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0章 你的死期到了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2620章 你的死期到了

真元丝线虽然细微,但陈阳能感受到,能量波动极其强烈,并且非常凝练。 他听司空子骞说过,就是这种丝线,将贺勃陵的手臂切断,威力强大,不可小视。 “师傅,杀了他!” 眼看陈阳被真元丝线绑缚了起来,齐季同狰狞的叫嚣道。 八千凿也激动道:“盟主,杀了陈阳!” “杀了陈阳!” “杀了陈阳!” 一时间,百战盟中拥护贺勃陵的人,都开始呼喊了起来。 不过,真元丝线将陈阳缠绕之后,没有立刻收拢发力,贺勃陵并没有要立即杀死陈阳,他还要先把自己想要的东西,拿到手再说。 万一有些东西,只能口传,那么把陈阳杀死,就得不偿失了。 他抬了抬手,示意百战盟的人不要吵,然后对陈阳道:“陈阳,你虽然天赋异禀,但肯定是有所机缘,才能拥有如今的实力。现在,你把你的秘籍、宝物,全都交出来。” 陈阳看了眼被百战盟众人围起来的龙脊学院弟子,道:“我可以交出来,不过,你必须把他们全都放了。” “我身为正道联盟的盟主,并无心伤害他们,放了又如何。” 贺勃陵冠冕堂皇道,然后对齐季同等人使了个眼色,他们都把兵器收起,散开来,不再围住龙脊学院弟子。 在贺勃陵看来,现在陈阳被他的真元丝线缠绕住,只要自己一个念头,就能击杀。 如此一来,他也不用担心水龙了。 因为他看见,阵旗就在陈阳的手中,只要杀了陈阳,无人控制御水九龙阵,阵法不攻自破。 没了水龙,他自然也就不需要,再去以龙脊学院弟子作为要挟。 “你们都到我这边来。” 眼看龙脊学院众人被放,陈阳大声喊道。 众人都汇聚到了陈阳的身后,和禹青锋站在一起,脸上满是紧张之色。 尤其是林柔、南宫云裳、鱼紫雯等人,她们更是担忧陈阳的安危。 不过,她们并没有叫嚷,因为她们知道,此刻只有靠陈阳扭转局势,她们若是多事,只会添乱。 等龙脊学院众人聚集过来,陈阳看向贺勃陵,道:“我死了,希望你不要伤害他们。” “我的目的只是你,和他们无关,我当然不会伤害他们。” 贺勃陵笑了笑,接着道:“现在,可以把你的东西,交出来了吧。尤其是星诀,对我来说很重要。” 陈阳道:“好,你把我松开,我取东西给你。” “不用,我自己来取。” 贺勃陵左手指出,又是一道真元丝线释放而出,瞬息到了百米外的陈阳身前,将他戴在左手手指上的纳戒一卷,便取了下来。 真元丝线包裹着纳戒,嗖的收回,纳戒便落入了贺勃陵的掌心之中。 上面还有陈阳的神识印记,但这对神魄境的贺勃陵来说,毫无阻碍。 如果连个感应前期修者的印记也无法破去,那还算什么神魄境。 毕竟,神魄境凝聚了神魄,神识力达到了一个可怕的程度,即使陈阳神识力在同阶中超强,也远远无法和神魄境相比。 贺勃陵神识一动,就把纳戒上的印记破去。 他神识探入其中,只见纳戒中的物品,被陈阳收拾得整整齐齐,各种丹药、兵器、秘籍等等宝物,非常之多。 不过,在贺勃陵仔细查看之后,却发现这些东西,对神魄境的他来说,已经没有多大的用处。 倒是趴在纳戒里的一条狗,引起他的注意。 他之前就听其他人说过这条狗的来历,所以并没有太过惊奇,只是现在陈阳即将身死,这条狗还四仰八叉地在里面睡觉,也真是够镇定的。 “看样子,星诀被他记在了脑子里。” 贺勃陵如此想着,从纳戒中抽离了神识。 就在他神识抽离的刹那,四仰八叉睡觉的大炮,睁开了眼睛,往旁边挪动了下。 只见他刚才躺着的地方,地上放着几十枚纳戒。 陈阳一些重要的东西,全部都在这些纳戒之中,只是一些常用之物和大炮,才会放在最外面的这个纳戒。 大炮虽懒,但却不傻。 他知道,什么时候该怎么做。 抽离神识后,贺勃陵不知纳戒中发生的事情,他看向陈阳,冷声道:“陈阳,你的纳戒中,没有星诀。” “的确没有,因为记在我的脑子里。” 陈阳笑道。 贺勃陵道:“告诉我。” “好!” 陈阳很干脆地应了声,朗声道:“星海苍茫,孕育万物,独尊星能……” “住口!” 眼看陈阳当众朗诵星诀,贺勃陵连忙喊道。 这东西如果被别人都听了去,价值可就不大了,他想要的,是独一份。 陈阳看向贺勃陵,冷笑道:“如果你想听的话,就自己到我面前来,我悄悄的,一个人讲给你听!” 如要要单独传授,完全可以真元传音。 陈阳如此说,贺勃陵明白,这是在戏弄他。 “哼!” 贺勃陵冷哼一声,右手往后一收,延伸出去的真元丝线,把陈阳拉着,嗖的便到了他的面前。 “不是要我到你面前吗?现在我到了,你给我讲吧。” 贺勃陵冷傲道,右手手指微微一动,缠绕陈阳的真元丝线收紧了几分,所有人都能看见,陈阳的肌肉被勒得凹陷了下去。 如果贺勃陵再用力,这真元丝线,可就要让陈阳四分五裂了。 不等陈阳开口,贺勃陵补充了句:“对了,如果你说错话,我保证,我的弦引丝,会把你切割成碎肉。” “我当然不会说错话。” 陈阳笑了笑,朝着贺勃陵的耳朵靠过去,眼中闪过冷芒,冷笑道:“贺勃陵,你的死期到了。” “陈阳,你找死!” 贺勃陵暴喝一声,决定给陈阳点颜色看看,右手手指一动,缠绕在陈阳身上的丝线,猛然收拢。 众人大惊,以为陈阳要被真元丝线切割。 可是不料,那真元丝线明明在发力,但却无法压迫下去分毫,仿佛被一道恐怖的力量,阻隔了一般。 “咦?!” 贺勃陵惊疑一声,眼中闪过不解之色。 这弦引丝,他自问连神魄境修者也能切割,何况一个区区感应前期的陈阳。 “我说了,你的死期到了。” 陈阳从容道,看向贺勃陵的眼神,充满了冷意。 (本章完)

上一篇   第2619章 要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