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7章 不准你杀陈兄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2507章 不准你杀陈兄

一直在《仙魔道典》中寻找破解御水九龙阵方法的陈阳,听到卢九鼎的声音,回过神来,看向对方,笑道:“卢教主,你认识我吗?” “当然认识。” 卢九鼎冷笑一声,道:“你破灭我们西火教在齐云国的发展计划,又在大夏王朝,以一己之力击杀我们西火教不少真府期修者。你的事迹,在我们西火教,可是传遍了的。不只是我,我们西火教每个人,都认识你。” “这么说,我还是个名人。” 陈阳笑了笑,道:“那么卢教主,你想要我的签名吗?” 见他还敢调侃卢九鼎,众人皆是意外,心说他这胆子未免也太大了。 “哈哈哈哈,你果然够狂。” 卢九鼎并未生气,反而笑了起来。 他盯着陈阳,接着道:“灵舟大会的战斗,我也都看过了。不得不说,你的天赋相当可怕,未来的前途不可限量。待在龙脊学院这样的地方,对你来说,未免太屈才了。你和西火教之前的恩怨,我可以既往不咎。陈阳,加入西火教,如何?” 闻言,众人无不大惊。 许凌虚带着整个龟蟒学院投诚,卢九鼎也没有接受。 可现在,卢九鼎居然主动拉拢陈阳,对陈阳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 众人看向陈阳,都在想着,他会如何回应。 如果换做自己,只怕会心动。 毕竟这是唯一活命的机会,否则困于御水九龙阵中,唯有一死罢了。 “加入西火教吗?听起来还挺不错的。” 陈阳微微一笑,点头道。 随即他话锋一转,道:“不过,卢教主,我有一个条件,对你来说,非常简单的条件。只要你答应,我便加入西火教。” “什么条件,尽管说,我必然同意。” 卢九鼎眼中闪过喜色,他是打心底里,希望能把陈阳这个天才,拉拢进入西火教。 陈阳眉毛一挑,对卢九鼎道:“这个条件,就是你的人头!” 此言一出,众人这才知道,陈阳是戏弄卢九鼎。 卢九鼎愣了下,眼眸一沉,冷声道:“陈阳,你知道吗,你这是在玩火!” “看来,卢教主是个不讲信用的人,刚刚还说必然同意我的条件,这才转眼间就反悔了,人品实在不怎样。” 陈阳撇了撇嘴,摇头道。 说完,他便不理会卢九鼎,飞回了林柔身旁。 水幕之中,众人朝他看去,都投去赞赏的目光,自问如果是自己,未必会做出陈阳这样的决定。 也绝不会像陈阳这么镇定,还敢戏弄卢九鼎。 卢九鼎显然被陈阳激怒了,眼神中透着浓郁的杀意,冷声道:“陈阳,现在让你嘴硬,待会水龙释放之时,便是你的死期。” “不准你杀陈兄!” 突然,一声娇喝,从对岸看台传来。 玉江两岸相距十几里,众人以为看台上的人都走光了,此刻定睛一看才发现,对岸看台上,居然还有一道身着白衣的身影。 那身影急速朝着这边飞来,距离略近了,众人这才看清,是个俊俏无比的公子。 那张吹弹可破的脸蛋,甚至是连很多女人也比不上。 虽然大部分人,都被迷惑,可水幕中有经验的人,以及那些感应期修者,都一眼看出来,这俊俏青年是女扮男装。 “孟子白。” 陈阳看向对岸飞来之人,认出对方身份,却是没料到,孟子白居然没有离开。 “哪来的小妞,竟敢口出狂言。” 眼看孟子白飞到了跟前,卢九鼎面露不屑之色,冷声喝道。 他正欲下令,随便派出一人,去把孟子白干掉,这时,孟子白身边光影闪动,毛笙的身影显现了出来。 “卢九鼎,你见到公主,还不行礼,却出言不逊,你未免太放肆了。” 毛笙看向卢九鼎,语气冰冷道。 此言一出,所有人的目光,刷的都落在了孟子白的身上,无不大惊。 “原来她就是此次前来观战灵舟大会的皇室成员。” “他不是孟子白吗?在玉江上,我见他和鲁登峰打过一场。” “原来是她,没想到是女扮男装。” …… 陈阳眼中闪过精芒,沉吟道:“果然,她就是公主,怪不得连阴阳合这种特殊的十一纹天器,也能弄到手。也难怪,她对灵石,没有丝毫的概念。” 这时,水幕之外,卢九鼎不禁皱眉,有毛笙作证,他哪里敢对孟子白身份有半点的怀疑。 他连忙躬身行礼:“西火教卢九鼎,参见公主殿下。” 开玩笑,这位公主,可是圣皇最宠溺的一位公主,也是圣皇众多后人之中,唯一愿意见面的一人。 他卢九鼎就算再嚣张,也不敢对其有半点的不敬。 孟子白飞到了水幕前,背对水幕,看向卢九鼎,面色略显紧张,道:“卢教主,你不能杀陈兄。” 众人都看了眼陈阳,自然知道,孟子白口中所说的陈兄,就是陈阳。 大家不解,陈阳什么时候,和公主有了这么好的交情? 卢九鼎虽心有不甘,但他没有犹豫,立刻点头道:“既然公主如此吩咐,我定然照办,绝对不伤害陈阳一丝一毫。” 孟子白道:“那你把他放出来吧。” “是。” 卢九鼎点了点头,嘴唇蠕动,显然是在对控制阵法的人真元传音。 紧接着,只见水幕向内鼓起了一个水泡,刚好能容纳一人。 卢九鼎道:“陈阳,你进入水泡,就可走出御水九龙阵。” 陈阳没有动,他看向孟子白,笑道:“子白,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很多亲人朋友,被困在御水九龙阵中,我岂能独活?” 孟子白的目光在人群中看了眼,道:“陈兄,哪些是你的亲人朋友,让他们一起出来。” 陈阳回头看了眼众人,莞尔一笑,对孟子白道:“太多了,只怕卢教主,不会同意。” 孟子白看向卢九鼎,道:“卢教主,你就放过陈阳的亲人朋友吧。” “这……” 卢九鼎犹豫了下,道:“如果不超过三十人,我可以让他们出来。” 陈阳摇了摇头,笑道:“不好意思,我这里有几千人,三十人的数量,太少了。” 显然,他把水幕中所有人,都囊括了进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