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4章 哦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2684章 哦

胡炜看了眼地上的脚印,一点也不着急,道:“从脚印来看,只有一个人,而且还没出来,我们倒是不用着急。” 傅鸣博想到陈阳的凶悍,提醒道:“城主大人,你最好是防备着点,那叫陈阳的小子,十分厉害。我这条手臂,就是他斩断的。” “你岂能与我相比。” 胡炜白了眼傅鸣博,抖了下身上的官服,道:“更何况,我是城主,那小子胆子再大,敢杀帝国官员吗?” 中央大陆和其他大陆不同,因为这里完全是帝国统治,官员代表了皇室的权威,地位相当高,一般人绝不敢招惹。 当然,其他大陆的帝国区,也是一样。 不过在中央大陆,帝国能更快做出反应,若是动了帝国官员,付出的代价会更大。 所以,胡炜很自信,他不认为有谁敢伤害他。 “说得也是,有城主大人出面,自然事半功倍。” 傅鸣博虽是荀阳城三大豪族之一的家主,但他面对胡炜时,也只能拍马屁。 “走,进入看看。” 胡炜对龙眼很心热,当即下令,率领自己的部下,朝着瀑布走去。 傅鸣博道:“城主大人,我就不陪你了,我去容家看看。” “嗯。” 胡炜并不在乎一个容家的死活,应了声,掌风掀开瀑布,步入了后面的通道之中。 他的随从有十几人,全都穿着天圣帝国统一的军服,境界从假府期至真府后期不等。 荀阳城只是一座边陲小城,并没有什么丰富的资源,如果不是靠近西海岸,能够接引往来西大陆的人,只怕这座小城会更落后。 可就是这座小城,加起来有几百名的真府期修者。 由此可见,中央大陆和其他大陆的区别,显然是强了不是一星半点。 等胡炜等人进了通道,瀑布落下之后,傅鸣博眼中闪过冷芒,对身后众人一挥手:“走,去容家!” …… 陈阳进了通道之后,一直小心翼翼,担心会有机关、阵法之类的危险。 不过,一直走到尽头,他才发现,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 这地方除了难进来之外,没有其他任何的危险。 在通道尽头,是个十几米宽的石窟。 石窟中有张石床,旁边是一桌一椅,以及石壁挖出的柜子。 除此之外,再无别的东西。 如果容家祖上传下来话没错,那么浩澜真人,就是曾今在这里住过。 陈阳立刻在房间里搜索起来,却发现这里光秃秃的,别说龙眼,就连茅草也没见到一根。 “奇怪,难道有人把东西拿走?或者说,这里原本就没有东西?” 陈阳如此想着,又摇了摇头,道:“不对,既然浩澜真人让容家保管钥匙,那么这里应该有宝物才对。” “对了,钥匙!” 陈阳想到了那把需要星能才能激活的钥匙,立刻拿出来,凝聚星能在钥匙上。 顿时,那纤细的钥匙,光芒大盛,将整个洞窟照得透亮。 一道往上的力道,从钥匙上传来。 陈阳将钥匙放开,那钥匙缓缓飞起来,悬在了洞窟正中央的顶部,释放出的蓝色光芒,给整个洞窟镀上了一层蓝光。 而在蓝光之下,一些原本看不见的东西,显现了出来。 陈阳的目光,看向石床,那个和石床连为一体的石枕上,浮现出一条龙的纹路,很小的龙。 “难道龙眼,就在这石枕之中?” 陈阳心里暗道,正欲走过去查看石枕,身后通道突然传来脚步声。 “容家不会来,那么应该是傅家的人了。” 陈阳皱了下眉头,心说傅家好大的胆子,昨日已经警告了他们,居然还敢来。 不过,他能明白,傅家肯定是找了帮手。 当人群出现在洞窟里的时候,陈阳定睛一看,发现傅家一个人也不在,不禁感到疑惑。 不过,他并没有吭声,而是打量着面前的人。 对方穿着官服,他立刻断定,对方是天圣帝国的官员,中间那个真府巅峰的修者,十有八九是荀阳城的城主。 在陈阳打量对方的时候,对方也在打量他。 双方沉默了下,胡炜看了眼悬浮在洞窟中央的湛蓝钥匙,然后看向陈阳,用一副居高临下的语气道:“你就是陈阳?” “正是。” 陈阳点了点头,嘴角勾起玩味的笑意,已是知道来者不善。 “我听说,你昨天把傅鸣博的手斩断了,看样子,你还是有些本事。” 胡炜一边说这话,一边判断着陈阳的境界,却发现看不透彻,心想陈阳应该是隐藏了境界。 他接着道:“你和傅家的恩怨,我不想插手。不过,今天这洞窟中的宝物,你要交出来。否则,你休想活着离开。” 见洞窟中空空如也,胡炜也没注意到石枕上的龙纹,他还以为宝物已经被陈阳收入囊中了。 陈阳神色淡定,走到石凳旁坐下,抬头看着胡炜:“我也是刚进来,还没找到宝物,要不,你们也一起帮忙找找吧。” 胡炜目光眯缝了下,显然是对陈阳的态度很不满。 不等他开口,他旁边一名真府中期的将领,便指着陈阳的鼻子,喝道:“小子,你怎么和我们城主说话的!” 陈阳耸了耸肩:“就这么说的,听不懂吗?” “你……” 那将领大怒,就要出手教训陈阳。 不过,胡炜抬了抬手,把将领制止,对陈阳冷笑道:“我知道你很强,但是,你知道我是什么身份吗?我相信,如果你知道了我的身份,你绝不敢得罪我。” 陈阳撇嘴道:“拽的二五八万的,你谁啊你?” “荀阳城城主,胡炜!” 胡炜傲然道,对自己的身份十分自豪。 陈阳道:“哦!” 胡炜本以为,亮出身份,立刻就能震慑住陈阳,可没想到陈阳只是“哦”了一声,就没了下文,显然没把他放在眼里。 他双目一瞪,语气变得更冷:“小子,交出东西,我放你生路。但若是你冥顽不灵,你可知道,与官府作对的下场?” 陈阳笑道:“什么下场?就凭你们几个,还能杀了我不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