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7章 有内幕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2757章 有内幕

段淳洋看了眼韩飞观,淡笑道:“飞观,我的情况,你又不是不清楚。我现在已经毒入骨髓,按照符文公会会长黄若瑜的说法,我只有三天的命可以活。三天时间,即使是飞云车,只怕也不足以让我赶到帝都。” 韩飞观看了眼陈阳,皱眉道:“可是,你让这小子给你解毒,这未免太儿戏了。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他……” “行了,飞观,不用再劝我,既然段亦把他找来,我便相信段亦的眼光,也相信陈丹师的本领。” 段淳洋打断了韩飞观的话,对陈阳道:“陈丹师,还请你出手吧。” 韩飞观眼珠一转,腾地站起身来,凝魄境的能量波动传来,他目光眯缝了下,冷声对陈阳道:“小子,如果你欺骗我们的话,我保证你今天走不出这个亭子。” 陈阳只觉韩飞观的凝魄境威势,压得自己喘不过气,除非是运转八荒霸体,才能抵抗。 就在这时,威压突然消失,却是段淳洋衣袖一拂,挡住了韩飞观的真元波动。 他动作轻飘飘的,但威力十足。 由此可见,他的实力比韩飞官强了不少。 的确,他是凝魄后期,而韩飞观是凝魄前期。 “飞观,先坐下。” 段淳洋把手往下压了压,让韩飞观别对陈阳示威。 “哼!” 韩飞观冷哼一声,坐回了凳子上,但一双冷厉的眼睛,还是始终锁定着陈阳。 段淳洋对陈阳做了个请的手势:“陈丹师,请!” 陈阳并未受到韩飞观的影响,镇定心神,走到段淳洋的身旁,取出一套银针,道:“城主,我先取你一滴血,请切勿见怪。” “没关系。” 段淳洋点头道。 陈阳用银针点破段淳洋的手指,真元凝聚,包裹着一滴血,停留在银针的针尖上。 他举起银针,仔细观察着这滴血,面色突然变得凝重。 见此,周丹师和颜丹师面露冷笑,道:“看样子,他没看出城主中了什么毒,果然是个骗子。” 韩飞观面色一凝,已是做好了斩杀陈阳的准备。 段亦则是捏了把汗,心想难道自己能解毒,真是陈阳碰对了不成? 就在众人各有所思的时候,陈阳真元一收,银针上的那滴鲜血散开,滴落在亭子中央的石桌上。 他收起银针,抬头看向段淳洋,沉声道:“城主,你的情况有些复杂。” “不知道就不知道,还说什么复杂?” 颜丹师冷声道。 陈阳没理会颜丹师,接着对段淳洋道:“有些事情,不能外传,还请城主屏退左右,只留段公子,我才能告诉你们实情。” 段淳洋没有犹豫,看了眼两名丹师以及服侍的仆人。 虽然周丹师和颜丹师心有不甘,但还是和仆人一起,退出亭子,走到了小山坡下。 陈阳看了眼韩飞观,道:“城主,韩都尉,也要离开。” 段淳洋道:“韩都尉不止是我下属,更是我的至交好友,和我情同手足,无论任何事情,你都可以当着他的面讲出来。” “这……” 陈阳面露犹豫之色,瞥了眼韩飞观,并未接着说下去。 韩飞观当即起身,对段淳洋一拱手,道:“城主,既然他让我避嫌,那我退避便是。” 话音一落,没等段淳洋回应,只见韩飞观化作一道残影,消失在亭子里。 再定睛一看,陈阳这才发现,韩飞观已是出现在山坡下一个人工湖的湖心亭里。 如此速度,看来他应该是修炼了身法神通。 “陈兄,我父亲到底怎么回事?” 亭子里只剩三个人,段亦看向陈阳,急切问道。 陈阳不急不慢地取出了隔音阵的阵盘,在周围布下阵法之后,对段淳洋父子道:“我布下隔音阵,现在我们的谈话,即使有人想要窃听,也听不到了。” “你还是阵法师?” 段亦惊讶道。 陈阳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步入正题,道:“城主和段公子中的毒,叫做百日腐心毒,这种毒服下之后,在百日之内,便会身体机能衰退,心脏腐烂而死。期间,心脏会偶尔出现剧痛,你们二人,应该都有这样的症状,是不是?” 闻言,段淳洋和段亦都点了点头。 陈阳接着道:“百日腐心毒,是一种十分恶毒的毒药,以城主的境界,如果有人下毒,应该很容易就能判断出来。可是,城主依旧中毒,这就有些古怪了。” 段淳洋疑惑道:“我为何中毒,你可有推断?” 陈阳道:“百日腐心毒分成很多份,同时城主毫无防备心,那么你没能分辨出毒药,服下百日腐心毒,也不是不可能。如果我所料不差,应该是有人把百日腐心毒,分成多份,一点点地让你吃下去,想要取你性命。” 段淳洋面色一变,沉吟道:“我一直奇怪,为何自己中毒,却没有丝毫的感觉,也不知是在哪里中毒的。看样子,是我掉以轻心,被人害了。” 陈阳看了眼段亦,道:“段公子服用的毒不多,所以我一个解毒丹药,便能破解他的毒,可城主服用太多,却是有些麻烦。” “我父亲治不好了?” 段亦紧张道。 “段公子别急。” 陈阳笑了笑,道:“我只是说有些麻烦,并不是说,无药可救。” 听到这话,段淳洋父子二人,都松了口气。 段淳洋颇有枭雄本色,一点不着急解毒的事情,对陈阳道:“陈丹师,照你这么说,是我每天吃的东西有问题?” “的确如此。” 陈阳点了点头,道:“城主你仔细想想,你最近百日之内,有没有吃过什么奇怪的东西。” 段淳洋陷入思索之中,却是没觉得哪个地方不对劲。 段亦想了想,突然目光一亮,道:“父亲,平日里我们都没有共同进食,你吃过的东西,我也吃过的,只有一个月前,你给我的一颗丹药。” “丹药?对了,是天散丹。” 段淳洋恍然大悟,随即皱眉道:“不可能,那瓶天散丹,是韩飞观给我的,我和他情同手足,他绝不可能害我。” (本章完)

上一篇   第2756章 质疑

下一篇   第2758章 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