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6章 水下战斗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2516章 水下战斗

一时间,西火教、天罗教的人撤退,正道势力是追着他们打,令其死伤惨重。 西火教的感应期修者,根本顾不上那些下属,去势极快,率先逃命。 正道这边的感应期修者,并不打算放过他们,一个个紧追不舍。 西火教蓄谋已久,想要称霸西大陆。 正道众人,又何尝不是,想要灭掉西火教。 今天西火教强者聚集于此,现在正道开始反扑猛攻,对正道来说,也是一个大好的机会。 虽然让卢九鼎跑了,但只要剪除其羽翼,西火教短时间内,也休想恢复元气。 一时间,感应期修者追逐离去,整个玉江之上,只剩真府期、假府期修者,还在作战。 最郁闷的,当属许凌虚了。 他本想归附西火教,留住性命和龟蟒学院的根基,谁知道,居然出现这样的转折,正道这边,居然反攻了。 不过现在,他也别无他法,只能跟着西火教一起逃。 随着两教撤退,战圈扩大拉开,人群分散,已是到了玉江两岸。 “陈师兄,救我。” 突然,玉江江面,传来一声惨叫。 陈阳定睛一看,只见独臂的王泽鸿,正在与一名真府后期的对手苦战,浑身鲜血淋漓,头发散乱,十分危险。 “柔柔,你自己小心,我去帮王师兄。” 陈阳立刻对林柔叮嘱一句,朝着王泽鸿的方向,飞速而去。 现在两教开始撤离,林柔几乎是追着别人在打,他倒是不用担心,林柔的安危。 哗啦一声,王泽鸿被对方一击,逼得落入水下,淹没进入了水中。 和他对战那人,却没趁机撤退,一副不肯放过王泽鸿的架势,猛然冲入水下,朝着王泽鸿追击而去。 水面一片血红,死尸漂浮,遮蔽视线,陈阳只能感应到下方剧烈能量波动,却看不见水下是何情况。 他一剑劈开水面,冲了下去,只见王泽鸿被对方追击,朝着玉江江底而去。 陈阳使出疾风意境,速度极快,迅猛追了上去。 到了江底,这下面一片安静,水流也十分平静,却不像玉江之上那般波涛汹涌,杀声四起。 陈阳手握火舞剑,挥剑便攻向王泽鸿的对手。 一道剑芒释放,携着火龙意境,划破水流,直奔那人而去。 这一招虽不是陈阳全力一击,但要杀死一个普通的感应后期修者,还是轻而易举。 可是不料,那名身着绿袍的感应后期修者,速度陡然暴增,往旁边平移百米,躲过了陈阳的攻击。 轰隆。 剑芒轰击在江底,淤泥腾起,江水污浊一片,犹如黑雾蔓延。 “咦!?” 陈阳惊疑一声,目光看向那名躲避开自己攻击的绿袍修者,发现对方刚才居然是隐藏了实力。 只见绿袍修者真元暴涨,境界从真府后期,提升到了真府巅峰。 “陈阳,你的死期到了。” 绿袍修者冷笑一声,整个人笼罩在一团黑色的魔气之中,右手使用一把三米多长的八纹天器镰刀,朝着陈阳攻上来。 陈阳恍然,对方追击王泽鸿是假,真实目的是引诱自己进入水中,然后将自己杀掉。 不过,陈阳岂会让对方,轻易得逞。 眼看绿袍修者袭来,污水之中,嗖的窜出一道影子,朝着绿袍修者扑了上去。 那道影子,速度极快,笼罩在一团暗红色的妖气之中,正是大炮。 刚才对方闪避刹那,陈阳就把大炮放了出来,隐藏在污水之中。 虽然大炮贪睡好吃,但到了真正关乎生死的战斗时,他还是顶用的。 眼看陈阳有危险,他并未耍赖,立刻冲了出来。 “滚!” 眼看大炮攻来,绿袍修者发出一声怒喝,手中长长的镰刀,朝着大炮肥胖的身躯斩击而去。 大炮虽然长得肥胖,但身体非常灵活,腰部一扭,便躲过了镰刀,四条腿踩在镰刀长杆上,张开大嘴,朝着绿袍修者扑过去。 “哼!” 绿袍修者冷哼一声,真元凝聚在镰刀上,猛然一震,大炮犹如触电一般,往上弹起来。 紧接着,大炮四条腿在水中一划,身子旋转着,直朝绿袍修者脑袋咬去,毫无退缩。 在这玉江江底,大炮能够游泳,动作比人类修者更灵敏。 而且人类修者的飞行优势,在这里也发挥不出来。 见大炮大嘴咬过来,那绿袍修者不禁皱眉,身形猛然往后撤,手中镰刀上撩,划过一道弯月般的漆黑真芒,朝着大炮的腹部勾去。 不过,他闪避的动作,终究慢了半拍。 大炮虽然没有咬下他的头颅,但却咬碎了他的左边肩膀,一口连着骨头都被撕扯了下来。 紧接着,大炮往旁边一划,便躲过了绿袍修者的镰刀攻击。 真芒往上冲起,水流分开,直接冲出了江面。 “呸。” 大炮把口中的骨肉吐出来,一脸嫌弃的表情,恶心得呕了一下,赶紧用江山漱口,这才舒展开皱着的眉头。 “好强的狗!” 绿袍修者面色凝重,犹豫了下,转身便跑。 他并没往江面去,现在天罗教和西火教都在逃命,他冲上去,必然陷入正道修者的包围中,唯有一死。 所以,他打算一直到达下游远处,这才悄悄逃离。 “汪汪汪……” 大炮就跟追着小偷跑的狗,四条腿游泳的速度极快,朝着那人追去。 只是几个呼吸的功夫,一人一狗,就已经消失在远处。 不过,陈阳却看出来,大炮居然是在有意戏弄那个绿袍修者。 不然的话,以大炮的速度,肯定已经把那人追上了。 “王师兄,你没事吧。” 陈阳看向王泽鸿,问道。 “我的伤势有些严重。” 王泽鸿面色凝重,胸口还在往外溢出鲜血,飘荡在他面前的江水中。 “先把丹药服下。” 陈阳到了王泽鸿身边,取出一颗疗伤丹药,交给王泽鸿。 就在王泽鸿接过丹药的瞬间,突然一只手臂,按住了陈阳的肩膀,力气非常之大,犹如要把他的骨骼捏断。 “谁?” 陈阳心头一跳,身后有人,自己居然毫无感觉。 他面色一变,猛然回头,后面却连半个人影也没有。 他侧头看去,当看清抓住自己肩膀的手掌时,眼中露出惊疑之色。 (本章完)

上一篇   第2515章 撤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