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6章 解毒丹方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2746章 解毒丹方

“你欺人……” 一听陈阳的话,韩霖勃然大怒。 他心想自己父亲好歹是颖旌城都尉,是凝魄境修者,陈阳如此辱没自己,难道就不怕报复吗? 不过,他话没说完,站在他前面的段亦回身就是一掌,打在了他的丹田处。 砰一声,段亦轰破了他的丹田,里面的紫府也爆裂,失去了容器的真元,从他体内外泄出来,朝着四周冲散开,化为虚无。 这一幕,出乎所有人意料,谁也没想到,段亦会亲自出手,废了韩霖的修为。 韩霖面色大变,感觉到身体的无力,颤声道:“亦哥,你……” “我是为你好。” 段亦面色沉静,看向其他人,道:“你们都自断一臂,别让我來动手。” 有了韩霖的前车之鉴,其他人哪里敢不从。 当即有人带头拧断了自己的手臂,其他人也只能狠下心来,各自断了一臂。 段亦看向陈阳,道:“陈兄,他们都照办了,现在你可以放过他们了吧。” 陈阳道:“看在你的面子上,今日便饶过他们。但若是他们谁还敢招惹我,下次我必然不会再手下留情了。” “多谢陈兄!” 段亦拱手称谢,把手中的温精玉交给了陈阳。 陈阳接过温精玉把玩了下,打量了下段亦,道:“你人不错,今日我也赠你一件礼物。” 说完,陈阳从纳戒中取出一块灵石,真元灌注其中,篆刻灵牒后,交给段亦,道:“这里面是个丹方,不算太难,你随便找个天级炼丹师就能炼制。练成之后,你每日服用,只需半个月,就能解除你体内剧毒。” 段亦接过灵牒,一脸惊骇之色,正欲开口询问陈阳,为何知道自己身中剧毒之时,陈阳已是转身离去,头也不回道:“告辞了!” “奇怪!” 段亦看着手中的灵牒,喃喃道。 见陈阳走了,被废去修为的韩霖,义愤填膺道:“亦哥,你为何要向陈阳服软,你是感应巅峰,真和他打起来,凭借你的手段,他绝不是你的对手!” “不,我打不过他。” 段亦摇了摇头,面露凝重之色,道:“我之前和庄世贤战过一场,在其使用《玄雷变》之后,我们只能打得旗鼓相当,不分胜负。陈阳既然能打败庄世贤,那么我也肯定不是他的对手。刚才如果不服软,我不仅救不了你们,我也很可能被杀。” 听到这话,韩霖等人都是一阵惊讶。 段亦是整个颖旌城年轻一辈中,实力最强的人。 就连他也打不过陈阳,那么陈阳岂不是力压颖旌城所有年轻一辈。 关键让人无法接受的是,陈阳才感应前期。 韩霖不服气道:“亦哥,你是城主之子,我就不信他胆子那么大,敢杀你!” “你不也是都尉之子,他连你也敢杀,换做是我,又有多大的差别。” 段亦倒是看得开,拍了拍韩霖的肩膀,道:“你紫府虽然被毁,但还有机会重建。虽然会对日后有所影响,但影响也不大。事实上,陈阳已经是手下留情了。” “另外,你们就别在嫉恨陈阳了,他在龙武学院中修炼,以其天赋,日后必然会成为实力强大的风云人物。与其结仇,不如结交。” 众人面色难看,虽然郁闷,但也不得不接受段亦所说的事实。 韩霖叹息一声,对段亦道:“亦哥,刚才陈阳说你中了剧毒,是什么意思?” 段亦皱了下眉头,沉吟道:“我的确是中毒了,但却还没查明是什么毒,也真是奇怪,陈阳难道真一眼就看出来了?而且,他给我的丹方,也不知是否有用。该不会,他是炼丹师吧?” “他不可能是炼丹师!” 韩霖立刻否决,摇头道:“刚才他轻松破去天衍八壁阵,展现了不凡的阵法造诣,说明他是个阵法师。” “说得也对。” 段亦点了点头,接着道:“更何况,龙武学院擅长阵法,其中修炼丹道的人很少。” 收回思绪,段亦对众人道:“行了,大家都各自散去。提醒你们一句,未来你们都要继承家业,如果再这样浑浑噩噩,家族早晚落败在你们的手中。另外,今日之事,不要外泄。” 众人面露尴尬之色,各自离去。 韩霖没着急走,向段亦问计道:“亦哥,今日闹成这样,我如何向家父交代?” 段亦道:“如实交代即可。” 韩霖皱眉道:“如果一五一十给我父亲说了,他还不得打死我。” “你如果隐瞒,反而对你不利。” 段亦叮嘱一句,便和韩霖分别。 行走在返回城主府的路上,他取出陈阳的给的灵牒,思索了下,改道前往符文公会。 他虽不确定丹药是否能解毒,但他还是决定找炼丹师炼制出来,尝试一下。 …… 王怡蕾走在返回饭店的路上,心里暗道;“有冷氏三邪和庄世贤出手,陈阳必然不能活着回来。陈师弟呀,你可别怪我害你。这个世界本就残酷,你如此轻信他人,日后必然被人算计。与其被别人算计,不如成全我。” “这次帮韩霖把陈阳引过去,韩霖给我的丹药、灵石,又足够我消耗一段时间了。等到用完之后,我便可拿陈阳之死作为把柄,向他讨要丹药。到时候也用不着再讨好他,他投鼠忌器,自然不敢得罪我,会悉数奉上丹药灵石。” 如此想着,王怡蕾觉得自己这算盘,简直是打得太精明了。 这时,她走进了饭店。 眼看时间过了好一会,陈阳和王怡蕾还没回来,众人是各有所思。 这时,大家却见王怡蕾一个人返回,都觉得有些奇怪。 计非烟问道:“怡蕾,陈师兄呢?” 王怡蕾皱了下眉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坐回了椅子上,摇头苦笑了下:“没什么。” 她如此姿态,更是令人心生疑惑。 计非烟追问道:“怡蕾,到底怎么了?” 王怡蕾叹息一声,一副无奈的样子,道:“我没想到,陈师兄竟然是那样的人。我将他叫出来,本想和他谈谈有关吉俊逸的事情,想让他帮忙劝吉俊逸对我死心。可是没想到,他竟是对我提出无理的要求,我一气之下,就先回来了。” (本章完)

上一篇   第2745章 温精玉

下一篇   第2747章 辩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