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5章 剑坟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2945章 剑坟

司徒航看着陈阳手中纳戒,笑道:“有意思,那就照你说的做,我不反抗,你把我收入纳戒吧。” “好。” 陈阳点了点头,把司徒航收入了纳戒之中。 他回头看向元依彤,道:“你也进入纳戒,我把你们一起带出去。” 元依彤虽然莽撞,但却不傻。 她皱了下眉头,道:“师傅走了,铁门紧闭,不会有人知道。可我如果也离开,牢房里少了个人,狱卒很容易就会发现。你还是先带师傅离开,我再另外想办法。” 陈阳道:“要走一起走,到时候发现司徒前辈越狱,你若留下,就完蛋了。至于狱卒那边,我来搞定。” “这……好吧。” 元依彤点了点头,选择了相信“轩羽迪”。 把元依彤收入纳戒,陈阳关上铁门后,往外走去。 今日值班的狱卒队长,还在原地等着陈阳,见他过来,忙道:“羽迪小姐,您要走了吗?” “嗯。”陈阳点了点头。 队长看了眼陈阳身后,疑惑道:“元依彤呢?” 陈阳道:“她想和司徒航关在一起,我就让她留下了。” 队长虽然觉得有些古怪,但他看不到铁门后面的景象,没办法确定情况,皱眉道:“羽迪小姐,你这样做,似乎有些不妥。” “反正元依彤也逃不掉,有什么不妥的?” 陈阳冷哼一声,径直便往外走去。 碍于“轩羽迪”的身份,那队长也不敢多言,只能目送陈阳离开了监狱。 出了监狱,陈阳没有着急走,而是去把阵旗还给轩允承。 对于自己的侄女,轩允承没有丝毫怀疑,收好阵旗后,便继续修炼起来。 陈阳则是道了声再见,大摇大摆地离开了。 期间,他的的纳戒,因为无法承受凝魄境修者,空间出现裂痕,然后崩碎。 可让他感到奇怪的是,纳戒空间崩碎的速度,比他想象中的快多了。 他在纳戒崩碎前的瞬间,把司徒航换到另外的纳戒,如此重复,不一会就已经损坏了三十多个纳戒。 直到远离监狱,进入安全地带,他找了个隐秘的地方,恢复成自己原本的模样,这才把司徒航和元依彤从纳戒中放出来。 两人得见天日,皆是目光一亮。 “陈阳!” 元依彤见到陈阳,面露喜色,激动道:“我还以为,你被他们给抓了。” “你以为我是你?”陈阳白了眼元依彤。 元依彤面露尴尬之色,看了眼陈阳周围,问道:“轩羽迪呢?” “走了。” 陈阳随口道,他可不愿意让别人知道,他男扮女装。 他光想到自己的表现,就能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回答了元依彤的问题,他转身对司徒航拱手行礼道:“晚辈陈阳,见过司徒前辈。” 司徒航微微点头,上下打量了下陈阳,语气不冷不淡道:“这次我们能出来,全靠你出手相救,谢了。” 陈阳谦逊道:“前辈客气了。” 司徒航道:“如果没别的事,我要离开轩府城了,不然等轩家的人发现我不在,他们必然会全城搜捕,并且封城。到时候想走,就有些麻烦了。” 陈阳忙道:“司徒前辈,我有些问题,想要向你请教。” 司徒航道:“这样吧,你明日到城外洛水镇,镇上有户杀牛的人家姓蒙,你随便问问便能找到。我先在那里落脚,等你来找我。” “好吧。” 陈阳点头答应,其实他这会也没多少时间,他还得回去找轩羽迪,否则的话,到时候发现司徒航和元依彤逃走,轩羽迪可能会怀疑他。 “走吧,依彤!” 司徒航招呼元依彤一声,两人从胡同巷道中,快速离去。 元依彤身上禁锢真元的十二纹天器,已经被司徒航强行毁掉,她的实力恢复了过来,速度勉强能跟得上司徒航。 至于他们如何离开轩府城,陈阳倒是不担心。 司徒航好歹是凝魄中期修者,这点小事,想必还是难不住他的。 眼看两人离开,陈阳也转身返回了韵天府。 轩羽迪还在房间里等着陈阳,想到自己冒充轩羽迪,陈阳不禁有些内疚,只能在心里默默对轩羽迪说声抱歉,日后有机会的话,再来弥补。 “羽迪!” 陈阳进了房间,对正在修炼的轩羽迪喊道。 轩羽迪只是随便修炼,直接便打断运功,睁开眼睛,语气带着几分抱怨,对陈阳问道:“你去哪了,我等了你一个多时辰。” “送给你的。” 陈阳嘻嘻一笑,取出一些胭脂水粉、珠宝首饰,对轩羽迪道。 轩羽迪虽然不缺这些,但陈阳选的胭脂水粉都很精致,珠宝首饰还经过了他特殊改造,把地球上的经典款式制作出来,在轩羽迪眼里,那简直是美得不得了。 一看陈阳送了礼物,轩羽迪的顿时就露出了笑容。 “太漂亮了,谢谢!” 轩羽迪抬头对陈阳道了声谢,把珠宝首饰收起来,道:“嘻嘻,你早上出去,不会就是为了给我买礼物吧?” “多日未见,我岂能让美人空手而回。”陈阳笑道。 轩羽迪性格开朗,倒是没觉得害羞,问道:“对了,你这次从龙武学院出来,是要去哪里?” “四处游历,寻找机缘。”陈阳道。 “不信。” 轩羽迪白了眼陈阳,接着道:“以你的天赋和实力,想必龙武学院十分重视,根本就用不着自己出来寻找机缘。” 陈阳道:“学院中的资源,都比较普通,除非我进阶洞虚境,否则休想触碰到学院的核心资源。所以,还是靠自己比较好。” “说得也对。 轩羽迪点了点头,打量了下陈阳,羡慕道:“不过,你这提升速度,已经很可怕了,这么快就进阶了感应巅峰。我到现在,也才感应中期而已。” 陈阳笑道:“那是因为你偷懒。” 轩羽迪吐了吐舌头,倒也没有否认这一点。 她身子往前倾了倾,一脸神秘地对陈阳道:“对了,我正打算去一个地方,如果运气好的话,可以得到不少好处,你去不去?” “哪里?”陈阳眉毛一挑,问道。 轩羽迪道:“剑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