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5章 自杀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2975章 自杀

一看舒奇然的举动,陈阳便知道,这家伙是想挟持魏嘁。 他当然不想被要挟,可此刻出手阻拦,却已是来不及,因为舒奇然距离魏嘁很近,瞬间便到了魏嘁的面前。 “别动!” 舒奇然把剑架在了魏嘁的脖子上,冷声喝道。 魏嘁根本没理会,低头看着怀里的汪君浩,不断的哭泣,仿佛周围的一切,都和她没有任何的关系。 舒奇然皱了下眉头,也不管魏嘁了,看向陈阳和轩羽迪,冷声道:“你们放我们离开,等我安全脱身,我就会放了她。否则,我便立刻杀了她。” 闻言,轩羽迪怒道:“你要是敢动她一根汗毛,我便取你性命。” 刷。 寒光扫过,舒奇然真的动手了。 他只是斩断了魏嘁的一缕头发,并没有真把脑袋砍下来。 不过,他这个举动,无疑具有很强的威胁,因为他的剑刚才只需往前一点点,便能将魏嘁砍头。 轩羽迪慌了,忙道:“等等,你别杀她。” “哼!” 舒奇然冷哼一声,脸上露出张扬的神色,但内心却是暗暗松了口气,觉得自己赌对了,总算有了个可以利用的人质。 否则的话,就这么逃走,他自问,未必就能逃过陈阳和轩羽迪的追击。 他对陈阳二人道:“你们留在这里别动,我带她离开,如果你们敢追上来,我就离开杀了她。你们放心,只要我们安全了了,我……” “是谁杀了君浩哥!?” 没等舒奇然把话说完,突然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 说话的,赫然是处于舒奇然剑下的魏嘁。 “给我闭嘴!” 舒奇然瞪了眼魏嘁,怒喝道。 可是,魏嘁目光冰冷,仿佛不知道自己的脖子在对方剑下,淡淡地回头看了眼舒奇然,沉声道:“是你杀了君浩哥吗?” “魏嘁!” 轩羽迪开口叫了声,欲言又止。 等魏嘁的目光看过来,她不禁皱眉,心里有种莫名的苦楚,觉得魏嘁真是太傻了,居然会深爱上汪君浩这样的人渣。 沉默了下,她叹息一声,如实对魏嘁道:“汪君浩……是我杀的。” “你!” 魏嘁目光中闪过怨恨之色,然后露出纠结的表情,又渐渐平静了下来,苦笑道:“没想到,竟然会这样。” 轩羽迪忙道:“魏嘁,我杀汪君浩,并不是因为他带人来追击我们。而是因为,我觉得他对不起你,他不配……” “羽迪,别说了。” 陈阳开口,打断了轩羽迪的话。 轩羽迪一脸茫然的表情,对陈阳道:“我只是给魏嘁解释一下,你为何要打断我。难道汪君浩这样的坏男人,不应该死吗?如果让他继续活着,岂不是祸害了魏嘁?” 陈阳摇了摇头:“你不懂。” 轩羽迪愣了下,道:“我不懂什么?” “你不懂爱情。” 回答轩羽迪的,不是陈阳,是魏嘁。 魏嘁脸上露出回忆之色,低头看向怀里的汪君浩,似乎想起了往昔开心的日子,嘴角露出甜蜜的微笑,道:“君浩哥,他其实是个好人,他对我很好的。可现在,他死了,再也没有人,会对我那么好了。” 魏嘁的声音渐渐变小,听不清楚她在说什么,但她脸上的表情,却越来越甜蜜,仿佛她说的不是汪君浩,而是这世间最完美的男人。 轩羽迪一脸疑惑的表情,对陈阳道:“到此怎么回事,汪君浩这样的男人,也叫好吗?” 陈阳哂笑了下,道:“魏嘁说得对,你不懂爱情。当你真正爱上一个人,而且爱得无可救药的时候,你会包容他的一切,为他付出你的一切。” 轩羽迪沉默了下,摇了摇头:“不可能。” 陈阳道:“那是因为,你还没遇到,你爱上的那个男人。” “如果他是个王八蛋,我也不可能爱上他。”轩羽迪斩钉截铁道。 陈阳没有再接话,和轩羽迪多说,也没有任何的意义,只有当身临其境的时候,她才会明白魏嘁的心理。 当然,以她的性格,应该遇不到汪君浩那样的王八蛋。 “别儿女情长了,起来,跟我走!” 舒奇然一把抓住了魏嘁的后衣领,将其提起来,便要离开。 “噗!” 就在魏嘁起身的时候,她口中猛地喷出了一口鲜血,呼吸变得极其微弱,面色惨白得没有一丝血色。 见此,众人顿时明白,她这是要自杀。 她抬头看向轩羽迪,惨笑道:“轩小姐,你们救了君浩哥的命,现在又收回去,也是理所应当。而且他的所作所为,的确是罪有应得。所以,我不会怨恨你。不过,君浩哥一个人走的话,太寂寞了,我要去陪他。” 听到这话,轩羽迪面色变得极为难看。 之前陈阳说了,杀了汪君浩,魏嘁可能守一辈子的活寡。 可没料到,情况比这还严重,魏嘁居然要直接自杀,去陪汪君浩。 这一切,让轩羽迪不明白,到底是为什么。 而且,她感到万分自责,如果不是自己杀了汪君浩,魏嘁也不会这样了。 “你不能死!” 眼看魏嘁自杀,舒奇然十分紧张。 若是这人质死了,他还怎么要挟持二人,还怎么安然无恙地离开。 他立刻掏出疗伤丹药,硬给轩羽迪服下,可是魏嘁封堵经脉,那些丹药化开的药力,根本无法进入四肢百骸,恢复伤势。 不仅如此,药力堆积起来,会形成强大的能量,若是不散去的话,魏嘁内脏受到冲击,将会死得更快。 “这男人忘恩负义,连救命恩人也杀,连未婚妻也可以送去死,你居然还为他而死,你疯了吗?” 舒奇然一阵紧张,对着魏嘁呼喊道。 “你们……不懂……” 魏嘁的口中不断涌出鲜血,脸上露出凄婉的笑意,让人看了心生怜悯。 “陈阳,怎么办?”轩羽迪急得眼泪在眼眶中打转,但却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向陈阳求救。 就在他话音落下的瞬间,只见挟持魏嘁的舒奇然,眼神中露出惊惧之色,突然往后退了数步,架在魏嘁脖子上的剑,也松开来。

上一篇   第2974章 一面倒

下一篇   第2976章 战力全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