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3第253章敌船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253第253章敌船

塞恩13号在公海停留的第三天,继第二天赌场开始营业之后,今天邮轮上又开启了一个劲爆的项目,死亡搏击。 何智康仿佛昨天的事情没生过,一大早就邀约了杨雪薇,请杨雪薇去看死亡搏击。 当然,杨雪薇又把陈阳叫上了一起。 死亡搏击的会场安排在邮轮的三楼,要到达这个区域,必须先预付至少三十万美金的投注额。 不过不用现在下注,可以在搏击开始前三分钟之内,再做出决定,并且可以加注。 三十万美金不是小数目,但却无法阻挡人们的热情,陈阳走进搏击场的时候,有三分之二的席位已经坐了人。 他瞄了眼会场,四周大约有一千个座位,如果坐满的话,一场下来光是投注额就保底达到三亿美金。 而这次航行总共安排了八场死亡搏击,塞恩船业集团的收入简直是暴利,也难怪他们不介意交给大头五千万美金的保护费。 会场上闹哄哄的,所有人都对即将开始的战斗充满了期待。 死亡搏击,这可是真正的生死斗,战斗者会被活生生地打死,那种血淋淋的刺激感,令所有人都有些热血沸腾。 当然,其中不包括陈阳,因为他早已见惯了生死。 何智康显然不是第一次观看死亡搏击,他指着中央的大铁笼子,给杨雪薇介绍道:“等战斗开始,两名搏击者进入铁笼子,铁笼就会被锁起来,直到一方获胜,铁笼才会打开,胜利的一方走出铁笼。” “输的一方,真的会被打死?”杨雪薇皱眉道。 何智康点了点头,道:“这些选手上船之前,就已经签订了协议,如果输了,他们的家人会得到很大一笔钱的赔付。” 杨雪薇问道:“那要是赢了呢?” 何智康道:“赢了的话,塞恩13号下次航行的时候,他们又会再次出战,直到某一次,被比他们更强的人打死。” “那岂不是说,这些选手只要上了船,就是死路一条。”杨雪薇秀眉微蹙,念叨道:“这样的话,未免也太残忍了,他们又何必做出这种必死的选择” 残忍吗?这个世界上,比这残忍的事情多了去了。 陈阳心头笑了声,对杨雪薇道:“这些死亡搏击的选手,大多数都不是什么好人,如果他们有机会活着,也就不会上船来。相反,在船上的条件很好,还能给家人留下一大笔钱,对他们来说,最终的死亡,并没有什么残忍不残忍的。” 杨雪薇狐疑地看了眼陈阳,陈阳突然说出这么句话来,让她感到有些意外。 就在此时,会场上的灯光突然暗了下来,一名主持人出现在中央铁笼的旁边,手里拿着麦克风,充满激情地大声喊道:“女士们、先生们,大家做好准备了吗?” “准备个屁,少废话,赶紧开始。” “我们不想看你废话,让两位选手都出来,我要看暴力血腥的场面。” 主持人并不受欢迎,观众席是一阵起哄。 不过主持人并没有受到影响,继续喊道:“下面,有请我们今天进行生死搏击的两位选手。第一位,来自俄罗斯的选手,阿历克赛。” 话音一落,聚光灯亮起,从通道中走出一名身穿红色短裤,身高一米九几,一身健壮肌肉的俄罗斯男子。 他面色阴沉,额角上有个大大的刀疤,显得十分可怖。 而且他身上杀气浓郁,令人不寒而栗。 “阿历克赛是俄罗斯的通缉犯,手上有三十六条人命,如果加上在塞恩13号击杀的对手,人命就达到了四十一条。这样的人,简直就是个杀人魔王,夺命机器……” 主持人介绍着阿历克赛,而阿历克赛则是面无表情地站在了铁笼旁边,无动于衷。 “我决定了,押阿历克赛一百万美金,这家伙这么牛逼,杀了四十一人,希望这次能杀第四十二人。” “还是看看下一名选手,再做出决定,或许比他更厉害呢?” 主持人介绍了阿历克赛之后,观众席议论纷纷。 “接下来,是阿历克赛的对手。” 主持人高呼一声,又把观众的目光聚集过来,接着道:“下面,有请另一位选手,来自越南的阮源。” 聚光灯在通道口亮起,一名身材矮小,皮肤黝黑的男子走了出来。 他外形瘦弱,和阿历克赛比起来,毫无竞争力。 “卧槽,什么鬼东西,就这样也来参加死亡搏击,不是给这个俄罗斯人送死吗?” “押阿历克赛,这越南仔肯定赢不了。” 阮源刚出场,就被观众席一阵嘲讽,他嘴角露出一抹狞笑,不疾不徐地走到了铁笼旁边。 此时,主持人喊道:“大家不要小看阮源,他在越南的时候,因为村里人和他家人有矛盾,他把别人一家三个女人全部强奸,其余无论老人小孩都杀死,总共杀了九人,之后还把其中一个女人的肉吃了。” 什么,吃肉! 尼玛,这阮源完全是个变态呀。 众人听到主持人的介绍,看向阮源的目光都变了,当即就有人看好阮源,在他身上押注。 此时两名选手都已经站在了铁笼旁边,战斗一触即。 何智康目光中闪过阴险之色,冷冷地瞥了眼陈阳,心头暗道:“哼哼,无论你是什么背景,我不信这两个人,还解决不了你。” …… 死亡搏击场中热闹喧天,航行室里则是另一番景象,所有人都望着邮轮左侧,一艘船正在朝这边航行过来。 “船长,这艘船吨级不高,但是船上装备了导弹,船上人员的武器配备也十分高级,看样子,来者不善。” “废话,我自己会看。” 船长詹姆斯皱了下眉头,暗骂了句,吩咐道:“接通他们的无线电,我和他们通话。” 无线电接通,詹姆斯拿着对讲机道:“你好,我是塞恩13号的船长詹姆斯,我们已经给影煞的威廉罗先生缴纳了保护费,不知道贵方朝我们的船开过来,有何用意?” “你给影煞交了保护费,又没给我们交,关我们什么事。” 对讲机里传来一道嚣张的声音,是个女人。

上一篇   252第252章幕后安排

下一篇   254第254章突然袭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