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9章 引吭高歌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2739章 引吭高歌

听到韩霖的话,他身旁一名青年兴奋道:“霖哥,除了冷氏三邪,你还有其他的后手,是什么?” 其余人,也都好奇地看向韩霖。 韩霖一脸神秘,并未对众人解释,笑道:“我那些后手,只怕是用不上。因为在我看来,只需冷氏三邪,就足以将陈阳击杀。” “似乎很厉害的样子。” 陈阳端坐石凳之上,点了点头,然后问道:“对了,王怡蕾竟然违犯龙武学院的院规,帮你把我引到了这里来,你给了她什么好处?” 韩霖笑道:“王怡蕾这个女人,十分虚伪,执念于追求物质。我许诺给她一些修炼资源,并且保证能够把你击杀,她自然乐得帮我。不过,她一直与我暧昧,却不让我碰她,我早晚会让她后悔的。” 说起王怡蕾,韩霖在其身上花了不少资源,可是却只是碰了下手,这让韩霖早已心生不满。 不过,面对感应中期的王怡蕾,他也不敢用强,只能徐徐图之。 “王怡蕾这个女人,真是令人失望。” 陈阳摇了摇头道。 韩霖冷笑道:“陈阳,其实你现在后悔,我还可以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只要你跪下向我认错,并且打断自己的双手,我就让你活着离开。怎么样,这个条件,对你是不是很优待?” “哈哈哈哈哈……” 听到韩霖话,房内众人都笑了起来,看向陈阳的目光,充满了嘲讽。 他们不少人也被陈阳打过,此刻若是能报仇雪恨,他们也觉得扬眉吐气。 当然,想必于直接杀了陈阳。 此刻羞辱陈阳,让陈阳感受死亡的恐惧,对他们来说,更加解恨,更加充满了乐趣。 陈阳看着房内众人,不禁觉得可笑。 井底之蛙,说的就是这些人吧。 陈阳站起身来,对房内的韩霖道:“其实我这人很仁慈,我给你个机会,跪下向我认错,自断双手双腿,从此以后再也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就可以放过你。否则的话,我会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那样红!” “死到临头,竟然还敢嘴硬!” 韩霖冷哼一声,手中酒杯往前一摔,怒喝道:“冷氏三邪,给我杀了他!” 伴随着酒杯碎裂的声音,站在房门外的三名黑衣人,身形一动,朝着陈阳攻了上来。 他们的速度很快,犹如三道黑影,瞬息间便接近了陈阳。 冷飞使用的是两把三棱刺,一手一只,从上往下,率先朝着陈阳刺过来。 而冷剑和冷雨接近之后,只是在旁边掠阵,并没有立刻上前对陈阳发起进攻。 显然,冷飞这第一击是试探。 不过作为一名杀手,冷飞懂得一击致命的道理。 所以他虽然是试探,但依旧使出了全力。 只见他头顶上方浮现出三棱刺的虚影,他领悟的意境正是他的兵器三棱刺,达到了第四重。 “双棱凝锋!” 冷飞双手三棱刺释放出真芒,竟是扭曲凝聚在了一起,前端形成一道尖锐的锋芒,在意境加持下,攻击力极强。 “厉害!” 房内有人称赞道。 其他人也暗暗点头,光是冷飞这一手,大部分感应前期的修者,就要饮恨当场。 他们甚至认为,这场战斗,或许就要到此结束了。 可眼看“双棱凝锋”就要刺穿陈阳脑袋的刹那,陈阳竟是往后一退,轻松躲过了冷飞的攻击。 双棱凝锋击中了地面,凝聚的能量没有溃散,朝着地底冲击而去,发出轰隆隆的声音,大地震动。 紧接着,真芒完全淹没在地底,那里只留下一个拳头大小的黑洞。 陈阳为了保密,并没有使用疾风意境,他目前也没修炼高明的身法神通。 不过仗着星能的强大能量,他要躲过冷飞的攻击,还是轻而易举的。 一击没能得逞,冷飞嗖的移动到左上方,双手三棱刺再次攻向陈阳,同时口中喊道:“冷剑、冷雨,此人擅长速度,我们正面进攻,他不是对手!” “好!” 还在掠阵的冷剑二人,各自出手,朝着陈阳攻了上来。 冷剑人如其名,使用的是一把十纹天器宝剑,此剑细长,只有一指宽,通体透明之色,从空中划过之时,甚至看不见其形态。 他领悟的意境,也是剑意,释放出来的剑意将整个花园上空笼罩。 乔庄之内,远处之人看见,为之侧目。 有人想要过来一探究竟,全部被韩霖早已安排好的人挡住,不让靠近花园。 冷氏三邪中的最后一人冷雨,他使用的是暗器。 那暗器有些古怪,长得犹如鱼一般,前端锋锐,尾部呈现为两个倒勾,被其称之为鱼飞刺。 要说暗中袭杀,冷雨的能力,犹在冷剑和冷飞三人之上。 此刻三名感应前期高手的实力爆发出来,非同小可。 光是恐怖的能量波动,就令房内韩霖等人感到了巨大的压力。 而那掀开的滚滚气浪,更是把屋顶瓦片也吹飞,仿佛要把这整座花园都给拆掉了一般。 “冷氏三邪好强!” “他们在华严郡名声很大,今日一见,果然名副其实!” “那叫陈阳的小子,能躲过冷飞一刺,但绝对挡不住冷氏三邪联手!” 房内众人,皆是拍手叫好。 坐在上首的韩霖,眯缝了下冰冷的目光,玩味笑道:“和我斗,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来人,上酒!” 旁边的侍女,立刻给韩霖斟满了酒。 韩霖又吩咐几名惊呆的乐师,继续吹奏乐器。 琴瑟丝弦之声,飘摇在强大的能量波动之中,声音被压迫得有些怪异,多了几分悲凉和豪壮。 花园之内,那些盛开的鲜花,被滚滚气浪席卷飞起,漫天飘舞,伴随着悲壮的音乐,犹如在跳舞一般。 此情此景此乐,令陈阳心中豪情升起,面对同时攻来的三棱刺、细剑、鱼飞刺,他大笑起来,引吭高歌:“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浮沉随浪只记今朝……” 这侠风浓烈的歌声响起,房内众人全都一愣。 韩霖气得又是摔杯,怒不可遏道:“此人实在狂妄之极,死到临头,竟然还敢唱歌!” (本章完)

上一篇   第2738章 暗藏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