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9章 七重意境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2779章 七重意境

听到康跃的话,陈阳嘴角勾起一抹笑意,道:“康什么的,你就这么有把握,能够战胜我吗?” 康跃很是沉得住气,淡然道:“你是感应中期,我是凝魄前期,两者之间的差距,犹如天堑鸿沟,不可能逾越。我杀你如杀狗,而你要杀我,没有丝毫的机会。” 陈阳翻手从纳戒中取出了子白剑,玩味笑道:“这种嚣张的话,庄世贤也给我说过,你知道他的下场吗?” 康跃摇了摇头,一双虎目中透着精芒,沉声道:“我和庄世贤不一样,你能杀他,但你绝不可能杀得了我。” 陈阳道:“那可未必。” “看样子,你是不打算自尽。如此的话,我只能亲自出手,将你击杀。” 康跃语气平静,但在这瞬间,他狂暴的杀气释放出来,犹如实质一般,铺天盖地,给陈阳极大的压力。 陈阳面色一凝:“好浓郁的杀气,看样子你没有少替韩家杀人。” “韩飞观曾今救了我的性命,我当时答应过一辈子追随他,为他办事。做人,要讲信用。” 康跃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露出傲然之色,似乎为自己的信义感到骄傲。 紧接着,他眼眸一沉,双拳握紧,迈步朝着陈阳走过来,道:“你我本无仇怨,但我既然领命,今日必然取你人头。” 话音一落,康跃作势就要动手。 可就在这时,上空传来一声大喊:“康伯父,且慢。” 闻声,众人抬头往上看去,只见一名男子携着韩霖飞落而下。 而更高空的地方,一艘空船掉转方向,嗖的急速而去。 韩平带着韩霖飞落地面,康跃皱了下眉头,眼中露出意外之色,问道:“韩霖,你怎么来了?” “康伯父!” 韩霖连忙上前作揖打了声招呼,然后指着陈阳,对康跃道:“康伯父,此人逼得我被废掉紫府,我要他给我跪下磕头认错。” “原来你是想出气。” 康跃喃喃了句,看向陈阳,一脸平静道:“要不你跪下给他磕头认错,我待会杀你的时候,可以让你死得轻松点。” 韩霖仗着有康跃在,脸上满是嚣张之色,道:“陈阳,你听见没有,立刻跪下磕头认错,否则康伯父必然将你蹂躏至死!” 陈阳盯着韩霖,笑道:“看样子,你是忘了上次的痛。” 见陈阳还笑得出来,韩霖气得咬牙切齿,怒道:“陈阳,有凝魄境修者出手,你居然还敢狂妄自大。难道你以为,自己感应中期,就足以和凝魄前期修者抗衡了吗?” 陈阳看了眼康跃,毫不掩饰自己的的战意,对韩霖道:“如果他不是天才,我想我应该能够杀得了他。” “你太狂妄了!” 韩霖指着陈阳,怒吼道:“康伯父,你拿下他,把他按在地上,让他趴下给我磕头!” 康跃点了点头,突然身形一动,攻向陈阳,道:“你如此嚣张,那就试试看,你的真实战力,到底如何。” 瞬间,他凝魄前期的实力发挥出来,精气神皆是达到了顶点,整个人充满了杀气,释放出的浑厚真元更是可怕,直接把紫府废掉的韩霖给压得跌坐在地。 韩亮和韩平连忙上前,释放真元,帮韩霖抵御威压。 否则的话,光是这威压,很可能就把韩霖给压死。 “好强,不愧是康伯父!” 韩霖坐在地上,一点也不觉得丢人,望着空中的康跃,眼神中充满了兴奋之色。 他目光一转,落在陈阳身上,咬牙道:“陈阳,这一次,我一定要你跪下磕头!” “小子,接我一拳!” 康跃右拳挥出,一道七八米宽的拳影,威势汹汹,直奔陈阳而来。 对方毕竟是凝魄前期修者,陈阳不敢轻视,立刻运转星能,手中子白剑往前刺去,使出了陨落星辰。 于此同时,他释放出七重火龙意境。 “吼!” 烈焰熊熊的火龙,从陈阳的体内窜出,几十米长的身体蜿蜒盘旋,恐怖的热量,令周围的空间扭曲。 瞬息间,星辰剑气凝聚而成,湛蓝色的光芒流转在星辰剑气表面,美轮美奂。 火龙缠绕在星辰剑气上,直奔前方的拳芒而去。 轰隆一声炸响,狂暴的能量犹如一道道真元利箭般,朝着四周飞射。 处在地面的韩霖、韩平、韩亮三人,皆是面色大变。 他们感觉,光是那飞射而来的真元乱流,就能要了自己的命似的。 韩平二人连忙拉着韩霖,急速远离战场。 七重火龙意境加持下的星辰剑气,将康跃普通的拳芒碾碎,携着惊天之威,攻向康跃。 这一幕,令众人大惊。 康跃眼皮跳动了下,立刻出拳,抵挡星辰剑气。 只见他右拳戴着的皮质拳套闪烁光芒,原来这竟然是一件十二纹天器,上面的器纹激活,真元凝聚在他的拳头上,击中星辰剑气。 接触刹那,几十米宽的星辰剑气,犹如被针戳破的气球一般,轰然爆裂。 蓝色能量体飞散开,以康跃的拳头为核心,从四面八方掠过,但却无法伤到康跃分毫。 他的拳头,安然无恙。 凝魄前期修者的实力,可不是那么弱的。 不过,虽然挡住了陈阳一击,但康跃还是大感意外,沉吟道:“果然是天才,才感应中期,竟然领悟了七重火龙意境!” “什么,七重意境!?” 听到康跃的话,韩霖惊呼一声,喃喃道:“他的意境,难道不是六重吗?怎么变成七重了?” 韩平咋舌道:“居然是七重火龙意境,他这悟性,实在可怕。” 韩亮沉声道:“此人潜力巨大,既然他和韩家结仇,那就一定要提前扼杀。此次家主让康老爷出手,是个非常正确的决定。” “七重火龙意境,的确不简单。” 康跃回过神来,看向陈阳的目光中露出赞赏之色。 不过,他依旧表情镇定,并没有把陈阳的七重意境放在眼里。 接着,他摇了摇头,叹道:“陈阳,可惜的是,你天赋卓绝,却要折损在今日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