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1章 惊喜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2751章 惊喜

听到孟修德的话,羊子明走到玄光镜前,道:“闯到了第六层,不会吧?” 定睛一看,羊子明发现孟修德所言不假,他脸上露出惊讶之色,沉声道:“感应前期,竟然闯到了第六层,而且还这么快,他怎么做到的?” “他刚到第六层,石兽还未出来,很快我们就可以看见,他到底是怎么战胜的了。”孟修德回过神来,面露喜色,道:“哈哈,这么多年了,虽然龙伏峰的天才层出不穷,但能以感应前期就闯到初级深渊第六层的弟子,已经几百年没出现过了吧。” 羊子明看了眼孟修德,道:“上一个以感应前期,闯到第六层的人,就是你。想当年你可真是意气风发,被誉为龙武学院百年难遇的天才。” 闻言,孟修德讪笑了下,眼中的黯然之色一闪即逝,道:“我哪里算什么天才,这几百年过去了,我现在不也只是个凝魄境罢了。而且此生之后,再也没有机会,进阶洞虚境,只能在这里当个执事长老。” 羊子明道:“话不能这么说,如果当年你没有受伤,你必然能进阶洞虚境,只是可惜……” 孟修德摆了摆手,打断道:“旧事就不要再提了。” 羊子明话锋一转,道:“当年你感应前期之时,在初级深渊过了第七层,最后在第八层败下阵来。如今感应前期的最高通关纪录,还是你保持着。也不知眼前这年轻人,有没有实力,能够闯过第六层,接近你的纪录。” “除了闯过第九层的时间纪录,有额外奖励之外,其他的纪录都没有作用。不然的话,这给我惊喜的小子,我倒是希望他去打破纪录,得到额外奖励。” 孟修德笑了笑,指着玄光镜,道:“我们还是看他怎么对付五只感应后期的石兽吧,说不定第六层,就能把他拦下来。” 羊子明点了点头:“说得也是,他毕竟才感应前期,怎可能……啊,他怎么到第七层了。” 孟修德定睛一看,只见玄光镜中的画面,果然是初级深渊的第七层。 却是在两人刚才说话的时间,陈阳已是闯过了第六层。 两人面色骤变,皆是露出凝重之色。 如果刚才陈阳让他们感到意外,那么现在就是震惊。 羊子明目不转睛地盯着玄光镜,对孟修德道:“当年你闯过第六层,花了多少时间?” 孟修德道:“几百年前的事情了,我哪里记得。当时我实力太弱,对付五只感应后期妖兽,应该花了大概小半个时辰!” 羊子明咋舌道:“可是这小子,他才花了多长时间,有没有半柱香?” “没有,也就不到三分钟……” 孟修德嘴角一抽,不敢相信自己说出的这个答案。 如果换做一名凝魄前期修者,哪怕在十秒钟内闯过第六层,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可是感应前期,在三分钟内闯过第六层,也就证明,这名感应前期修者的战斗力,已经能碾压感应后期的对手了。 跨越两个小境界,对付五名对手,还能碾压,这简直是不可思议。 羊子明沉吟道:“看样子,他要闯过第七层,也不是不可能。” “如果他能闯过第八层,进入第九层,破掉我当年的纪录,虽然学院没有特殊奖励,但我私人赠予他一件宝贝。” 孟修德面露喜色,却是心生爱才之意。 羊子明看了眼孟修德,调侃道:“亏你刚才还嘲笑别人,现在知道,这小子是真的有底牌了。” “换做是你,你也不相信一个感应前期的弟子,能够闯到第七层吧?” 孟修德道:“这弟子我从未见过,想必在龙伏峰也是不显山不漏水的那种天才,十分低调。不然的话,如果我知道他这么厉害,我才不会劝他。” 羊子明笑道:“现在可好,待会等他出了龙潭深渊,你面子就挂不住了。” “我倒是无所谓,学院有这样的天才弟子,我应该感到高兴才对。” 孟修德看了眼玄光镜,眉毛一挑,道:“好家伙,这小子现在才第一次拔剑,他的真元威力相当强横,似乎修炼了什么特殊的功法。” 羊子明也把注意力,放在了玄光镜上,沉吟道:“虽然感应不到他火龙意境的威压,但从对石兽的攻击力来看,他的火龙意境应该已经达到了六重!” “十有八九就是六重。” 孟修德点了点头,眼神中露出震撼的神色,道:“感应前期领悟六重意境,整个龙武学院,可曾有人做到过?” 羊子明想了想,郑重道:“陆天河院长、郁剑衡院长等前辈,学院并没有他们的记录,至于学院后来的人,感应前期领悟六重意境的,一个也没有。” 孟修德道:“依我看,就算是陆院长和郁院长,当年也绝没有达到这样的程度。眼前这小子,简直是妖孽级别的天才。龙伏峰中,那些境界比他高的弟子,应该可以战胜他,但只怕没有人能与他比天赋。” 沉默了下,孟修德眉毛一挑,沉声对羊子明道:“你觉得,此子和何冠苍比起来如何?” “何冠苍!” 羊子明目光一亮,沉吟道:“何冠昌是学院千年难遇的奇才,年仅三十五岁就进阶了凝魄境。如今才三十九岁,就已经是凝魄中期的境界。他一身实力深不可测,即使凝魄后期修者,他也能战胜。而且他的成长潜力巨大,未来只怕是要问鼎不灭境的大高手。” 听到这段话,孟修德苦笑了下,摇头道:“说得也对,何冠苍是被学院长老培养的顶尖人物。当年感应巅峰,就已创造了初级深渊的纪录,如今连凝魄前期的弟子们,也还没破掉他的纪录。眼前这不知名的小子,虽然厉害,但和何冠苍比起来,还是难以相提并论。” 羊子明皱了下眉头,道:“修德,当年你和何冠苍的祖爷爷之间,的确是存在恩怨,但如今……” “我和他如今相差甚远,当年之事便不要再提了。” 孟修德打断了羊子明的话,脸上的悲伤之色一闪即逝,指着玄光镜道:“别扯远了,我们还是看看这小子的能耐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