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6章 不值得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3326章 不值得

面对乐小俏的求情,陈阳沉声道:“这不是误会,而是东方鸿飞要杀我。抱歉,乐师姐,你是好人,但东方鸿飞不是。他是我的敌人,我必须杀了他。” 说完,陈阳并未亲自出手,而是对赶过来的小黑猫下令。 “喵嗷!” 小黑猫得到命令,笼罩在一团魔气之中,嗖的朝着东方鸿飞冲了上去。 面对实力达到洞虚后期的小黑猫,东方鸿飞的脸上,没有丝毫畏惧之色,反而满是狰狞和狂怒。 众人不明白的是,他为什么有勇气,竟敢迎着小黑猫冲上去,难道他不怕死吗? 还是说,他有压箱底的手段,可以应对小黑猫? 或许,看他他咧嘴呲牙,那凶戾的模样,似乎已经是疯了。 就在众人猜测的时候,东方鸿飞突然往左移动,靠近了乐小俏,语气冰冷道:“乐师妹,你为了我,是不是愿意做任何事?” 乐小俏心头不解,但还是坚定地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那你就为我,去死吧!” 东方鸿飞面露狰狞之色,竟是一掌打在了乐小俏的后背上,将乐小俏推了出去,撞向了正攻过来的小黑猫。 “东方师兄,你……” 乐小俏大惊失色,万万没想到,东方鸿飞竟然要她送命。 不过,她镇定下来,并没有质问,眼神闪过一丝悲凉和凄惨,苦笑了下,心里暗道:“或许,这就是我的归宿吧。” 下一刻,她竟是加快了速度,主动朝着笼罩小黑猫的魔气,撞了上去。 见此,所有人都大惊失色。 “不,乐师姐!” “东方鸿飞,你怎么能这样做!” “混蛋,你如此歹毒,就算你杀了陈师兄,学院也绝对会处死你。” 龙武学院弟子们,发出怒喝,但都来不及出手,帮助乐小俏。 郭文曜愣了下,突然产生了同命相怜的感觉,既然东方鸿飞能够这样对乐小俏,是不是,也可以这样对自己? 郭文曜把东方鸿飞当成自己的兄弟,愿意追随东方鸿飞,做一些他认为是错误的事情。 那是因为,他认为,东方鸿飞也把他当成兄弟。 但他并没有乐小俏那么傻,如果东方鸿飞要取他的性命,他绝不会就范。 如此想着,郭文曜留了个心眼,虽然继续和东方鸿飞联手对付陈阳,但他对东方鸿飞有所防备。 “东方鸿飞,你太狠了。” 见乐小俏撞向小黑猫,陈阳冷声道,当即下令,让小黑猫避开乐小俏。 小黑猫的速度非常快,而且十分敏捷。 陈阳的命令刚刚下达,他嗖的就移动了方向,直接从乐小俏的身旁绕过,继续朝着东方鸿飞攻击而去。 “不!” 乐小俏大惊,连忙掉转回头,朝着小黑猫追上去,想要拦截。 可是,她的速度,却跟不上小黑猫。 东方鸿飞眼看小黑猫冲击而来,那恐怖的力量,不是自己能够抵挡的,他狰狞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畏惧之色。 他当即转身奔逃,朝郭文曜接近,并且喊道:“文曜,快走。” 郭文曜点了点头,跟上了东方鸿飞。 可就在两人并肩而飞的刹那,东方鸿飞一掌朝着郭文曜打过来,喊道:“兄弟,帮我拦住黑猫。” 闻言,郭文曜眼中闪过愤怒之色,没想到,东方鸿飞真的对自己下手了。 他早有防备,使出身法神通《风随影动》,速度发挥到了极致,嗖的和东方鸿飞拉开了距离。 东方鸿飞一掌落空,面露惊讶之色,随即怒吼道:“文曜,你竟然对我有所防备,你还是我兄弟吗?” 郭文曜面色难看,沉声道:“鸿飞,你如果当我师兄弟,你就不会让我去送死。” “你这个家伙,我以前对你那么好,难道你不应该,用自己命来还吗?看来,我是看错你了!” 东方鸿飞怒吼着,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 郭文曜摇了摇头,不再多言,和东方鸿飞拉开距离,同时对陈阳表示道:“陈师兄,我不想插手这场战斗,之前的行为,还请你原谅。” 见郭文曜置身事外,东方鸿飞气得咬牙切齿,一边逃一边骂道:“郭文曜、乐小俏,你们两个口口声声说是兄弟,说喜欢我。可是,见我落难,你们都落井下石,弃我而去,你们都是混蛋!” 郭文曜眉头紧皱,心里感到悲凉,并没有多言。 乐小俏继续追上去,大喊道:“不,东方师兄,我愿意和你一起死!” 东方鸿飞狰狞道:“我不要死,你替我死吧!” 乐小俏似乎被这段感情,刺激得精神有些不正常了,慌慌张张地对陈阳喊道:“陈师兄,请你放了东方师兄,你杀我,我替他死。” 陈阳并没有说话,只是冷冷地盯着疯狂的东方鸿飞。 下一刻。 轰隆。 小黑猫直接冲击在东方鸿飞的身上,东方鸿飞口吐鲜血,往后倒飞出去,身上血肉模糊,整个胸腔都被洞穿。 “陈阳,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东方鸿飞的眼中满是凶戾之色,用尽了最后的力气,说出了这句话,然后缓缓闭上眼睛,彻底失去了意识。 “不,东方师兄!” 乐小俏大喊道,嗖的飞过去,将东方鸿飞的尸体抱在怀里,目不转睛地盯着东方鸿飞那张狰狞的脸庞,她眼泪刷刷地流下来,嘴里不断说着:“不,东方师兄,你不要死,我愿意替你死,你别死……” 见此一幕,龙武学院的弟子们,都感到几分悲凉,为乐小俏不值。 纵然东方鸿飞的确天赋不凡,实力出众,可人品太差了,完全不值得乐小俏这样去付出。 可是,乐小俏仿佛着了魔一般,一颗心完全放在了东方鸿飞的身上。 “唉!” 郭文曜摇了摇头,心里颇多感触。 突然,乐小俏停止了哭泣,将脸上的眼泪擦干,挤出了一丝微笑,莫名其妙地说了句:“东方师兄,我陪你!” 众人不明白,她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就在下一刻,她把东方鸿飞紧紧地抱在怀里,嗖的朝着下方的岩浆湖泊飞去。 见此,大家这才明白,她是要赴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