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50章 原来这么强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3150章 原来这么强

黑白小猫走来,师家的人都连忙让开一条道路,两只小猫大摇大摆地从人群中走过,最后停在了陈阳的面前。 正当众人疑惑的时候,两只小猫一跃而起,一左一右,分别站在了陈阳的肩头,都邀功似的低头蹭了蹭陈阳的脸颊,发出轻柔的猫叫声。 “喵……” “喵……” 这两声猫叫,把众人的思绪拉了回来。 不过,看着两只杀神般的小猫,现在乖巧地站在陈阳的肩头,大家更惊讶了。 这两只猫,莫非是陈阳的宠物? 众人面面相觑,对眼前一幕,感到不可思议。 陈阳是凝魄中期,可他却有两只能斩杀洞虚中期的宠物,这…… 到底怎么回事? 师长庚和师行客对视一眼,两人快步走到陈阳身旁,一脸惊讶问道:“陈阳,刚才是你出手,杀了黄石和钟洋?” 陈阳指了指肩头的两只猫,道:“不是我,是他们。” “这两只猫,是你的契约妖兽吗?你是凝魄中期,怎么能驯服他们?而且,为何这两只妖兽,并没有妖气,而是魔气?” 师长庚犹如连珠炮般,接连问了三个问题。 陈阳解释道:“他们不是我的契约妖兽,我也没有驯服他们,只是能和他们沟通。另外,他们不是妖兽,而是魔族的魔物。” “魔物!” 师长庚略一思索,便明白过来。 虽然冲武星没有魔族,但书中有些相关的记载,他自然也就明白魔物是什么。 “竟然是魔物!” “两只洞虚境的魔物,陈阳从何得来的。” “不仅如此,他还能和魔物交流!” “有这两只魔物,洞虚境中,只怕也就只有洞虚巅峰,能够将他战胜了。” 几名师家高层,低声交谈起来。 不过,师家更多的人,没有听说过魔物,只觉这两只小猫都十分神秘。 那些年轻一辈,看向陈阳的目光中,更是充满了崇敬。 在他们看来,陈阳能够命令两只如此强大而神秘的小猫,实在是太拉风,太厉害了。 得知真相,师长庚看了眼两只魔猫,讪笑了下,对陈阳道:“原来你的实力这么强,当初你又何必请我出山,仅凭你一人,便可把师烈、黄石、钟洋都击败了。” 陈阳道:“这毕竟是师家的家事,我一个外人,终究不方便插手。我之所以请你出山,也是想和平解决此事。” “可惜,他们吃里扒外,出卖家族,这事没办法和平解决。” 师长庚摇了摇头,叹息道。 师行客走上前,一脸感激之色,道:“陈阳,这次多亏了你,不然的话,我们师家就要被师永昌、师烈给毁了。你帮了我们师家的大忙,我们都不知该怎么感谢你。” “伯父,我和青璇是朋友,帮你们也是应该的。”陈阳拱手笑道。 听到这话,师家子弟都窃窃私语起来。 “看样子,陈阳和青璇姐的关系不简单。” “那是当然,不然的话,陈阳怎么会不远万里,从龙武学院到这里来帮青璇姐。” “可陈阳天赋太高,实力太强,他会不会看不上青璇姐。” 先前众人还说“胡鹿瓦”高攀,此刻却是担心陈阳看不上师青璇了。 不过,说出这话的人,却是被众人的白眼围攻,连忙打住了话头,一脸尴尬之色。 师青璇看向陈阳,则是双眼放光,心里又高兴又激动。 陈阳将两只魔猫收入纳戒,对师行客道:“伯父,当务之急,还是把你们师家的族会开完。另外,鉴于师烈和师永昌是你们师家的人,刚才我没下死手,把他们的命留下,交给你们处置。” “有劳你了。” 师行客对陈阳拱了拱手,态度颇为客气。 毕竟,陈阳目前表现出的实力,已经比他更强了。 重伤的师烈和师永昌,被人抬着,扔在了师行客的脚下,两人浑身鲜血,气息奄奄,几乎只剩半条命。 另外四名师永昌的亲信,也都被押了过来,跪在地上,不敢动弹。 这四人毕竟是凝魄境,多少还是有点骨气,跪下来之后,面色冷厉,并没有服软的样子。 不过,当师克被押过来,还没等别人呵斥,他噗通便跪下来,磕头求饶道:“大伯,求你放了我,我知道错了,别杀我。” 见此,师行客不禁皱眉,沉声道:“你好歹是感应期,纵使事情落败,也应该有点男人的样子。你看你现在,成何体统?” “对,我不是男人,我错了。” 师克已经彻底乱了方寸,看向陈阳,脸上露出恐惧之色,磕头道:“陈公子,饶命啊……” 他对陈阳畏之如虎,怎么也没想到,这个自己想要利用的人,战力竟然强横到这种程度。 他也很清楚,此刻陈阳最有话语权,所以他向陈阳求饶。 不过,陈阳看了眼师克,并未理会。 看着眼前的几名罪人,师行客目光中闪过冷芒,但并未立刻下决定,对师长庚道:“老祖,这件事,你认为应该如何决定?” 师长庚道:“你是家主,你决定即可。” “好。” 师行客也不推辞,点了点头,看向师烈、师永昌等人,沉声道:“你们之前在商会作乱,搞得商会业绩大跌,一团乱麻,我可以假装没看见,放过你们。可是现在,你们竟然要出卖家族,这是不可饶恕的。今日,我便下令,把你们全都处死!” “哼!师行客,若不是陈阳,你又能奈我何?只能说,你运气比我好,女儿结识了陈阳。” 师永昌紫府爆裂,境界全无,但并未屈服。 他看了眼师克,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冷声道:“可惜,我的儿子,却是个废物。” “我是废物?” 师克瞪了眼师永昌,凶戾道:“如果不是你蛊惑我,我会背叛家族吗?你自己无能,居然怪到我的……” “给我住嘴!” 师烈一声暴喝,把师克的声音打断。 他看向师行客,目光中一片坦然,沉声道:“成王败寇,既然今日不敌,你们动手杀了我,我绝无怨言。不过,出卖家族,划分利益的事情,我事先并知道。我死了之后,希望还能进师家宗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