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1第281章一人一瓶二锅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281第281章一人一瓶二锅头

乔杰看着醉醺醺的柳飞,笑着对其他人道:“呵呵,咱们出来玩,没有个小丑活跃气氛,的确是有些单调。” 颜宇道:“杰哥,不止是这小子傻逼,他今天还带了个姐夫,也是傻逼。” 乔杰笑道:“哦,既然如此,那就让他姐夫也过来,给我们活跃活跃气氛。毕竟我看柳飞这小丑,马上就要醉倒了,总得有个人来接他的班才行。” 颜宇刚才被陈阳无视,他心里存着挑拨乔杰收拾陈阳的想法,于是他说道:“杰哥,柳飞那小子的姐夫叫陈阳,为人有些自大,本来和我们坐在一起,但听说你要来,他就走了。” 乔杰一听就知道颜宇在挑拨自己,但他并没有揭穿,毕竟对付一个小角色而已,他也没当一回事。 更何况,那种让自以为是的人,在自己面前俯称臣的感觉,是相当不错的。 他对颜宇道:“既然如此,待会那个叫陈阳的人过来,我来见识一下,他有多自大。” 颜宇拍马屁道:“杰哥,如果陈阳见到你这个乔家的公子,就算他再装逼,只怕到时候也得吓尿。” “哈哈哈,确实如此,我们乔家的威名,可不是吹出来的。” 乔杰一脸自豪道。 此时柳飞端着满满一杯啤酒,站起来举杯,舌头打结道:“杰……杰哥,今天能认识你,是我柳飞的荣幸。希望……嗝,希望你以后能照顾照顾小弟,小弟也希望能闯出一番事业呀。” 乔杰、邱品等人看向柳飞,脸上满是嘲笑的表情,仿佛在看傻子一样。 那三名女子更是出言挤兑:“柳飞,你表现这么好,以后杰哥肯定会照顾你,随便给你点小生意,还怕不够你赚的。” “不过,你想要杰哥照顾你,诚意还有些不够。一杯酒怎么行,直接拿一瓶啤酒才够诚意。” 说着,一名女孩拿起整瓶啤酒,硬塞在柳飞的手里,然后把他的杯子抢走,戏谑道:“来,直接吹瓶子。” 如果是刚开始喝,一瓶啤酒倒是没什么。 可柳飞现在的状态,一瓶啤酒下肚,只怕就得瘫下去。 即使此刻柳飞已经神识模糊,但他看了眼啤酒,还是有些犹豫。 见此,乔杰绷着脸道:“柳飞,怎么,不愿意喝?你这是不给杰哥我面子,没把我们乔家放在眼里呀。” 邱品嘲笑道:“柳飞,能不能和杰哥交朋友,就看你这瓶酒了。 “好,杰哥,来,我敬你。” 柳飞一咬牙,拿起啤酒瓶,就往自己的嘴巴上送,紧紧闭着眼睛,打算一口把啤酒全部喝完。 可他刚刚把啤酒瓶抬起来,旁边伸出一只手把酒瓶夺了过去。 柳飞转头一看,是陈阳。 “姐夫。” 柳飞条件反射地叫道。 就冲着这声姐夫,陈阳怎么也得给柳飞把场子找回来。 “小子,你干什么?” 乔杰不认识陈阳,见陈阳抢柳飞的酒瓶,他面色愤怒地喊道。 邱品面色一沉,道:“杰哥,这人就是陈阳,是柳飞的姐夫。” “噢,原来你们说的另一个小丑就是他,看来他倒是识趣,知道柳飞这个小丑喝得不行了,就过来接班了。” 乔杰冷笑一声,一脸戏谑地看向陈阳。 颜宇瞪着陈阳,喝道:“小子,还不快过来拜见杰哥,杰哥可是乔家的公子,你能见到他,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分。” 乔杰看着陈阳,笑道:“知道我的身份,是不是有些心惊胆战,哈哈哈!这也不怪你,谁让我是乔家的公子呢。” 一个乔家支系的后辈,居然敢对陈阳如此嚣张,简直是不知死活。 别说是他乔杰,就算是乔家大少爷来,也不敢这样对陈阳。 陈阳瞥了眼在座之人,没有理会,扶着脚步踉跄的柳飞在沙坐下,然后右手放在柳飞的胃上,按了两个穴位,柳飞呼出一口浓浓的酒气,顿时就恢复了很多。 柳飞抬头看着陈阳,皱了下眉头,干呕了一下,低声道:“姐夫,我喝不下去了,不过我想结交些朋友,我想干大事,不想爸爸妈妈看不起我,我还得喝。” 听到柳飞的一席话,陈阳有些触动。 其实这小子并不坏,只是有些急于想要证明自己,用错了方式。 “放心吧,酒的确要喝,不过不是你喝。” 陈阳拍了拍柳飞的肩膀,笑道:“剩下的,交给我,我让他们给你敬酒。” 给我敬酒? 柳飞愣了下,没弄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 这里可是有乔家支系的公子在,让他们给自己敬酒,这怎么可能? 在柳飞疑惑的目光中,陈阳提起了装着二锅头的篮子,重重地放在了茶几上,篮子里的二锅头酒瓶撞得铛铛铛的作响。 陈阳的动作,令在座的人都愣了下,随即便触怒了乔杰等人。 邱品面色一冷,沉声道:“陈阳,你什么意思,肚子里有气吗?哼,就算你有气,也得憋着,难道你敢在杰哥面前吆喝?” 颜宇一直看陈阳不顺眼,腾地站起来,指着陈阳道:“小子,杰哥可是乔家的公子,触怒了他,他一根手指头,就能把你摁死十次。” 听到这两人的话,陈阳抬头瞥了眼在座七名自以为吊炸天的二代,嘴角勾起一抹戏谑的笑意,并没有理会他们。 陈阳没有说话,从篮子里一瓶一瓶地取出二锅头,不疾不徐,给对方七人,一人放了一瓶二锅头在跟前的桌子上。 这种两斤装的二锅头,瓶子格外大,七瓶放在桌上,显得很有威慑力。 乔杰看陈阳这架势,就知道来者不善,但他根本没把陈阳放在眼里,冷笑道:“你叫陈阳是吧?有意思,你放这么多二锅头,是打算自己喝掉?” 邱品道:“陈阳,你最好收起你的小性子,在杰哥面前嚣张,你会死得很惨。” 见局势不对劲,柳飞拉了把陈阳的手臂,低声道:“姐夫,算了,我们惹不起他们的。” “放心,交给我。” 陈阳回头看了眼柳飞,然后目光落在了其余七人的身上,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淡然道:“总共七瓶二锅头,你们一人一瓶,现在给柳飞敬酒,一口喝干,我就当什么都没生过。不然的话,我就继续陪你们慢慢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