩羽迪传送到同一层船舱的? “轩羽迪,你想怎么样?” 刚才和陈阳应战的那名男子,眼中闪过冷芒,沉声道。 “许博简、紫川铭,你们自己离开这层船舱吧,我不想和你们打了。” 轩羽迪挥了挥手,四翼白头雕张开嘴,脑袋往前面一甩,扔出去两只鱼类妖兽,正好落在了许博简二人的面前。 听到轩羽迪对那两人的称呼,陈阳这才知道,那两人是符文公会的许博简和紫川铭,怪不得实力那么强,原来都是种子选手。 看到鱼类妖兽飞过来,许博简冷哼一声,挥剑将妖兽击杀。 另外一名身着紫色衣衫的紫川铭,也挥剑出手,杀了面前妖兽。 “哼,扔两条鱼给我们,什么意思?” 许博简冷声道。 轩羽迪白了眼许博简二人,道:“妖兽也是生命体,击杀之后,可以获得上下船舱的资格。时间快没了,你们赶紧离开这层船舱,不然的话,我们都得死在这里。” 闻言,许博简和紫川铭,这才恍然大悟。 两人对视一眼,点了点头,决定尽快离开这层船舱。 “陈阳,如果下一轮我们相遇,我必然让你知道,我许博简的厉害。” 临走之时,许博简回头看了眼陈阳,冷声道。 “到时候,还请许兄赐教。” 陈阳玩味一笑,朝着许博简拱手道。 “哼!” 许博简冷哼一声,和紫川铭登上了阶梯,消失不见。 陈阳看向轩羽迪,问道:“你怎么和他们打了起来,为什么刚传送过来的时候,不直接离开?” 轩羽迪吐了吐舌头,笑道:“许博简和紫川铭,也是西大陆青年一辈中,超顶尖的天才。我见他们俩在一起,便想试一试,我打不打得过他们两人联手。现在看来,我还差了点。” “你只是一个人,能对付他们两个人,已经很强了。” 陈阳嘟哝了句,然后指了指旁边的两只妖兽,问道:“对了,为什么这两只妖兽,也和你传送到了同一层船舱?” “我也不知道。” 轩羽迪耸了耸肩,道:“也许是因为,它们和我有驯妖契约的关系吧,所以被灵舟判定为了一个团体,传送到了一起?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 说完,轩羽迪让四翼白头雕扔出一条鱼来,催促道:“陈阳,你赶紧离开,时间快到了。有什么要说的,等出去之后,我们再说。” “好,告辞。” 陈阳挥剑杀了鱼,转身朝着身后的阶梯飞过去,心里祈祷着,待会传送到的船舱,可千万不要有人了。 “对了,刚才谢谢你帮我。” 轩羽迪在后面,对陈阳大声喊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