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8章 玩死了怎么办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2998章 玩死了怎么办

舒奇然回答道:“此人就是陈阳。” 众人不解,黔灵问道:“舒师兄,哪个陈阳?” 舒奇然眼神中一片凝重之色,沉吟道:“龙武学院中,那个抢走左星月殿下飞云车的陈阳。” 闻言,许苍想到有关陈阳的信息,大惊失色:“啊!是他!” 不过肖烈、黔灵等弟子,境界太低,对于外界的信息也比较滞后,并不太了解有关陈阳的事情。 但听到许苍的语气,他们已是明白,眼前之人是个不简单的人物。 想到此刻这局面,他们都是一阵后悔。 早知如此,今日在李二酒肆的时候,他们绝不去招惹陈阳。 别人连左星月的飞云车也敢抢,更别说他们几个凤灵学院的真府期、假府期弟子,岂会被放在眼里。 陈阳看了眼许苍、肖烈等人,道:“我知道你们会来报复,但没想到居然带了舒奇然来,这可真是巧。不过,你们既然想杀我,我自然不会让你们活着离开。” 话音一落,陈阳没有迟疑,右手指尖点出,刷刷刷数道指芒,接连把凤灵学院弟子击杀,一点也没手软。 他深知,对敌人手软,就是对自己残忍。 “求求你,别杀我……” 黔灵惊慌求饶,但陈阳没有因为对方是女人而手软,这个女人心肠之狠毒,更应该杀。 刷。 指芒穿透了黔灵的额头,她眼中满是恐惧哀求之色。 最后,陈阳的看向了舒奇然。 这两天,他通过各种渠道,已经得到消息,不止是皇室的人进入了汉玺城,凤灵学院也有人大量进入城内。 这说明皇室和凤灵学院,很可能在商议某件大事。 舒奇然作为凤灵学院的凝魄前期弟子,虽然不算顶尖,但既然出现在汉玺城,想必知道一点信息。 所以,陈阳留下了他的性命,打算问一问。 舒奇然见其他师弟师妹都被杀了,他忌惮地看向陈阳,沉声问道:“你是怎么躲过蓝血蚁的?” “小蓝,过来。” 陈阳抬起手掌,招呼道。 房间屋顶角落处,蓝血蚁缓缓地飞过来,落入了陈阳的掌心。 见此,舒奇然大惊:“怎么可能,我的契约妖兽,怎么会听从你的命令?” “因为他拥有自己的思维。”陈阳笑道。 舒奇然道:“不,他已经被封印了智慧,怎么能……” 没等舒奇然把话说完,蓝血蚁通过神识,传递给舒奇然信息,道:“封印已经被我破除了,你以为自己控制的还是一个傀儡吗?从现在开始,我不会再听从你的命令。” 得到信息,舒奇然眼中满是骇然之色,没想到居然出了这样的变故。 他眼中闪过冷色,怒斥道:“蓝血蚁,你竟敢背叛我,我要……” 刷。 一道指芒,穿透了舒奇然腹部,开了一个洞,鲜血潺潺地流出来,舒奇然的眼中露出惊恐之色。 陈阳收回手指,对舒奇然道:“不要试图靠驯妖契约,来威胁蓝血蚁,他若是有任何的不测,我就立刻杀了你。” 舒奇然眼中满是不甘,但什么东西都没有自己的命重要,他只能乖乖听话,不敢拿蓝血蚁怎么样。 陈阳对舒奇然问道:“最近皇室和凤灵学院的人进入汉玺城,是要干什么?” 舒奇然沉默,没有回答。 不过当陈阳刚刚抬起手指,传来真元波动的时候,他顿时就不硬气了,连忙道:“是要商议一件大事,但具体是什么,我并不知道。” “你不知道,那你来汉玺城干什么?”陈阳冷声道。 舒奇然道:“原本我是要跟随学院长老,前往汉玺城城主府,面见明皇等人。不过我因为在剑坟中出现意外,来迟了。所以错过了去城主府的机会,没能得知此次商议的事件是什么。” 陈阳皱了下眉头:“有关这次的事件,你知道多少?” 舒奇然眼中露出思索之色,沉默了下,回答道:“城主府内的会议机密性非常高,除了参与的人,其他人都不知道具体内容。” “这么说,你就没用了。” 陈阳眼中闪过冷意,便要把舒奇然杀掉。 舒奇然吓得惊慌失措,但却不能动弹,眼神中满是惊恐,脑筋飞转,思索着怎样才能活命。 就在陈阳真元凝聚指尖的刹那,他慌忙道:“对了,轩羽迪,你想不想知道,轩羽迪在哪里?” 陈阳立刻把手指移开,已经释放一半的指芒,改变了方向,击穿了舒奇然的右臂。 虽然不能动,但正如舒奇然所说,他还是能感受到痛觉,眼神中露出痛苦之色。 一听“轩羽迪”,陈阳急道:“你知道轩羽迪在哪里?” 舒奇然道:“我可以告诉你,但你不能杀我。” “你有谈判的资格吗?”陈阳冷声道。 舒奇然眼中露出坚定之色,心知这是自己唯一活命的机会,坚持道:“既然告诉你答案,我还是必须死,那我为何要告诉你。” “因为你告诉我轩羽迪在哪,我可以让你免受折磨。否则的话,你现在身体麻痹,就连自杀也做不到,只能不断承受痛楚。” 陈阳神色冷厉,威胁道。 舒奇然发现,陈阳的话说得没错,自己现在落入陈阳手中,的确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不过,他终究是凝魄前期修者,也算是有些毅力,不愿就此屈服。 他态度坚决,道:“我如果告诉你答案,你必须放我离开,不然,我绝不会说。” “由不得你。” 陈阳冷笑一声,从纳戒中取出了大炮,道:“大炮,给他用点迷惑的毒,这样一来,他就会乖乖回答我的问题了。” 大炮不情愿的白了眼陈阳,但还是走过去,一口咬在了舒奇然的腿上,眼中闪过狡黠之色。 当他松开舒奇然大腿的时候,舒奇然的脸刷的就绿了,然后瞬间变得火红,头发嗖的燃烧了起来,然后又瞬间熄灭,整个人忽的冻结在一层冰晶之中。 陈阳一脚踹在大炮的身上,骂道:“死肥狗,让你用迷惑的毒,你弄这么多干什么,把他玩死了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