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5章 多面人性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2525章 多面人性

左梓画讪笑了下,摇头道:“我现在还小,没接触那些规矩,不过,我听那些年过半百的皇孙说,规矩很细致,也很严厉。也许,要等到我十八岁加冠典礼后,才能知道那些规矩。” 闻言,陈阳心头失望,看左梓画的意思,她对皇室的事情,并不是很了解。 陈阳并未放弃,又问道:“梓画,那么皇室中的强者如何?有多少神魄境?多少感应期?” 左梓画想了想,正欲开口,船头突然响起一道声音:“陈公子,你的问题,未免太多了。” 船舱布帘微微飘起,陈阳往船头看去,只见毛笙不知何时站在了那里,背对船舱,衣袍随风而动,明明身材不高,却给人很大的压力。 但紧接着,光影闪灭,毛笙又消失不见。 其实,他依旧在那里,只是使出了隐匿意境。 陈阳心头遗憾,有毛笙随时跟着左梓画,自己想要打听更多的消息,肯定是不可能的了。 左梓画吐了吐舌头,歉疚地对陈阳道:“那些皇室的秘密,我不能告诉你。不过,你要知道,皇室总之是很强很强,比大家想象中的还强。” “呵呵,我也只是随口问问。” 陈阳笑了笑,换了个话题,道:“梓画,我听别人说,最近这些年,只有你见过圣皇,圣皇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左梓画面露回忆之色,微笑道:“皇爷爷是个和蔼可亲的人,为人很洒脱,没有半点架子,还会和我一起玩捉迷藏,特别有意思。” 陈阳皱了下眉头,不敢相信,左隐寒居然是这样的人。 在他看来,左隐寒即使不是杀人如麻,但也应该是个十分冷酷,不食人间烟火的世外高人。 可是左梓画这意思,左隐寒和普通的老大爷,也没什么区别,一样会溺爱自己的后辈。 当然,人都有多面性。 这只是左隐寒的一个方面,不能代表全部。 陈阳想了想,本想问问左隐寒的实力如何,但觉得左梓画肯定看不出来。 至于问其他有关左隐寒的信息,只怕毛笙会打断。 没办法,陈阳只能打住,换了别的话题。 他又和左梓画聊了几句,毛笙便在外面催促道:“公主殿下,该启程了。” “噢。” 左梓画不情愿地应了声,对陈阳道:“那我先走了,你如果到中央大陆来的话,一定要来皇城找我。” “放心,我会去的。” 陈阳点头答应,告辞离开小船,回到了岸上。 他只见左梓画站在船头,朝着自己这边挥手,他心里不禁苦笑,不知左梓画如果知道,自己要杀她那个和蔼可亲的圣皇祖爷爷时,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哗啦。 水面突然涌起波涛,只见那小小的一叶扁舟,陡然变化,竟是化为了一座华丽的金色马车,但却并没有马匹牵引。 左梓画坐进了马车里,毛笙坐在马车前掌控马车。 嗖的一下,马车腾空而起,速度比空船还快,眨眼间就消失在云端,不见踪影。 “这应该是皇室专用的交通工具,好快的速度。” 陈阳暗暗感叹一句,收回目光,打算返回龙武船。 不料刚刚回头,就看到赵蕴缤骑着火翎马,停在不远处。 原来她刚才,并没有离去。 “赵小姐,你不是走了吗?” 陈阳走过去,笑着道。 赵蕴缤不假辞色道:“我给禹院长说了,带你回去,当然要等着你。” 话音一落,她掉转马头,驱使火翎马,朝着临玉城的方向,飞驰而去。 陈阳凌空飞行,和火翎马保持相同的速度,高度正好和赵蕴缤平齐,侧头看过来,道:“赵小姐,今日一别,不知何日再见,希望以后,我们还能有相遇的机会。” “我希望永远也不和你见。” 赵蕴缤冷声道,似乎对陈阳很不待见。 陈阳不以为意,话锋一转,正色道:“对了,你要小心你哥哥赵昊。” “你想挑拨我家人的关系?” 赵蕴缤双目一瞪,面露愠色。 陈阳道:“虽然我和赵昊没接触过,但能看出来,他是个十分追求名利的人,而且对未来有很高的憧憬。因此,他肯定会,利用好你父亲的资源。可你这个亲生女儿还在,赵郡守自然不会给赵昊倾斜太多的资源。所以,你还是小心为妙。当然,这都是我的猜测,你可以当做我胡言乱语。” “我的家事,用不着你多说。” 赵蕴缤冷哼一声,不再多言,但心里却明白,陈阳的猜测没错。 虽然赵昊表现得很谦逊,但从种种迹象已经表明,他想要成为赵家的继承人。 甚至之前,他还向赵广暗示,希望能和赵蕴缤结合,但是被赵广以两人是兄妹为由拒绝了。 赵蕴缤自问,自己和赵昊并没有男女之情,赵昊的目的,不言而喻。 很快,陈阳二人到了龙武船下,赵蕴缤恭敬地给禹青锋行了一礼,便告辞离去,进入了临玉城中。 陈阳刚登上龙武船,林柔便调侃他,又去拈花惹草。 闻言,其他男弟子,都投来羡慕的目光,谁又不希望,能够成为陈阳这样的男人呢。 龙武船起飞,一行人回到了龙脊学院之后,各自安顿。 经历了玉江之战,龙脊学院损失惨重,就连副院长龙佳彤也表露了西火教卧底的身份,这给龙脊学院带来很大的打击。 不过有一个好处,便是学院中的西火教钉子,全部都拔除了。 接下来几天,禹青锋对学院的机构进行了简单的调整,人员结构上,也进行了重新部署。 到了第七天,他把陈阳招到了龙脊大殿,开门见山道:“陈阳,你有何打算?” 这话看起来没头没脑,但陈阳却明白禹青锋的意思。 他苦笑了下,道:“还能怎么办,只能暂避锋芒,不然的话,那些王八蛋,不知道会怎么对付我。” 禹青锋沉吟道:“你表现出来的天赋太可怕了,西大陆各势力都感到了强烈的威胁,绝不会任你成长下去。可是,你如果一直留在龙脊学院,也不是办法。修炼在于磨砺和机缘,天天待在学院,不可能成长为真正的强者。” 陈阳道:“院长,你该不会要赶我走吧?” (本章完)

上一篇   第2524章 左梓画

下一篇   第2526章 苓松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