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6章 放狗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2496章 放狗

白雾散去,众人定睛一看,只见陈阳右手阴阳合,左手火舞剑。 火舞剑上,紫色的真火缭绕,正是之前他焚烧鲁登峰毒气的紫冥炎。 众人顿时明白过来,刚才陈阳的剑芒不过是虚招,先把轩羽迪的攻击引过来,于此同时,他释放出古怪的白雾,然后右手火舞剑加持紫冥炎,将四翼白头雕击落。 “好高明的战斗技巧!” 主席台上,赵广眉毛一挑,忍不住对陈阳赞了一句。 其他诸位大佬,也都暗暗点头,表示赞同。 在他们看来,此刻陈阳表现出来的纸面实力,不如轩羽迪,但他却能利用计谋,击落四翼白头雕,表现出了冷静的心境,以及不凡的智谋。 “四翼!” 轩羽迪眼看四翼白头雕受伤,赶紧驱使座下奔雷豹跑过去,她一跃下来,查看了下四翼白头雕的伤势,发现并没有伤及根基,能够恢复,她这才松了口气。 虽然四翼白头雕伤势严重,但轩羽迪知道,陈阳已经是手下留情。 否则的话,刚才陈阳攻击的,就不是四翼白头雕的翅膀,而是头部、心脏等要害了。 而且之前,陈阳在四翼白头雕的后背刺下一剑时,就有机会,结果四翼白头雕的性命,他也没有这样做。 “陈阳,多谢手下留情。” 轩羽迪朝着陈阳喊了一声,然后对四翼白头雕道:“你先躺着别动,能捡回一条命,已经是陈阳放你一马了。” 四翼白头雕脸上满是不甘之色,但还是听轩羽迪的话,乖乖躺在擂台上,不再动弹。 轩羽迪问道:“陈阳,刚才的白雾是什么?” 陈阳笑道:“之前买的面粉,一直没用,现在正好派上了用场。” 闻言,众人一阵无语,没想到那白雾,居然面粉。 这东西,居然能用来战斗,倒是新奇。 “还打吗?” 陈阳悬浮空中,对轩羽迪问道。 现在,轩羽迪的三只妖兽,被陈阳除掉了其二,只剩奔雷豹还有战斗力,她不得不考虑一下。 过了两秒,她翻身坐上了奔雷豹的后背,看向空中的陈阳,挑眉笑道:“嘿嘿,陈阳,来吧,继续。同阶之中,能逼得我出手的人,可不多。” “你的实力太强,加上奔雷豹,我很难打得赢你。” 陈阳撇了撇嘴,脸上露出无奈之色,然后笑道:“看样子,我只能放狗了。” 放狗,什么意思? 众人一愣,皆是露出茫然之色。 主席台上,诸位大佬,则是脸上露出期待之色,都想起了禹青锋说过,陈阳养了一条看门狗。 八千凿看向禹青锋,问道:“对了,禹院长,你说陈阳养了条狗,好像品种叫做什么……华夏田园犬,我从来没听说过,那妖兽是什么境界的?” 禹青锋想了想,道:“好像是真府中期。” “真府中期?!” 众位大佬,皆是露出狐疑之色。 赵广沉吟道:“真府中期的妖兽,难道也像陈阳这般天赋可怕,能够跨越两个小境界战斗不成。如果不是的话,此刻陈阳放出来,又有什么用?” 禹青锋道:“陈阳的那只妖兽,好像的确能越级战斗。另外,那只妖兽有些古怪,能够进阶。” 君落花道:“能进阶的妖兽不少,毕竟大部分妖兽在幼年期的时候,都比成年期要低两三重小境界。” 禹青锋摇头道:“这只华夏田园犬不同,我听学院的人说,陈阳刚刚把它带到龙脊学院的时候,它才只是超凡境。” “什么?!” 顿时,主席台上的众位大佬,同时发出惊呼。 禹青锋点头道:“对,那只华夏田园犬,就是从超凡境,进阶到之后的真府中期的。或许现在,它境界已经更高了吧。” 众位大佬沉默了下,赵广看向君落花,问道:“君院长,你对妖兽有研究,你可知道,有什么妖兽,能够如此大幅度地提升境界?” 君落花想了想,正色道:“能够如此提升的妖兽,也有,不过那都是名声赫赫的种类,比如九头狼皇、三眼血蝠、噬灵金鼠等等,那都是能达到神魄境,化为人形的强大妖兽。至于华夏田园犬,恕我孤陋寡闻,我是从未听闻过。” 众大佬的目光,看向了禹青锋。 这次没等别人发问,禹青锋便开口道:“不用问我,我也不了解那只妖兽到底是怎么回事。” 众人不禁皱眉,看向擂台,对于陈阳那只华夏田园犬,充满了好奇。 “你要放狗?什么狗?” 擂台上,轩羽迪坐着奔雷豹,对着空中的陈阳喊道。 陈阳降落擂台,手腕一翻。 只见他的脚下,出现了一只身材肥胖的大黄狗,四仰八叉地躺在那里,口中唾沫流出来,发出“呼噜呼噜”的鼾声,睡得特别的香。 这条肥狗看起来像是贪吃好睡的普通土狗,可是令所有人惊讶的是,这只狗的境界,居然达到了真府巅峰。 “这是什么妖兽,怎么从未见过,虽然境界达到了真府巅峰,可是看起来,没有半点气势,感觉好垃圾。” “难道陈阳也是驯妖师不成,这是他的契约妖兽?” “现在问题是,这只妖兽,陈阳到底是从哪里变出来的?” 全场的目光,都落在大炮的身上。 主席台上,众大佬的目光,再次看向禹青锋。 禹青锋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但还是解释道:“我也不知道,这只华夏田园犬什么时候进阶真府巅峰的。另外,陈阳的纳戒里,能生存活物,他是从纳戒里把这条狗弄出来的。” 擂台上的众位大佬,皆是露出惊讶之色,心想纳戒中能生存活物的话,这可是一个极其有用的功能。 用来保护亲人,驯妖师用于存放个体小一点的妖兽,都可以,可谓是相当强大。 赵广看向禹青锋,问道“纳戒生存活物,陈阳怎么做到的?” 禹青锋耸了耸肩:“要想知道的话,你们只能问他了。” 闻言,在场众位大佬,都打定主意,等到这场结束之后,赶紧问问陈阳怎么回事,最好是让陈阳,给自己弄一枚能生存活物的纳戒。 “死狗,帮我打架了。” 陈阳见大炮躺在地上睡觉,气不打一处来,一脚便踹在了大炮的身上,把大炮踢出去十几米远。 这一幕,看得所有人都是嘴角一抽,感到相当无语。 ? ?PS:网站又来问题,章节又出错,酸奶快要崩溃了,明天又是周六,网站的工作人员都不上班,要等到周一才能提交给他们,进行恢复。再次申明下,重复的章节,绝对不会重复收费的,只是往后顶了一章。我管不了那么多了,先更新再说。如果章节不正常,出现看不到或者重复的章节,有两个处理办法:1、点击左侧头像→设置→清除缓存;2、删除本书(同时删除本地文件),然后再搜索本书进行阅读。通常情况下,这两个办法,能够解决问题。如果不行,那就只有等到下周一,我找编辑解决。疯了,真的快要疯了,要把我和读者都搞崩溃的节奏!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