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6章 明皇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2986章 明皇

李二酒肆,一家汉玺城中的小酒肆,凭着自家酿制的美酒,虽然规模不大,但在汉玺城中颇有名气。 今日李二酒肆内人满为患,已经在街道边摆了好几张桌子,却依旧有不少客人无处可坐,只得离去。 老板李二正在跑堂,他也不怕流失了生意。 如果他真相发财的话,他早就扩大自己的经营规模了。 之所以保持现状,他也就当混时间罢了。 酒肆内的角落,坐着一名英俊的青年,正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脸上露出回味之色。 此人,正是陈阳。 原本李二酒肆的座位本就捉襟见肘,一般来说,是不让单人独坐一桌。 不过,陈阳给了李二三块灵石,李二自然是无话可说,还把陈阳当成了贵宾接待。 此时,陈阳侧耳倾听,不放过整个酒肆中,有关昨日进城大人物的任何消息。 在门旁那一桌,坐着七个人,正热闹地议论此事。 长得肥头大耳的张硕,对其他人道:“你们听说了吗,昨日进城的大人物,是皇室的不灭境强者。” 王根笑了笑,道:“鬼都知道是皇室的不灭境强者,不然的话,洞虚境的寇城主,用得着那么恭敬?” 其他人也笑了起来,认为张硕是在说废话。 张硕神秘一笑,压低了声音,道:“嘿嘿,你们可别忘了,我表弟在城主府内是干什么的。” 王根目光一亮:“我想起来了,你表弟是寇城主小女儿的马夫,难道他告诉了你什么内幕?” “内幕,当然有。”张硕一脸得意之色,道:“这也不是什么秘密,我也就不妨告诉你们。昨天来的那位大人物,是皇室中的明皇。” “明皇?是谁?” 王根和众人,都一脸茫然道。 张硕干咳了下,眼神飘忽,正色道:“这就是属于机密了,我虽然知道,但是不能告诉你们。” 王根愣了下,笑道:“我看你就是不知道,说不定,你还是胡说八道。我只知道圣皇,从未听说过什么明皇暗皇的,这是什么鬼东西?” 一听这轻佻的话,张硕吓了一跳,连忙捂住王根的嘴巴,紧张道:“你想死了,我说的是真的,真是明皇。” …… “明皇!” 酒肆角落,得知大人物是明皇,陈阳的脸上露出意外之色。 那些普通人不知道明皇是谁,但大势力中的人,几乎都会了解其他各势力的强者,以及力量层次分布。 对于明皇这个称呼,陈阳在刚进龙武学院的修炼课程中,就已经学习过,可谓是如雷贯耳。 皇室几千年的岁月当中,有圣皇传授星诀、功法、神通,并且他的子孙后代,或多或少继承了他的血脉、天赋,所以皇室的不灭境强者有很多,据说达到了三十人以上。 这些不灭境的强者,在皇室当中,有个特殊的称呼,叫做太长老。 他们不问皇室的事务,只是一心修炼,只有在皇室遇到真正危机的时候,他们才会出手。 而在这些太长老当中,有几位天赋超凡之人,被圣皇赐予了皇的称呼。 其中之一,就是明皇。 明皇的真名叫做左明,是圣皇的嫡传曾孙,因为和圣皇隔代不远,他得到了圣皇的栽培,实力非常强。 根据龙武学院的资料记载,千年前他就达到了不灭境中期。 如今千年过去,虽然不灭境难以提升,但陈阳觉得,再怎么着,明皇也应该进阶了不灭后期吧。 陈阳在看过明皇的资料之后,对其印象最深刻的一点,就是他领悟的意境,叫做透明意境。 这个意境十分古怪,释放出来,能够令任何实体变成透明,并且难以发现。 “居然是明皇,他在皇室当中,身份地位应该能排得进前十。他出现在汉玺城,是为何而来?” 陈阳心思一转,一个惊讶的想法,在心里产生,暗道:“该不会,帝国皇室,要对剑坟中的妖兽动手吧?” 如此一想,陈阳不禁皱眉。 他思索了下,决定要把这件事弄清楚。 “老板,收拾一张桌子出来。” 就在这时,一行人从门外走了进来。 这帮人有男有女,都是年轻人,气质张扬,身上的衣服华丽,一看就不是一般人。 老板李二迎上来,皱了下眉头,见对方不太好惹,他恭恭敬敬道:“客官,你们总共六个人,我们这里却连一个人也坐不下了,抱歉,还请几位客官见谅,另寻他处喝酒吧。” 闻言,对方一名年轻女子,二话不说,一巴掌便抽在了李二的脸上。 啪的一声脆响,即使酒肆中聊得热火朝天,但大家还是把这声耳光听得清清楚楚。 李二一个趔趄摔倒在地,脸上出现一个红肿的掌印,皮肤微微裂开,口中吐出几颗碎牙来。 对方虽然没有使出全力,但李二也受伤不轻。 他一脸懵逼的表情,看向那六个年轻人。 对方如此嚣张,必然不是普通人,他一个小酒肆的老板,自然不敢招惹。 酒肆内其他人,见这帮人气势汹汹,而且刚才那女子释放出的气场,竟是达到了真府期,哪里还有人敢去多管闲事。 众人都把目光转开,就连看也不敢多看一眼,生怕一个不慎,对方连自己也打了。 李二面色难堪,连忙擦了下嘴角的鲜血,起身道:“几位客官,我这里真没位置了,还请你们……” 刚才那嚣张的女子,挥手又要打李二。 这一次,她身旁的一名男子,将他拦住,道:“黔灵,没必要和个低等人过不去,只会脏了你的手。” 黔灵皱了下眉头,冷哼一声,对李二道:“若不是许师哥说这里的酒好喝,约我们在这里见面,否则的话,我们岂会到你这破地方来。” 李二低着脑袋,不敢吭声,眼神中闪过屈辱之色。 黔灵看向拦住她的男子,道:“肖师哥,我们要在这里等许师哥,却没地方坐,我们现在怎么办?” 肖烈扫了眼酒肆,最后看向了角落处,道:“那边只有一个人,我们便与他拼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