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3章 春樱楼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2533章 春樱楼

陈阳明白过来,葛桑是去了青楼,被别人拒之门外。 那种事情,那种地方,他也不好和一个小孩子谈起,毕竟葛桑的年龄,才十三岁。 不过,葛桑和爷爷葛苓松住在一起,只怕这些知识,葛苓松也不会告诉他。 对了,为什么不见葛桑的父母? 陈阳心生疑惑,便问道:“小桑,你父母呢,怎么没见他们在苓松居?” 葛桑道:“我是爷爷从河边捡的,并没有父母。” “不好意思,不该提起你的伤心事。” 陈阳歉疚道。 “不是伤心事,我本应该被河流淹死,但爷爷救了我,这是幸运。” 葛桑笑了笑,道:“不过,你要我原谅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 陈阳道:“说吧,只要不是伤天害理的事情,我都答应你。” 葛桑眼睛贼溜溜一转,道:“带我去春樱楼。” “春樱楼?” 陈阳疑惑道,但随即就明白过来,葛桑说的春樱楼,就是将她拒之门外的青楼。 他哂笑一声,道:“小桑,不是我不带你,那地方你真的去不得。” “为何去不得?” 葛桑鼓起了腮帮子,一脸不乐意。 陈阳道:“春樱楼是青楼,是烟花之地,是男人寻花问柳的地方,女人并不适合进去玩。” “那岂不是不公平?” 葛桑撇了撇嘴,道:“陈阳,你可是答应了我的,你不带我去,就是不讲信用。” 陈阳摇头道:“那地方你真不能去。” 葛桑一脸祈求之色,抓着陈阳的手道:“我就去一次,如果真不是我该去的地方,我以后再也不去了。” 陈阳禁不住葛桑的请求,最后只得答应,道:“好吧,我带你去,不过你得听我的,不能乱闯。” “好。” 葛桑面露喜色,她对那春樱楼可是充满了好奇,现在终于可以进去了。 陈阳上下打量了下葛桑,道:“在去之前,得把你打扮成男人才行,女人是不能进去的。” “好好好,把我打扮成动物也没关系。” 葛桑直点头道。 陈阳当即带着葛桑,在城中买了一套男人的衣服,然后把葛桑打扮成了一个风流倜傥的少年公子。 可葛桑的面容,看起来还是显小。 不过春樱楼可不在乎顾客的年龄,只要是男人就行。 当即葛桑带路,两人一路到了春樱楼,门口的守卫倒是没有拦,两人顺利地进入了春樱楼内。 陈阳不是没来过青楼,但却是第一次带着女孩子来青楼,而且还是个十三岁的小姑娘。 这种感觉,让他心里很别扭。 葛桑一进春樱楼,一双眼睛就四处张望,看什么都充满了好奇。 尤其是发现那些漂亮的大姐姐,一个个都穿着暴露之时,她更是觉得古怪。 虽然她跟葛苓松住在一起,没学到多少世俗中的东西,但女人要保护好自己,这点她是知道的。 可眼前这些大姐姐,穿这么少,难道不怕吃亏吗? 紧接着,她就发现,大厅四周环绕的隔间中,隔着薄薄的门纱,能看见里面有大姐姐,坐在男人的腿上,正在用嘴巴喂酒,而男人的手,已是伸到了大姐姐的衣服里。 这一幕幕,看得葛桑的面颊刷的就红了。 就算她不是很懂,但眼前这些人做的事,不是应该夫妻之间藏起来做吗? 如此明目张胆,未免有伤风俗。 她终于明白陈阳的话了,这地方,的确不是她该来的。 “好可爱的小公子,我好喜欢。” 就在葛桑胆战心惊之时,一名打扮妖媚的姑娘,朝着她走过来,一把握住了她的手。 如果是男人遇到这种情况还好,可葛桑却是吓得不轻,连忙把手收回来,转身就往外走:“陈阳,我们快……” 不料,话没说完,她撞在了身后一名小厮的身上,小厮手里端着茶盘,手一松,茶盘便扔向了旁边的一名公子哥。 公子哥连忙闪避,但茶盘上的茶水,还是将那公子哥的衣衫打湿,气得其怒骂道:“死龟公,你搞什么名堂?” “卫公子,不,不是我,是他撞了……” 小厮看向那名公子哥,吓得浑身颤抖,战战兢兢地指了指葛桑。 不过,他话没说完,那卫公子突然出手,一掌拍在了他的脑袋上。 咔嚓一声,小厮的头骨碎裂,身子一歪,当场死亡。 见此,葛桑吓了一跳,没想到只是在衣服上沾了点茶水,那卫公子居然就杀人。 她更加觉得,这春樱楼可怕,赶紧对陈阳道:“快走快走。” “哼,想走?” 卫公子冷哼一声,一步便挡住了葛桑的去路,上下打量着葛桑,眼眸中闪过玩味之色,道:“原来是个小姑娘,居然还女扮男装,莫非这是春樱楼,新推出来的项目吗?” 眼看这边出了状况,一名打扮艳丽的女子,小跑着过来,看了眼被杀了的小厮,不禁皱眉,对旁边人使了个眼色,立刻有人上来,把那小厮的尸体抬下去。 艳丽女子满脸赔笑,对卫公子道:“原来是卫雍大公子,发这么大火气,这是怎么了?” 卫雍冷笑一声,指了指身上的茶渍,笑而不语。 “哎哟,原来是沾了茶渍,这都是我们春樱楼的不是。卫公子楼上请,我立刻给你安排五个姑娘,让你今晚一定尽兴。” 艳丽女子做了个请的手势,挤眉弄眼道。 “不。” 卫雍摇了摇头,抬手指着葛桑,道:“这个小姑娘挺好的,给我送到房间去。” 艳丽女子看了眼葛桑,刚才一晃眼还没发现,此刻定睛一看,这才注意到,葛桑原来是女扮男装,而且看样子,年龄顶多也就十二三岁。 十二三岁的女孩,春樱楼不是没有。 可是眼前这女孩,艳丽女子并不认识。 她讪笑了下,对卫雍道:“卫公子,她不是我们春樱楼的人,如果你需要小女孩,我可以为你另外准备。” “不,我就要她,你自己想办法搞定。” 卫雍一副不容置疑的语气,很是张狂。 陈阳瞥了眼卫雍,假府巅峰的境界而已,却如此嚣张。 要知道,陈阳可是感应到,这春樱楼内,有真府期的修者镇守。 卫雍却敢随意杀人,说明他背景不凡。 不过,陈阳并不在意。 他径直朝外走去,对葛桑道:“小桑,走了。” (本章完)

上一篇   第2532章 追陈阳

下一篇   第2534章 冠冕堂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