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5章 代课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2855章 代课

陈阳见齐修远一脸笑眯眯的模样,便知道有坑。 不过,他还是问道:“齐执事还请明言。” 齐修远道:“你这三件十二纹天器,我可以给你收下,直接支付你一万五千龙武币。” 陈阳算了下,一万三千龙武币,看起来自己有些吃亏,但其中有两件魔道属性兵器,而且还要扣寄卖手续费的话,其实也差不多,齐修远并没有坑自己。 不过,两人只有一面之缘,之前齐修远帮忙找含影砂,已经很好了,现在还要帮忙兑换三件兵器,就显得有些古怪。 略一思索,陈阳对齐修远一拱手,道:“齐执事,你有什么条件,还请明言。” “聪明。” 齐修远笑道:“收你这三件兵器,我有个条件,便是你必须带我,去见你说的炼器师,并且让我观看炼器过程。” 闻言,陈阳皱了下眉头,问道:“齐执事,你是炼器师吗?” 齐修远笑道:“我是十二纹天级炼器师,目前正在冲击一纹玄级炼器师。” 说到这话,齐修远颇为自傲。 毕竟炼器一道,在龙武学院十分稀有,他能炼制十二纹天器,学院中不知多少人要求他帮忙。 陈阳又问道:“齐执事,你为何想要观看炼器?” 齐修远面露正色道:“含影砂和黑蚁矿,都是可以炼制玄器的材料,你却用来炼制天器,我想看看,炼制出的十二纹天器,到底有多厉害。另外,这两种材料,都不容易平衡,一个不慎,便会材料尽毁去。那位炼器师,必然造诣极深,否则休想炼制成功。所以,我想观摩学习。” “看来齐执事是醉心炼器之道。” 陈阳陷入思索之中,齐修远帮他寻找含影砂,又帮忙兑换龙武币,都是主动相助,他说起来还欠了别人的人情。 现在齐修远,只是想要看看炼器的过程,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妥。 只是陈阳现在,并不想太过出风头。 过了一会,陈阳想了个折中的办法,对齐修远道:“齐执事,我可以带你见那位炼器师,也可以让你观看炼器过程。不过,我有个条件,这件事你要保密,不能暴露那位炼器师的身份。” “放心,我绝对守口如瓶。” 齐修远嘻嘻一笑,当即答应了下来。 他把桌上的三件天器一收,转身往后面走去,对陈阳道:“我去给你拿含影砂。” 不一会,他折返而回,右手一个丹瓶,左手一只袋子。 他把袋子放在柜台上,对陈阳道:“九千五百龙武币,你收好了。” 陈阳把龙武币收入纳戒,看向了齐修远手中的丹瓶。 齐修远把丹瓶打开,并没有药香外泄而出,因为里面装的不是丹药,而是含影砂。 他摊开手掌,倒出了些含影砂在掌心之中。 只见那含影砂通体灰色透明,颗粒非常细小,有淡淡的光影效果,影影绰绰,像是影像重叠的一般。 “这含影砂的品质,相当不错。” 陈阳看到含影砂,脸上露出笑意,点头赞道。 齐修远把含影砂收如丹瓶,将丹瓶交给陈阳,然后道:“那位炼器师,什么时候炼器?” 还有不到半个月,就是岁末考核。 陈阳只能把闯初级深渊的计划,暂时放在岁末考核之后。 为了应对岁末考核,以及顺利打破初级深渊的纪录,升级一下手中的兵器,还是很有必要的。 既然如此,那就先炼器。 如此一想,陈阳对齐修远道:“明日便炼器,到时候,我过来找你。” “好。” 齐修远点了下头,又问道:“对了,是在哪里炼器?”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陈阳神秘一笑,便打算告辞离去。 不料就在这时,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陈阳的旁边。 他定睛一看,此人不就是,自己刚进学院之时,那个教基础阵法知识的执事长老薛泰吗? 齐修远认得薛泰,两人当年是同一期进入龙武学院,也算是齐头并进,后来双双留在了学院当执事长老。 所以他们两人的私交,还算不错。 “薛泰,你怎么来了?” 齐修远面露疑惑之色,薛泰是阵法师,很少来万物殿。 “修远。” 薛泰打了声招呼,指着陈阳道:“我是为他而来的。” 陈阳问道:“怎么了,薛执事?” 薛泰道:“我最近有点事,会离开学院两天,可是学院的阵法课,又不能停,所以我决定,让你帮忙给我代课。” “薛执事,这样不行吧……” 陈阳摇头道。 “怎么不行,你的阵法造诣,我又不是不知道。虽然现在炼制阵盘和布阵还差了点,但要说阵法知识,只怕整个龙武学院,也只有那些玄级阵法师,能与你相提并论。” 薛泰一脸正色道,对陈阳十分推崇。 旁边齐修远闻言,目光刷的看向陈阳,眼中露出惊疑之色。 陈阳迟疑了下,对薛泰道:“可是岁末考核,马上就要到了,我得好好准备一下,如果去给你代课,我就没时间了。” 薛泰保证道:“你放心,你帮我代课,少不了你的好处。到时候岁末考核,在计分的时候,给你加五十分,绝对没问题。” 陈阳对加分可没兴趣,与其如此,还不如让薛泰欠自己一个人情。 他故作一脸为难之色,沉吟道:“既然能帮得上薛执事的忙,我也愿意做出牺牲。不过加分的话,就不必了。这一次,就当是帮薛执事一把。” “好,多谢你了。” 薛泰面露喜色,当即给陈阳交代了什么时候上课,在哪里上课,然后便急匆匆地离开了万物殿。 陈阳把含影砂收起来,也向齐修远告辞:“齐执事,这几天帮薛长老代课,只怕没时间炼制兵器。等到时候,我会来找你的。” “行。” 齐修远只能答应。 等陈阳离去,他的脸上露出疑惑之色,喃喃道:“奇怪,陈阳对炼器颇有研究,我还以为,他是炼器师。不过,他就算不是高明的炼器师,也应该跟着他说的炼器师在学习才对。怎么突然,他又成了阵法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