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66章 仁至义尽?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3166章 仁至义尽?

严康领命,立刻就要出去找严鼎的尸体。 听到严庆桓说什么地图、纳戒,杨翔的面色变得十分难看。 眼看严康就要走出门,他慌忙开口,对严庆桓道:“大人,二公子的纳戒,已经被陈阳拿走了。” “什么!?” 得到这个信息,严庆桓面露惊容,纳戒里的地图非常重要,他好不容易才找到,绝不容他人拿去。 严庆桓略一思忖,沉声道:“严川等四名凝魄境呢,他们的纳戒可还在?” 杨翔道:“严川大人他们被打得四分五裂,但我们还是把尸体搜集了起来,纳戒也还在。” “快,去把纳戒取来。” 严庆桓命令道,他希望地图是放在严川的纳戒里。 严康和杨翔两人出去,不一会返回,把四枚纳戒,给严庆桓呈上。 严庆桓检查之后,面色变得难看,因为在这四枚纳戒之中,他并没有看到自己想要的地图。 “难道,那叫陈阳的人,是冲着地图来的?” 严庆桓不禁皱眉,暗自思忖道:“该不会,这件事,是易家在后面操纵,他们的目的,就是要得到地图?” 他觉得不对,摇头暗道:“易家并不知道地图的事情,而且易家真要抢夺地图,也不会是在云帆岛附近。这件事,应该和易家没关系。” “看来,得先去探探易家的口风。” 思索片刻,严庆桓动身,径直往易家去。 同时,他对严康吩咐道:“你亲自带队,去把陈阳的住处找到,将他监视起来,决不允许他离开云帆岛。” 不一会,严庆桓乘坐车架,到了易府门前。 他身为云帆岛三大家族之一的家主,身份特殊,易家门口的守卫,却是不敢阻拦,他径直便进入了易府。 不过,他并没有走得太快,还是给易家的下人留了足够的时间,去通知易家家主易靖畑。 此时,易府书房。 易靖畑刚刚和三儿子易明知见过面,见自己儿子还活着,他高兴不已,立刻让下人,去把易家的人都通知到议事殿,他要宣布易明知还活着的消息。 “明知,你大哥明卜说你们遭遇海族妖兽,你被拖入了海中,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易靖畑拉着易明知的手,欣喜问道。 闻言,易明知眼中闪过冷色,沉声道:“二哥是这样给你说的吗?” 易靖畑愣了下,皱眉道:“怎么,难道不是?” “呵呵,这件事……” 易明知正要说下去,一名易家下人急急匆匆地闯了进来,对易靖畑道:“家主,严家家主严庆桓来了,他怒气冲冲的样子,似乎来者不善。” “严庆桓?” 易靖畑面露意外之色,把刚才和易明知说的话题放下,沉吟道:“我和严家并没有什么过节,他严庆桓发了什么疯,怎么来找我的麻烦?” 易明知心头一跳,道:“父亲,这件事,可能与我有关?” “怎么了?” 易靖畑疑惑道。 易明知把陈阳救了他,他们一起回到云帆城,然后杀了严鼎的事情,完完整整,给易靖畑讲了一遍。 听完后,易靖畑面露凝重之色,道:“杀了严鼎,这件事可不小,严庆桓必然会寻仇。看样子,他此时前来,是想探探我的口风。” 易明知道:“父亲,陈兄是我的救命恩人,希望你无论如何,也要保住他。” 易靖畑沉默了下,摇头道:“严鼎被杀,严庆桓若是不杀了仇人,那么严家在云帆岛的威严何在。更何况,那个陈阳,实在太狂妄莽撞,明明双方已经相安无事,他偏要杀了严鼎,这岂不是故意激怒严家吗?” 易明知皱眉道:“如果不是严鼎枉顾婴儿性命,陈兄也不会那么取他性命。这一切,还是严鼎行凶造成的。” “他又不是正义使者,这世间不平之事太多,难道他要把恶人杀尽?” 易靖畑对事情的态度,显然和易明知不同。 他拍了拍易明知的肩膀,道:“此事我们易家就不要再插手了,不然的话,和严家打起来,到时候,只会便宜了袁家。” 易明知的心沉了下去,语气中带着几分不悦,道:“可是父亲,陈阳是我的救命恩人,难道严家要杀他,我们就坐视不理?” 易靖畑犹豫了下,道:“这样吧,他现在住哪里,你立刻去通知他,让他离开云帆岛。另外,我这边,先把严庆桓拖住。” 易明知摇头:“严庆桓若是要对付陈兄,必然派人把他监视起来,我现在去通知陈兄,又有什么意义。” 易靖畑道:“如你所言,陈阳的战力,应该是能与凝魄巅峰交战。既然如此,那么整个云帆岛,能够拦下他的人也不多。他若是悄悄溜走,也不是完全不可能走出云帆岛” 易明知依旧担心,争执道:“父亲,这都是你的推测。万一严家派了数名凝魄巅峰盯着他呢?他怎么走得掉。” 易靖畑不为所动,道:“这样吧,他毕竟救了你的性命,我这里有一件三纹玄器宝剑,你给他送去作为报答,并且通知他离开。这样,我们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仁至义尽……”易明知面露苦笑,摇头道:“依我看,这是忘恩负义。” 易靖畑面色变得不太好看,冷声道:“明知,你要知道,我作为易家家主,毕竟要考虑整个易家。陈阳虽然救过你,难道为了帮他,要搭上我们整个易家吗?” 说完,易靖畑取出三纹玄器宝剑,交到易明知的手中,道:“你现在把剑给他送过去,恩情就一笔勾销了。” “唉。” 易明知叹息一声,接过宝剑,立刻从后门离开了易府,前去客栈找陈阳和杨雪薇去了。 哐当。 房门被撞开,陈阳抬头一看,只见易明知慌慌张张地闯进来,急切道:“陈兄,快走,严庆桓马上就要来杀你们了。” 陈阳目光闪烁了下,问道:“明知,你别着急,到底怎么回事,你先给我说清楚。” 隔壁的杨雪薇听到动静,也走了过来,疑惑地看向易明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