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2章 黑皇九指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3032章 黑皇九指

“陈阳,你这么骗左梓画小姑娘,似乎有些不妥吧。” 识海中,老李对陈阳道。 陈阳无奈摇头:“没办法,我若是带着她,只会让她陷入危险之中,我这是在帮她。” 老李道:“万一她追上来,遇到危险怎么办?” 陈阳道:“放心,她是帝国最尊贵的公主,暗中肯定有人保护她。” “呵呵,你小子,到处惹情债。”老李调侃了句,问道:“对了,现在你打算去哪里,真要去妖族领地求援?” 陈阳道:“我又打不过白起,不然的话,我还能怎么办?” “说得也是。”老李点了点头,道:“可惜狄应被封印,不然的话,把他找来,对付白起就轻轻松松了。不过,你就这么去妖族领地,别说请他们出手,只怕你连妖王的面也见不到,因为你的实力太弱了。” 这个问题,陈阳岂能不知。 他眉头紧皱,向老李求助道:“你有没有什么办法?” 老李笑道:“办法倒是有一个,但我不知道,能不能管用。” 陈阳目光一亮,道:“快说,什么办法。” 老李道:“我认识碧湖滩的一位妖族,你可前去请他帮忙。” “碧湖滩!”陈阳眉毛一挑,道:“碧湖滩距离挽风郡很远,乘坐筋斗云号,需要七日才可到达。那里可是妖族领地之一,有大量妖族聚集,你所说的妖族是谁?” 老李道:“是一只黑皇蟹,当年我刚到冲武星的时候,曾今顺手救过他一命,还帮他修炼。当年他是洞虚境,如今几千年过去,想必应该进阶不灭境了吧。” “不灭境!”陈阳面露意外之色,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岂不是碧湖滩的妖王了。” 老李道:“如今冲武星的局势,我并不清楚。他也许是妖王,也有可能,在几千年的岁月中,他早已身亡了。” “无论如何,这是一条路线。若是他活着,我便可请他出手相助,灭掉白起。” 陈阳当即取出筋斗云号,朝着碧湖滩的方向飞驰而去。 碧湖滩位于碧湖郡,因为此郡被一条狭长的碧绿湖泊占据了中心位置,所以被称之为碧湖郡。 以碧湖为核心,其周边千里之内,都是河滩,叫做碧湖滩,是妖族领地。 碧湖滩和剑坟不同,剑坟分为了不同的区域,越往里走,妖族越强大。 而碧湖滩的妖族分布并没有规律,很可能刚刚进入碧湖滩范围,就遇到凝魄境,甚至是洞虚境的妖族。 所以,人类不敢贸然进入碧湖滩,哪怕是外围也要小心翼翼。 “老李,我见到黑皇蟹,要怎么和他说?” 陈阳步入碧湖滩,对老李问道。 老李道:“你就告诉他,当年在黑龙潭曾今有人救了他一命,还给了他妖族修炼功法,他自然就知道,你是我的传人。” “这么简单。” 陈阳嘟哝了句,继续往碧湖滩深处走去,道:“碧湖滩妖族分布没有规律,我要找到黑皇蟹,并不容易。万一再次期间,遇到了凝魄后期以上的妖族,我可有理说不清。” 老李道:“凝魄境之上的妖族,都已经有智慧,你若是遇见,就说是来找九指的,表现得轻松点,他们也不会为难你。” 陈阳道:“九指就是黑皇蟹的名字吗?” “对。”老李点头道:“一般的黑皇蟹,只有八只脚,不过这家伙有些古怪,长了九只脚,所以我给他取了个名字叫九指,他也欣然接受了。” “这名字一点也不好听。”陈阳摇头道。 老李笑道:“可是他觉得很威风。” 嗖。 突然,一阵风声传来。 陈阳立刻收回思绪,只见前方灌木丛中,窜过了一道身影,然后消失不见。 咵啦啦。 碧湖滩地面全是大大小小的石块,有东西从上面快速经过,传来声音。 陈阳循声回头看去,空无一物,但地面的一些石头,被踩得粉碎。 忽然间,一股浓郁的妖气,从上空传来,至少达到了洞虚境之上,压迫得陈阳气血凝滞,连运转真元也变得困难。 他大惊,没想到这才刚刚进入碧湖滩,竟然就遇到了这么强的妖族。 怪不得,有人敢进入剑坟寻宝,但敢进入碧湖滩的人却很少,因为能不能活着出去,太碰运气了。 说不定沿途一只高阶妖兽也遇不上,说不定像陈阳这样,刚刚进入,就碰到强大的妖族。 陈阳抬头望去,只见一名脑袋椭圆、身材矮小、背部佝偻的老者,从空中落下,妖气笼罩着身体,粗短的手臂挥出,一拳朝着他攻了上来。 这是洞虚境妖族,不是陈阳能够对付的,若是一拳打实了,陈阳自问必死无疑。 关键时刻,他连忙大喊道:“前辈且慢,我是来求见九指前辈的。” “咦!?” 那椭圆脑袋的老者惊疑一声,忽的收拳,身形在空中一扭,无比灵活地落在了陈阳的旁边,上下打量着陈阳,冷声道:“你是人类,为何要求见我碧湖滩妖王?” 陈阳只觉笼罩自己的威压消失,松了口气,还好这老者理智,若是遇到个对人类仇恨无比的凶恶妖族,他现在已经死了。 而听到老者说“妖王”一词,陈阳则是心头暗喜。 这就说明,老李曾今帮过的那位妖族黑皇蟹,如今已是不灭境,统领了碧湖滩的妖族,成为了妖王。 他若是出手,必然能平定剑坟中的动乱。 陈阳对面前老者作了一揖,恭敬道:“前辈,我有要事,需要告知九指前辈。” 老者不为所动,沉声道:“你怎么知道,九指这个名字?” 对此,老者觉得很古怪。 因为整个碧湖滩,包括外界,都称呼黑皇蟹为黑皇,他“九指”这个名字,只有碧湖滩中几个亲信知道。 也正是因为陈阳喊出了“九指”,表示此人和黑皇有些关系。 否则,老者已是一掌把陈阳拍死了。 陈阳对老者解释道:“我是九指前辈一位故交的传人,他的名字,是我从师门得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