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2章 轮到我出手了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3242章 轮到我出手了

见张疏影还不使出全力,陈阳不禁笑了。 这帮人,还真是够自以为是的,居然看不起自己这个凝魄中期,连意境、神通也不用。 既然想玩,陈阳就奉陪。 面对拳影,他依旧站在原地,张开手掌,一掌朝着拳影打过去。 他对于真元力量的控制,已经达到了极致,掌影一出,威力和张疏影的拳影相当。 轰隆。 拳掌相交,发出巨响,同时爆裂开,狂暴的能量,朝着四周冲击而去,在擂台上掀起飓风。 “挡住了!” 见此一幕,众人又是大吃一惊。 郭文曜眉毛一挑,道:“这位陈师弟,似乎比想象当中,更加的厉害。” 乐小俏沉吟道:“张师妹已经使出了八成的真元力量,他居然还能抵御,而且没有动用意境、神通。他的力量,已经远超普通的凝魄中期了。” 东方鸿飞笑了笑,道:“张师妹的实力,在龙行峰应该能排得进前五十,陈阳要想战胜她,光凭这点本事,还不够。” 卓然峰点了点头:“东方师兄说得对,陈阳就算再强,也绝不可能以凝魄中期的境界,将张师妹击败。” 众人对陈阳彻底刮目相看,但依旧不认为,他能够击败张疏影。 “怎么可能,他的真元,居然这么强!” 张疏影见自己的攻击,再一次被挡住,除了感到意外,她还感到丢脸。 毕竟,对方才凝魄中期,却差点就要逼她使出所有的真元力量。 “陈阳,别怪我不客气了。” 张疏影眼眸一沉,突然间,刷的取出了一把三纹玄器宝剑。 她剑刃一抖,挥剑便朝着陈阳攻上来。 “剑影蝶舞!” 张疏影手腕抖动,刷刷刷的剑芒,宛若翩翩飞舞的蝴蝶一般,接连不断,影影绰绰,攻向陈阳。 见她使出神通,看台上的弟子们,无不认为,战局已定。 若是连神通,也无法击败陈阳。 那也太不可思议了。 “陨落星辰!” 寒光闪过,陈阳的手中,多了一把三纹玄器宝剑。 剑刃此处,瞬间形成一道星辰剑气,真元流转光芒,携着轰隆巨响,犹如陨石一般,朝着前方轰击而去。 轰轰轰…… 剑影蝶舞被星辰剑气碾碎,一片片爆裂开,摧枯拉朽一般,完全抵挡不住。 不过,在击溃剑影蝶舞的同时,星辰剑气的威力也在减弱,当把最后一片蝴蝶般的剑影击溃,星辰剑气的能量也彻底消磨殆尽,化为虚无。 “又挡住了!” 看着九号擂台,郭文曜眉头微皱,目光变得严峻。 乐小俏沉吟道:“最关键不是他能挡住张师妹的攻击,而是他每次释放的能量,正好将张师妹的攻击抵御住,不多不少。这说明,他对真元的控制,非常高明。” 周围其他人,也都暗暗点头,觉得陈阳表现出的实力,已经相当不错。 不过,东方鸿飞依旧表情淡然,道:“实力的确不错,但还配不上他的狂妄。张师妹还未使出全力,我很想知道,陈师弟还有什么手段。” 卓然峰眼珠一转,当即对张疏影传音道:“张师妹,不要玩了,使出全力,将他击败。” 闻声,张疏影眼眸中闪过冷芒。 三次攻击无效,已经让她失去了耐心,用不着卓然峰说,她也打算使出全力。 不过,她担心的是,如果使出全力,陈阳挡不住的话,很可能把陈阳杀了。 到时候,免不了有麻烦。 “张师姐,现在,轮到我出手了。” 就在张疏影思索之时,陈阳突然开口,笑着道。 张疏影回过神来,看着陈阳那张淡笑的面孔,感觉自己受到了严重的轻视,让她愤怒无比。 “哼!” 张疏影冷哼一声,真元涌动,手中宝剑的器纹激活,挥剑而出,真元力量提升到了极致。 “剑影蝶舞!” 刷刷刷刷…… 张疏影手腕抖动,剑影飞快地释放而出,接连不断,每道剑影都是一只翩翩飞舞的蝴蝶,不仅非常灵活漂亮,而且速度快、力量强。 于此同时,她头顶上方,浮现出一只蝴蝶虚影。 原来,她领悟的意境,便是蝴蝶意境,达到了第七重。 此刻,她总算是使出了全力,器纹、真元、意境、神通全部都使了出来,神通“剑影蝶舞”的威力,非同小可。 一时间,盘龙广场观战的弟子们,无不认为,陈阳这次必然被击溃。 “陈师弟,你还能接下我这招吗?” 张疏影冷喝道,语气中带着几分嘲讽。 她十分期待,想要看看,当陈阳落败的时候,是不是还能装得现在这么镇定。 这个自以为是的小子,只怕信心会受到极大的打击吧。 就在张疏影心底冷笑的时候,陈阳挥剑出手。 “陨落星辰。” 还是同样的神通,但这一次,陈阳释放出了七重火龙意境,真元力量也达到了七成,并且在神魄的控制下,完全与神通契合,把力量完全发挥了出来。 “吼!” 火龙的嘶吼声响起,声震九霄,令人不禁把目光,朝着这边投过来。 轰隆隆。 星辰剑气发出巨响,威势惊天动地,都出现的瞬间,就把那剑影蝶舞压制了下去。 擂台不大,攻速又快,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轰一声巨响,陨落星辰已经把剑影蝶舞击溃。 那飞舞的蝴蝶剑影,在星辰剑气之下,不堪一击。 星辰剑气淹没蝴蝶剑影之后,去势不减,直奔张疏影而去,恐怖的攻击力,令张疏影面色变得惨白,脸上露出惊骇之色:“怎么可能,他不过凝魄中期,为何神通这么强!?” 张疏影连忙挥剑,想要抵御星辰剑气。 可是,此刻出手,已是慢了。 轰。 星辰剑气将她淹没,她爆出一团血雾,整个人失去了控制,朝着后方飞去,落下了擂台。 不过,她毕竟是凝魄巅峰的境界,落下擂台后,接连退了十几步,然后站稳了脚跟,并没有摔得狗吃屎。 “噗!” 脚下站稳,张疏影朝着擂台上看去,正欲想要说什么,口中却喷出一口鲜血来,衣衫染红,十分狼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