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8章 算账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2988章 算账

“废物而已!” 见陈阳毫无反应,肖烈心里疑虑散去,脸上露出不屑之色。 在他眼里,陈阳即将变成一具尸体。 其他几名凤灵学院的弟子,也皆是面露冷笑,看向的目光中充满了嘲讽。 可就在这时,突然间,陈阳动了。 在黔灵的五纹天器,距离他左胸不到五厘米的时候,他动了。 他的速度极快,抬手伸到胸前,屈指一弹,一道真元凝聚在他的手指上,弹在了黔灵的宝剑上。 铛。 一声脆响,仿佛撞击在石头上一般。 黔灵只觉剑刃前端传来横向的巨力,震得她虎口崩裂,力量还在往手臂传递,一直到达了内脏。 刷。 宝剑不受控制,脱手飞了出去。 黔灵面露惊惧之色,蹬蹬蹬地往后退了数步,站稳脚跟之后,噗地喷出一口鲜血,面色变得惨白,没有一丝血色。 飞出的宝剑,哚,插在了木质的柱子上,穿透而过,然后哐当一声击穿了墙角的酒缸,陷入了地底,不见踪影。 李二酒肆中一片寂静,只能听到酒缸裂开,酒水潺潺流出的细微声响。 所有人看向陈阳,目瞪口呆。 只是屈指一弹,就把黔灵制服,他的实力,到底有多强? 不过,看着黔灵口吐鲜血的样子,李二酒肆里的酒客们,都是感到一阵痛快,这些嚣张的家伙,就是应该教训教训。 当然,大家不敢表现出来,只能在心里幸灾乐祸。 一行凤灵学院弟子,也都明白过来,今天这是踢在了铁板上。 “黔师妹,你没事吧!” 肖烈回过神,连忙将黔灵扶着,关切问道。 黔灵忌惮地看了眼陈阳,语气凝重对肖烈道:“他的真元很强,从剑刃传递到我的身体,把我的内脏多处震碎,我的伤势很重,只怕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恢复。而且很可能,会留下后遗症。” 闻言,肖烈面色十分难看,没想到陈阳的实力,居然会这么强。 他虽是真府后期,但实力比黔灵强不了多少。 陈阳随便就能把黔灵打成重伤,如果换成是他,结果只会是一样,说不定他还会伤得更重。 而且他分析了下,就算自己六人联手,只怕也不是陈阳的对手。 他连忙取出疗伤丹药,给黔灵服下,看了眼气定神闲喝酒的陈阳,陷入了纠结之中。 就这么离开,未免太丢脸。 可继续和陈阳打,又打不过。 放两句狠话再走? 看陈阳的性格,如果敢放狠话,只怕是走不了。 思索了下,肖烈觉得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今天这笔账往后再算,今日只能忍辱负重。 “走。” 肖烈面色沉重地对其他师弟叫了声,转身便欲离开李二酒肆。 他们刚刚走了一步,刷的一道拇指大小的真芒,打在了他的脚尖前面,地面出现了一个小小黑洞,看不出有多强的威力,但蕴含的真元波动,却令肖烈面色骤变,立刻停下了脚步。 这道真元激射过来,他根本没来得及感应,就已经钻入地底。 如果这道真元改变方向,是射向自己的脑后,那么自己现在,岂不是已经死了。 额头上的汗珠冒出来,肖烈吞了口唾沫,回头看向陈阳,沉声道:“得饶人处且饶人,我们已经要离开,你为何还不依不饶。” 黔灵贝齿紧咬,冷声道:“你的确很强,但我凤灵学院也不是任人欺负的。你真杀了我们的话,信不信你走不出挽风郡!” “你如果想找死,我不介意杀你。” 陈阳冷冷地瞥了眼黔灵,眼神中浓郁的杀机,令黔灵身体一颤,不敢直视陈阳的目光,低下了头。 她意识到,凤灵学院这个金字招牌,对陈阳似乎没用,对方丝毫不忌惮。 肖烈道:“你想怎么样?” 陈阳指了指李二:“给这位老板道歉,然后赔偿一千块灵石。” 肖烈目光眯缝了下,当即取出一千块灵石,放在桌上,对李二一拱手:“冒犯了。” “不不不……没冒犯。” 李二连忙摆手,他虽然憎恨这些嚣张的凤灵学院弟子,但他害怕报复,不敢受了这些人的礼。 给了灵石,道了歉,肖烈回头看了眼陈阳,然径直朝酒肆外走去。 “站住!” 陈阳轻声道。 肖烈咬了咬牙,回过头来,咬着牙齿道:“你还想怎么样?” 陈阳平静道:“你们扰我品酒,又险些杀我,这笔账,我还没有和你们算过,你们岂能就此离开。” 肖烈努力压抑住怒火,道:“你说,你想如何?” 陈阳扫了眼肖烈六人:“你们六个的纳戒,都摸去印记,然后交给我,就可以走了。” 纳戒里是肖烈等人的全部身家,如果交给了陈阳,他们就什么也没有了。 他们没想到,陈阳竟然狮子大开口,提出了这样的条件。 黔灵咬了咬牙,鼓起勇气,对陈阳道:“我们又没伤到你,你提出的条件,未免太过分了。” “过分吗?”陈阳轻笑一声,道:“如果我没本事,你刚才已经把我杀了,那你过不过分?” 黔灵欲言又止,肖烈对陈阳道:“能不能商量一下,我们可以给你些灵石,作为赔偿。” 陈阳放下酒杯,气势陡然变得凌厉,杀气将肖烈六人笼罩,沉声道:“用你们的纳戒,换你们的命,我认为很公平。” “噗!” 突然,肖烈身旁一位假府期的师弟,猛地喷出了一口鲜血。 他却是因为境界太低,承受不住陈阳的威压,被压迫得口吐鲜血了。 肖烈和黔灵虽然是真府期,但此刻也一点不好受,只觉体内气血翻涌,连真元也运转不畅,更别提和陈阳战斗。 “他的境界,至少是感应中期!” 肖烈心头大惊,发现陈阳的实力,比自己之前猜测的更强。 “肖师兄,我们把纳戒交出来吧,不然的话,激怒了此人,我们只怕真要身死于此!” 肖烈身后,一名假府期的弟子,低声道。 面对强敌,肖烈终究不敢激怒对方,他咬了咬牙,抹去了纳戒上的印记,上前把纳戒放在了陈阳的桌上,默不作声,转身往外走去,心里狠道:“许师兄马上就到,我倒要看看,你有没有本事,吞的下我们的纳戒!”

下一篇   第2989章 出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