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9章 偷袭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3089章 偷袭

郜飞絮和张佻二人,倒是庆幸陈阳还活着。 可郜翔、郜刚、郜鹏、郜勇四人,面色却十分难看,他们可是一点也不希望陈阳能活着,更不希望陈阳走出门来。 可是,陈阳为何活着? 而且古怪的是,这道门明明已经锁了,为何突然自动就打开了? 不过,陈阳此刻浑身鲜血淋漓,一看就受了重伤,若是打起来的话,应该很容易就能击杀。 至于张冀麟,凝魄前期,实力一般,并不被四名郜家的老一辈放在眼里。 现在,郜翔四人担心的,是大炮。 那条狗的战斗力,实在太强了,虽然是凝魄前期的境界,但战斗力足以单挑凝魄巅峰。 郜翔将其牵制的话,另外三人,足以战胜陈阳、张冀麟了。 “咦?那只猫是哪来的?” 郜翔心里正盘算着此刻的局势,他突然注意到,陈阳的肩头,站着一只可爱的小黑猫。 这只黑猫感应不到半点妖气,也没有丝毫的能量波动,似乎就是一只普通的小猫。 可郜翔不相信,陈阳会把一只普通的小猫带在身边。 “这只猫有些诡异,说不定战力不比那条狗弱,如果真的打起来,一定要小心被偷袭才行。” 郜翔心里暗道,对魔猫提高了警惕。 就在郜家四个老家伙思索着此刻局势的时候,陈阳则是看了眼祭祀厅,心里疑惑道:“奇怪,张佻他们之前去的那个房间,我不知道情况如何,可祭祀厅中明明有魔物,按理来说,刚才这道门单独关起来,三个房间禁锢魔物的阵法也就关闭,为何祭祀厅里面的魔物没有出来?” 摇了摇头,陈阳也没多想,他看向抱着巨锁的郜翔,揶揄道:“郜翔前辈,你拿着这把锁,是想干什么呢?” 郜翔回过神来,扔下了手中的巨锁,面露愧疚之色,道:“陈公子,实在抱歉,刚才我们一时害怕,忍不住就跑了出来。可谁知道,我们一出来,这门就关上了。我这才把门锁打开,还好你们没事,否则的话,我会后悔一辈子的。” 陈阳笑道:“刚才在里面,张师兄凝魄前期也没害怕,郜翔前辈凝魄巅峰竟然害怕,你胆子未免也太小了。” “正所谓,江湖越老,胆子越小。” 郜翔讪笑了下,一副不愿和陈阳起冲突的样子,道:“陈公子,刚才那个宝箱,我趁乱已经拿出来,你先清点一下,然后由你来分配战利品吧。” 说完,郜翔把宝箱取出来,放在了地上,对陈阳道:“陈公子,你过来看看。” 陈阳瞥了眼宝箱,那把从箱盖缝隙探出来的五纹玄器宝剑,已经不见,不知是被取走,还是落入了宝箱之中。 此刻宝箱紧紧关闭,连缝隙也没有,显然有人已经动过宝箱。 陈阳站在原地,没有动,盯着郜翔,就是笑。 郜翔被笑得心里发怵,拱手道:“陈公子,你不愿分配战利品吗?这个宝箱是因为你才得到的,既然如此,你就尽管全部拿去吧。” 陈阳依旧笑,没有回答。 气氛顿时变得无比的尴尬,郜翔的笑容僵硬在脸上,郜刚等人也面色十分难看。 突然,郜鹏走出来,对郜翔道:“大哥,陈公子身负重伤,此刻哪里是分战利品的时候,当务之急,还是陈公子疗伤要紧。” “对对对,是我疏忽了。” 郜翔连忙赔笑道。 郜鹏朝着陈阳走过来,从纳戒中取出了一枚丹药,道:“陈公子,这是一枚灵慧丹,是四纹玄丹,疗伤效果很好,你现在的伤势,只需吃一半,就可以在数日之内完全恢复了。” 说着,郜鹏把灵慧丹,朝着陈阳递过去。 这颗灵慧丹,不愧是四纹玄丹,散发出浓郁的药香,其中蕴含的药力,可想而知。 可是,就在郜鹏伸出手,距离陈阳不到十厘米的刹那,他突然扔掉了手中的灵慧丹,张开了手掌,朝着陈阳的胸口,一爪抓了过来。 强烈的真元波动传来,郜鹏没有丝毫的保留,全力出手。 他头顶上方浮现出爪子虚影,也不知是何种生物的爪子,非常宽,爪子张得很开,前端十分锋利。 这是他领悟的锐爪意境,达到了第七重。 于此同时,只见他的食指和无名指,赫然带着两个很小的指套,其上光芒流转,互相间是细微的链条连接,有符文闪烁,赫然是一件一纹玄器。 “锐锋破芒!” 郜鹏指尖真芒缭绕,力量发挥到了极致,爪影在他爪前形成,噗嗤一声,他的手掌直接穿透了陈阳的心脏,从后背穿出。 “成了!” 郜鹏面露惊喜之色,他本以为会遇到点麻烦,没想到,偷袭居然如此轻易就成功了。 他的手掌沾满了鲜血,并且有非常实际的触感。 他知道陈阳有秘术,可以虚实转化,但他不相信,如此真实的触感,还能是虚影? 他立刻伸出另一只手,双手插入了陈阳胸口裂痕,往两边一扯,噗嗤,陈阳的身体,从中间一分为二,鲜血淋漓,场面十分残酷。 “把你扯成两半,我就不信你不死!” 郜鹏面露阴冷之色,他是郜家几个老一辈当中,最狠辣的一个,丝毫没有因为亲手杀了救命恩人,而有任何的心理负担。 就在郜鹏暗自得意的时候,突然身后响起郜翔的惊呼声:“小心后面!” “什么?!” 郜鹏回头一看,还没看清楚到底是什么,只觉脖子传来剧痛,脑袋往后转的时候,脖颈处断裂,脑袋竟是往地面坠落下去。 噗通。 脑袋落在了地上,骨碌碌地滚了两圈,这才停下。 他的神经还未彻底死亡,一双眼睛瞪得巨大,看到了自己的身体,还矗立在原地,只是没有了脑袋。 “怎……怎会这样?” 郜鹏嘴里喃喃道,眼神中充满了惊恐,渐渐失去了神采,彻底死亡。 至死,他也不知道,自己的脖子,是怎么断裂的。 紧接着,扑通,他的身体倾斜倒地,鲜血不断地从脖子断裂处流出,身首异处,死相极惨。

上一篇   第3088章 带走

下一篇   第3090章 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