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4章 第一场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3284章 第一场

陈阳并不认识徐一柏,两人第一次见面,无冤无仇,对方就使用神识攻击,未免太狠毒了。 不过,徐一柏的神识攻击,十分粗浅。 对修炼了《炼神诀》的陈阳来说,并没有什么威胁。 “哼!” 陈阳心头冷哼一声,神魄动了起来,发挥出二十五万阶的神识力,立刻将徐一柏粗浅的神识攻击抵御。 那股识海中的寒意,顿时消失。 “你好,我叫陈阳!” 陈阳看向徐一柏,嘴角勾起一抹戏谑的冷笑。 见陈阳在自己的神识攻击之下,竟然安然无恙,徐一柏脸上露出惊讶之色。 他的神识攻击虽然粗糙,但他屡试不爽,除了同阶中极为高明的符文师之外,在凝魄境,他还没遇到有人,能够抵挡得住。 眼前这青年,不过是凝魄中期的境界,居然挡住了他的神识攻击,这让他感到难以置信。 见徐一柏愣住,没有立刻回应,陈阳笑了笑,道:“对了,刚见面,就攻击别人,这很不礼貌。” 徐一柏眼中闪过冷芒,沉声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陈阳耸了耸肩:“好吧,你这个聋子,那希望你不要在擂台上遇到我,不然的话,我会治疗好你的耳聋。” 闻言,徐一柏嘴角抽搐了下,冷声道:“朋友,你未免……” “打住,我不是你朋友。” 陈阳摇了摇头,不理会徐一柏,朝着前方看去。 见自己被无视,徐一柏脸上露出冷厉的笑意,道:“陈阳,你竟然这么狂,你知不知道,我师傅是谁?你这样得罪我,你很容易死的。” 陈阳没吭声,懒得理会徐一柏。 徐一柏接着道:“我告诉你,我师傅是颜晁济。呵呵,你是不是很害怕?他可是不灭境修者,一个念头,就能灭了你。” “我不理你,你还说个没完,你智障啊?” 陈阳白了眼徐一柏,转头看向另一边的涂辉,道:“辉仔,我们换个位置吧,我觉得我旁边这位比较帅,你可能会喜欢。” 涂辉瞥了眼徐一柏,面露厌恶之色,尖着嗓子道:“跟个死人似的,半点人气也没有,我才不要挨着这样的人坐。” “你说谁是死人!?” 徐一柏大怒,指着涂辉道。 他自以为是有不灭境的颜晁济当师傅,自己实力也很强,所以目中无人。 可这才刚坐下,就被两个人无视、挑衅,他哪里咽的下这口气。 涂辉却是不怕徐一柏,冷声道:“你瞧你那张脸,白的跟石灰一样,面颊也凹陷下去,如果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僵尸。” “你找死!”徐一柏杀气腾腾道。 “来呀,你杀我呀。” 涂辉不屑道。 今天这场合,徐一柏还真不敢动手。 他指着涂辉,冷声道:“死娘娘腔,我不会放过你的。” 见两人吵了起来,陈阳夹在中间,对涂辉道:“来,辉仔,你坐我位置,和他慢慢吵。” “好呀!” 涂辉和陈阳换了位置,他一手叉腰,另一手指着徐一柏,骂个不停,就像泼妇一般。 不到三分钟,徐一柏就败下阵来,双手捂着耳朵,不敢再和涂辉对骂了。 涂辉双手抱在胸前,一脸得意地哼了声。 看到这一幕,陈阳差点就笑出声来。 …… 眼看参赛选手都已经到齐,左御刑腾空而起,说了几句开场白之后,就直接宣布规则:“此次潜龙大会,采取一对一,胜者晋级,败者淘汰的规则。并且抽签的方式,是所有人名单混在一起,随机抽取两人对战。” “整个潜龙大会,预计为期五天,今天举行第一轮战斗。” “现在,开始抽签。” 左御刑话音落下,立刻有人送上了一个暗箱。 他伸手进去,取出了个令牌,看了眼令牌内部的文字,宣布道:“张九刃!” “是张九刃!” “精彩,第一场就是张九刃,不知道他的对手是谁。” “如果对手也强,那就有意思了。” 他话音落下,全场一片惊动。 张九刃的名声,在南九郡还是相当大,此次潜龙大会,不少人认为,他的实力,足以进入前二十名。 主持战斗的裁判,是一名洞虚境修者。 他悬浮在擂台边缘外,朗声道:“张九刃,登台!” 选手席位,张九刃站起身来,一跃上了擂台,眼神中透着强烈的战意,嘴角含笑,整个人充满了自信,意气风发。 能够打第一场,让他十分兴奋,他心里已是打算,一击把对手击败,让别人知道自己的强大。 “下一位,由柳院长来抽取。” 左御刑将手中令牌放下,然后把暗箱推到了柳鸾旗的面前。 柳鸾旗伸手进入暗箱,摸出了一个和刚才一模一样的令牌来。 他看了眼令牌里的名字,不禁笑了起来,宣布道:“陈阳。” 闻言,陈阳目光一亮,却是没想到,第一场战斗,就轮到了自己。 而且,对手还是张九刃。 这下子,却是有些意思了。 也不等裁判招呼,陈阳一跃登上了擂台。 “陈阳是谁,怎么才凝魄中期?” “龙武学院的陈阳,领悟了双意境,难道你们不知道?” “啊,原来是他!” “这可奇怪了,我知道龙武学院的规矩,学院选拔前十名,才会代表参加潜龙大会。陈阳才凝魄中期,难道在龙武学院四十岁以下的弟子中,排得进前十?就算领悟双意境,也不应该啊。” “无论如何,能够看到双意境,今天也算是开了眼界。” “第一场,陈阳对张九刃,似乎有些看头。” …… “没想到,我的对手,竟然是你!” 张九刃看向几百米外的陈阳,眼中闪过冷芒,沉声道。 陈阳笑了笑,拱手道:“张兄,还请手下留情。” 张九刃冷哼一声:“哼,你杀了文绣,你以为我会放过你?” “你喜欢文绣?”陈阳意外道。 张九刃并未说话,默认了。 陈阳对张九刃并不好感,笑了笑,故意刺激道:“那可不好意思了,文绣和赵雷,已经做了一对亡命鸳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