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8章 强敌四伏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2648章 强敌四伏

“啊,怎……怎么是你?” 看到门口之人,卢钰腾地站了起来,眼神中满是惊骇之色。 因为此刻站在会议厅门口的,就是他炼制的血煞尸陈瀚宇。 他记得,自己去北大陆找陈阳寻仇,血煞尸被打落河流之中,顺流而下。 他当时忙着逃命,根本顾不上血煞尸。 后来这宝贝东西,他不舍得放弃,便沿着河道寻找了很久,可血煞尸已是不知所踪。 此刻血煞尸突然出现在面前,他又如何不惊。 当然,更惊讶的是,已经死去的陈瀚宇,还经过了炼尸,怎么现在变得能说话了。 “怎么回事?” 卢九鼎大概知道卢钰炼制血煞尸的事情,看向卢钰问道。 卢钰皱了下眉头,看着门口一脸微笑的陈瀚宇,就觉得背后发麻,赶紧给众人说道:“这是我炼制的血煞尸,不知怎的,竟然开口说话了。” “炼尸生灵!” 众人面色骤变,皆是一脸震惊地看向门口的陈瀚宇。 在炼尸一道,有炼尸生灵的说法。 意指炼尸达到极为强横的境界,经过天地灵力的洗礼后,产生了自我的灵智。 可是,炼尸生灵对在场之人来说,只是传说中的东西,从未真正见过。 眼前突然出现,他们如何不惊。 不过,卢钰却非常清楚,自己炼制的血煞尸,是绝对不可能产生灵智的。 可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陈瀚宇没死? “不可能。” 卢钰暗暗摇了摇头,指着陈瀚宇,厉声问道:“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是怎么回事,很重要吗?” 陈瀚宇笑了笑,迈步走进屋内,拉了把旁边的椅子,直接在卢九鼎长桌对面坐下,道:“重要的是,现在只有我能帮你们。” “不管你是什么怪物,竟敢在这里口出狂言,立刻给我滚出去!” 旁边一名身材矮胖的男子,怒喝一声,一掌朝着陈瀚宇的面门拍了过去。 他手掌凝聚森然魔气,攻势凶猛,那股威势,使整个会议厅都笼罩在了一片阴厉气息之中。 不过,陈瀚宇却神色从容,坐在椅子上,一拳打中那矮胖男子的手掌。 众人感应不到真元的波动,但陈瀚宇这一拳,却威力强大。 咔嚓一声,矮胖男子的手腕被打断,巨力震得他往后倒退数步,这才站稳。 见此,众人面露惊容。 那矮胖男子是感应中期的境界,居然如此轻易,就被陈瀚宇击退,足见陈瀚宇的实力之强。 “找死!” “杀了他!” 众人勃然大怒,作势就要一起攻上去。 陈瀚宇端坐椅上,笑眯眯地看着这些人,仿佛这些人要杀的不是他,而是别人。 这淡定的态度,反而是有些把人给镇住了,众人都不禁出现了短暂的犹豫。 气势,无形的气势! “都给我住手!” 眼看局势不对劲,卢九鼎一声厉喝,等众人都看过来,他狠狠地瞪了眼,冷声道:“都给我坐下,一点也沉不住气,还如何成就霸业?” 卢九鼎在西火教很有威严,众人不敢多言,都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但看向陈瀚宇的目光,依旧充满了愤怒。 陈瀚宇不以为意,目光忽略众人,直接看向了上首的卢九鼎。 “你是怎么进来的?” 卢九鼎一开口,先问了个问题。 陈瀚宇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道:“之前卢钰带我来过这里,我轻车熟路,很容易就进来了。” 卢钰冷声道;“你是血煞尸,就算我带你进来,你怎么能记得路?” “谁说血煞尸不能记得路?” 陈瀚宇反问了句,有些调侃地看了眼卢钰,把卢钰气得火冒三丈,感觉居然被自己炼制的血煞尸给鄙视了,心里非常不爽。 不过,他也还算沉得住气,并没有发火。 陈瀚宇又道:“另外,注意用词,我现在不是血煞尸,我是人,一个活生生的人。” 众人一头雾水,皆是看向卢钰。 卢钰皱着眉头,解释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是真的死了,我是把他从土里刨出来的。” 既然如此,众人自然不怀疑真实性。 卢九鼎虽然见识广博,但也一头雾水,向陈瀚宇问道:“你是复活了?” 陈瀚宇摇头道:“我又不是陈瀚宇,岂能叫做复活。不过,他留给我的这具身子,天赋了得。可惜他已经死了,不然的话,我还得好好感谢他才行。” 卢九鼎面色一凝,上下打量了下陈瀚宇,沉声道:“你是夺舍?” 陈瀚宇笑道:“夺舍是针对活人,可我这是对死人,所以,我顶多是借陈瀚宇的身体一用罢了。” 闻言,卢九鼎眼中闪过精芒,心里暗道:“能够夺舍的人,至少也是神魄境。不过,除非达到不灭境,否则凝魄境和洞虚境,在死亡之后,神魄不能长时间存活。眼前之人,难道是个不灭境的老怪物!?” 如此一想,卢九鼎大惊失色,看向陈瀚宇,道:“难道前辈是……不灭境?!” 此言一出,众人皆是愣了下,目光中更是充满了惊讶,等待陈瀚宇的答案。 “不灭境,我还差远了。” 陈瀚宇摇了摇头,没有再接着说下去,一副十分神秘的样子。 卢九鼎不解道:“那么前辈,你到底是什么情况?” “永恒神念体,你听说过吗?” 陈瀚宇问道。 整个会议厅内,众人都是一脸茫然之色,纷纷摇头表示不知。 “其实我也不太了解,只是之前听陈阳说过,才知道我自己是永恒神念体。” 陈瀚宇笑了笑,接着道:“算了,过去的事情,我们还是不谈了。现在,我们商量一下,如何对付陈阳吧。” 卢九鼎沉默了下,问道:“敢问如何称呼?” “陈瀚宇。” 陈瀚宇开口道。 卢钰撇了撇嘴:“你刚才不是说,你不是陈瀚宇吗?” “我不是,但也是。” 陈瀚宇说完这话,不禁皱了下眉头,现在他也有些烦躁,因为陈瀚宇的记忆占据了主动,永恒神念体有时候,已经有些分不清,到底自己是新的生命体,还是变成了陈瀚宇。 (本章完)

上一篇   第2647章 卢钰寻仇

下一篇   第2649章 卢鲁联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