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0第280章柳飞被耍了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280第280章柳飞被耍了

曹忠听到陈阳让乔修锐来,他愣了下,愤怒道:“竟然敢说这种话,简直是没把乔家放在眼里,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有三头六臂。” 等陈阳进了酒吧,曹忠拿出对讲机,道:“航哥,刚才过来十多个保安,都被放翻了,对方有些厉害,这件事要不要向乔少汇报?” “都放翻了?对方有多少人?” 对讲机里传来一道沉稳的声音,正是保安队长曾梓航。 曹忠道:“对方只有一个人。” “什么,一个人?” 曾梓航平静不下来了,惊讶道:“保安队的那些兄弟,都是军中的好手,十多个打对方一个,居然被放翻,看来是遇到了高手。你知不知道,对方什么来头?” “不知道,应该不是酒吧的常客,现在他进酒吧了。” “这么嚣张,打了人居然还敢进酒吧。既然如此,那让我来和他过两招。好久没和人动手,我的腿也有些痒了。” 对讲机的信号中断,没有了声音。 曹忠得知曾梓航要出手,他脸上露出一抹喜色。 他在尚风酒吧当了几年的主管,还没见过曾梓航和别人动过手。 不过从保安的只言片语中,他知道曾梓航以前是特种兵,而且还是特种兵里的肉搏高手。 有曾梓航出手,他相信肯定能把那个嚣张的年轻人摆平。 陈阳走进酒吧,心里有些小小的郁闷,自己怎么说也是乔家的姑爷,可是却被尚风酒吧的人给埋汰了。 这种感觉,就跟在自家菜园里玩,被下人给赶出来一样。 可偏偏下人还不认识自己,让人感到十分憋屈。 不过陈阳也不怨曹忠,虽然这人有些不明事理,但至少心术没有问题。 至于那个酒托和酒保,居然心思歹毒想要坑陈阳,现在酒托倒是跑了,可酒保还在。 这件事,怎么也得有个说道才行。 陈阳朝着吧台看去,只见那名酒保正在和一位女顾客聊天,他看到陈阳从门口走进来,脸上满是惊讶之色。 怎么可能,十多个保安,没能摆平这小子? 付勇心里满是问号,连忙收回目光,装作一副什么都不知情的样子,继续和吧台前的女顾客聊天。 陈阳径直走了过去,付勇还装模作样的问道:“先生,你的沃尔斯龙舌兰还在这里,我帮……啊!你干什么,别!” 酒保话没说完,陈阳突然动手,一把抓住他的后脑勺,用力往吧台上一按。 吧台表面是大理石,脑袋碰上去,出砰的一声。 付勇闷哼了声,身子一软,面部朝下趴在了吧台上,没有了动静。 鲜血从他的脸下面流出来,将吧台染红,沿着边缘滴落。 这一幕生得很快,动静也不大,此刻喧闹的酒吧里,除了刚才坐在吧台前和付勇聊天的女顾客之外,其他没有任何人注意到这边生的事情。 整个酒吧里,一切秩序依旧照常,该喝酒的喝酒,该泡妞的泡妞,该揩油的揩油…… “哇,你好man噢!” 见酒保被放翻,吧台前的那名女顾客一点也不害怕,反而眼冒桃心地看着陈阳。 这种大胆的女孩,陈阳其实很有兴趣。 如果是以前,他肯定请对方喝酒,然后晚上开间房,聊聊人生理想。 可是今晚有柳飞在,陈阳的身份是柳雉翎的男朋友,还是不要和其他女人接触比较好,省得给柳雉翎添麻烦。 “帅哥,我请你喝酒。” 女孩见陈阳一脸冷漠,更是激动,抓起吧台上打开的那瓶沃尔斯龙舌兰,想要和陈阳喝酒。 陈阳一把将酒瓶拿了回来,微微一笑:“不好意思,美女,今晚我不约。” 女孩面露失望之色,陈阳也不在意,目光朝着柳飞那边看去。 只见柳飞所在的卡座,除了刚才的那些人之外,还多了一名身穿西装的男子。 这名西装男俨然取代了邱品,成了那一桌的主导者,所有人犹如众星拱月般,将他围着。 之前还有些矜持的三名女孩子,也都朝他靠近,其中一名女孩甚至贴在他的身上,不时动一下身子,在他的手臂磨蹭。 其实这些陈阳并不关注,也没兴趣过去和这位乔家支系的公子抢风头。 可是当他看到坐在那边,一脸醉醺醺,脸色有些青的柳飞时,他不禁皱起了眉头。 他又看了眼柳飞跟前,桌上、脚边,全都是酒瓶子,显然是喝了很多酒,身体已经受不了了。 见此,他的眼神顿时就变了,透着冷厉。 如果其他七个人,也和柳飞一样喝酒,陈阳自然不理会。 可是,其他七人面色微红,谈笑自若,脸上还带着笑意,和柳飞的状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显然,另外七人都没怎么喝酒,柳飞被他们给耍了。 陈阳之前看这些纨绔就不爽,张口闭口都自以为了不起,还真把自己当成了牛逼的二代,可事实上不过是几个小角色而已。 要不是看在柳飞的份上,陈阳早就戏弄他们一番了。 却没想到,现在这帮人居然耍柳飞。 陈阳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将手中的沃尔斯龙舌兰放在吧台上,朝吧台里面喊道:“给我拿七瓶两斤装的二锅头!” 这话说完,他才想起酒保已经被自己给拍晕了,没人给自己拿酒。 他也没去找其他人,自己直接翻进柜台后面,找到了七瓶二锅头,用篮子装起来,然后翻出了吧台。 本来有其他服务员看到,打算过来询问,但是见他放了一沓钱在吧台上,也就算了。 毕竟那一沓钱至少有一千,买七瓶二锅头完全足够。 陈阳提着装二锅头的篮子,朝着柳飞所在的卡座走过去。 他隔得老远,就听到邱品喊道:“柳飞,怎么了,你不是想和杰哥交朋友吗,把你的诚意拿出来,再敬杰哥几杯酒。” “嗝。” 柳飞打了个酒嗝,虽然神智已经不清,但他还是抓起了桌上的酒杯。 乔杰瞥了眼柳飞,脸上带着戏谑的笑意,道:“邱品,你这个朋友柳飞,有意思呀。” 邱品笑道:“杰哥,说实话,柳飞就是个傻逼,老想混进我们的圈子,其实我们都看不起他。今天之所以让他来,就是让他来逗你开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