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6章 容家惨状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2686章 容家惨状

“傅鸣博,我和你拼了!” 下方火海中,一道人影冲上来,手持一把三纹天器大刀,气势汹汹,正是容家家主容彪。 可是,容彪只是假府后期的境界,即使傅鸣博断了一只手臂,他依旧不是对手。 傅鸣博冷哼一声,一掌把容彪打入下方火海之中。 容彪人还未死去,被火焰点燃,发出痛苦的惨叫,在火海中挣扎,十分凄惨。 于此同时,傅家的人,正在对容家进行大屠杀。 容彩没能幸免于难,被人一掌打倒在院内之后,如果不是李骥及时赶到,只怕她还会遭到侮辱。 不过,就在李骥疲于应对傅家之人时,容彩被人一剑斩杀,把李骥气得口吐鲜血。 虽然两人相处不久,但却是看对了眼,都很喜欢对方。 尤其是李骥这个闷骚男,好不容易找到了心仪的女孩,此刻当着自己的面,容彩被人杀死,他哪里受得了。 他顿时就疯狂了,不顾对方的攻击,用搏命的方式和傅家的人打起来。 他是假府巅峰的境界,只有真府期才能治得了他。 傅家虽然是荀阳城的三大豪族之一,但真府期修者也不是那么多,仅有几人而已。 所以李骥一拼命,那就是虎入羊群,瞬间就杀了好几个傅家的年轻后辈。 见此,傅鸣贤立刻出手,朝着李骥攻上去,喝道:“找死!” 眼看傅鸣贤攻来,李骥一点也不畏惧,猛冲上去,要以命搏命。 傅鸣贤被他凶狠的气势给震慑到,不得不拉开距离,以境界和兵器的优势,将其压制。 李骥虽然勇猛,但境界毕竟低了,被傅鸣贤一击打落下去,摔在火焰围绕的院子里,整个人鲜血淋漓。 “啊!” 他发出疯狂的怒吼,竟是瘸着腿站起来,作势往天空中的傅鸣贤扑去。 可是,他才刚刚一动,便跌倒在地。 伤势太重,他已失去了战斗力。 李骥浑身颤抖,心中充满了愤恨和不甘,强撑着想要站起来,与傅鸣贤搏斗。 “交给我吧。” 突然,一道声音,在他的身后响起。 他回头一看,发现来者赫然是陈阳,眼睛顿时就亮了。 不过,他心里更多的,却是苦涩,哪怕陈阳来得早一点点,只怕容家也不会如此凄惨。 陈阳的心里,又何尝不是这样想的。 他猜测傅家可能会下手,但没想到,居然如此狠辣。 “是我来晚了。” 陈阳走过去,拍了拍了李骥的后背,当抬起头的时候,眼神中浓烈的杀意,顿时令傅鸣贤吓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傅鸣贤知道陈阳的实力,此刻见他突然出现,哪里还敢打,立刻便转身逃命。 “鸣贤,你干什么?” 见傅鸣贤一脸惊慌之色,傅鸣博冷声问道。 “陈……” 傅鸣贤刚刚张嘴,还没把话说完,一道几十米宽的剑芒,将他笼罩。 他被剑芒撕裂爆开,漫天血肉横飞。 见此,傅鸣博面色骤变,连忙朝着院内看去。 刚才他没注意这边,此刻才发现,陈阳竟然出现了。 “怎么回事,他难道把城主他们杀了?” 傅鸣博心头大惊,来不及思索,连忙转身就逃。 陈阳早已将他锁定,自然不会给他逃命的机会,使出疾风意境,速度之快,嗖的就出现在傅鸣博的面前。 “你竟然是感应期!” 傅鸣博瞪大了眼睛,直到此时,他才知道陈阳的真实境界。 砰轰。 陈阳没有多言,一拳打在了傅鸣博的胸口。 咔嚓。 傅鸣博胸口凹陷下去,往下飞落,摔入燃烧的容家院落,把房屋冲垮,发出轰隆隆的声音。 “咳咳……” 傅鸣博在火焰中咳嗽,连忙想要飞出火海,可是伤势太重,根本不能动弹,整个人在火焰之中燃烧了起来,发出凄惨的叫声:“啊!” 陈阳杀傅鸣博和傅鸣贤,都发生在瞬息之间。 等听到傅鸣博的惨叫声,傅家的人才有所反应,纷纷朝着陈阳这边看过来。 “是陈阳!” “快逃!” “他怎么在这,难道是杀了城主?” 傅家众人惊慌失措,慌忙逃窜。 不过,陈阳岂会让他们离开,瞬息间百道剑芒分散,分别追向那十几人。 剑芒穿透人体,傅家的人一个个地坠落下来,全都被杀死。 不到十秒钟,傅家的人都死了。 可是,陈阳看着下方火焰熊熊的容家,以及散落的容家尸体,他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李骥正拖着重伤的身体,朝着容彩的尸体爬过去,哪怕火焰灼伤他的肌肤,他也一点不在乎。 这家伙,是个动情就至深的人。 陈阳没有劝阻,只是飞速将容家里的尸体一个个抬出来,放在了门口,剩下容彩,让李骥去吧。 李骥抱着容彩的尸体,眼泪不禁掉下来,他努力想要止住,却忍不住啜泣。 见此这一幕,陈阳心里也感到酸涩。 他虽然杀伐果断,但他的内心里,何尝不是一个重感情的人。 “唉!” 陈阳长长叹息一声,目光看向门口摆着的容家尸体,一个也没活下来,全部都被傅家的人杀了。 他突然明白一个道理,如果有敌人,那么一定要斩草除根。 否则的话,早晚会遭到报复。 他觉得,这次是他失算了,他错误估计了傅家的胆量和凶狠。 镇上不少人都围了上来,但却不敢靠近,私下议论的时候,除了对容家的惋惜之外,也有对傅家的畏惧。 傅家作为荀阳城三大豪族之一,对这个镇上的人,有强大的威慑力。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容家院落的火焰也熄灭了。 李骥抱着容彩的尸体,往小镇后面的山走去。 陈阳把容家众人尸体,都收入纳戒,跟上了李骥,然后把尸体都安葬在了后山容家的墓园。 李骥盯着容彩简陋的墓碑,看了不知多久。 他突然回过头来,脸上露出难看的苦笑,对陈阳道:“原本还说为你赴汤蹈火,可是这一次,又是你救了我。” 看着皮肤烧破的李骥,陈阳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把你当成朋友。” (本章完)

下一篇   第2687章 广都郡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