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9第339章你们怎么都喜欢自残三十八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339第339章你们怎么都喜欢自残三十八更

男子把铁椅子狠狠地砸下去,却没想到竟然被陈阳阻拦了下来,而且任他如何用力,都无法让椅子再下沉分毫,椅子仿佛被固定在了空中。 “卧槽尼玛,竟然敢反抗我们麒麟社!” 男子勃然大怒,把椅子往后一拉,陈阳正好松开,他没收住势头,往后退了几步,把身后的课桌撞得铛铛作响,险些摔倒。 如此大丢脸面,更是令男子心头大怒。 他哐当扔掉了手里的椅子,从裤腿里摸出了一把折叠弹簧刀,朝着陈阳靠近过来,凶狠道:“小子,是你自己敬酒不吃吃罚酒,待会刀子把你弄伤,你可别怪爷爷没警告你。” 见此人竟是拿出了刀具,周围的人都吓得连忙闪开,眼中满是畏惧之色,心说这帮麒麟社的人,实在太肆无忌惮了。 “你们不能这样。” 胖老师大喊道,想要阻止行凶。 这时,门口两名麒麟社的成员走到他旁边,一左一右盯着他,顿时让他不敢再说话。 “陈阳,现在你后悔,已经迟了。” 男子冷喝一声,手中的折叠刀猛地朝着陈阳身上捅去,目标是他的肩膀,这个位置不会要了他的命,但如果刺中,他的手臂立刻就失去了反抗力,不得不说,眼前这个男子,肯定以前没少干这种事,经验丰富。 既然如此,面对一个恶徒,陈阳不会手下留情。 不过在别人眼里,此刻他坐在椅子上,根本无处闪避,这一刀肯定会落在他的身上。 “啊!” 房里的女生都是惊呼起来,连忙捂住了眼睛,不敢看接下来血腥的一幕。 就在她们捂住眼睛的刹那,一道痛苦的惨叫在房里回荡,可声音不是陈阳出,而是那个手持折叠刀的男子的声音。 “嗷!我的手!” 男子撕心裂肺地大吼,众人朝他看去,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只见他的左手放在课桌表面,折叠刀从他的手背捅进去,将他的手掌捅穿,直没刀柄,把他的手掌钉在了课桌上,鲜血从他的手掌流出来,瞬间将课桌染成了红色。 而他的右手死死地握着刀柄,不是他自己想握住,而是陈阳捏紧了他的手,让他根本没办法松开折叠刀。 “你干什么,为什么要捅自己的手掌,你这样做,我会很害怕的。” 陈阳面露惊恐之色,对男子说道。 男子一脸愤恨,刚才在他挥刀的瞬间,陈阳一下把他的左掌按在了课桌上,然后捏住了他紧握折叠刀的右手,狠狠地捅了下去。 这一切都是陈阳干的,可现在却怪在了他的身上。 “卧槽尼玛,你敢伤我,你死定了。” 男子却是横行惯了,虽然疼得他浑身颤,但他并没有害怕陈阳,依旧是嘶声威胁道。 一个学生而已,竟然这么嚣张,让陈阳对这个所谓的麒麟社很是好奇,到底是有什么样的背景,居然能让他们如此猖狂。 男子继续破口大骂道:“尼玛逼,社长一定不会放过……” 噗嗤。 没等男子把话说完,陈阳抓着他握刀的手抬起来,又是捅了下去,在男子的手背上留下了第二个孔洞。 “你干嘛,不要冲动,你怎么又捅自己的手掌?” 陈阳又是把责任推到了男子自己身上,然后看向周围惊呆了的同学,正色道:“来,大家都看见了,我想阻止他也来不及,是他自己捅自己的手掌,对不对?” 此时所有人都已经傻眼了,他们哪里看不出是怎么回事,陈阳如此冷静嗜血,实在是出乎他们的意料。 至于陈阳的问题,没人回答,房里一片寂静。 陈阳笑了笑,对疼得眼泪都流下来的男子道:“你看到了,大家默认是你自己捅了自己。” “我……” 男子本来想开骂,可是看着陈阳冰冷的目光,他连忙把话噎了回去,他怕自己的手掌上还会出现第三个孔洞。 “这小子是个硬茬,大家一起上。” 这时,门口另外三名麒麟社成员反应过来,朝着陈阳一拥而上。 其中一人直接跳到课桌上,从桌上飞奔过来,凌空一脚踢向陈阳的脑袋。 陈阳身形微微一侧,轻松躲开了这一脚,然后一把握住了那人的脚踝,用力往下一拉,此人两腿张开,碰在了椅子靠背上。 薄薄的椅子靠背,戳在了他两腿之间。 噗叽。 “嗷,我的蛋!” 一道惨绝人寰的吼叫在整层楼回荡,那人整张脸都扭曲了,此刻他所承受的痛楚,比开了两个洞在手掌上的那人还强烈。 他捂着下身,从椅子上爬下来,连忙拉开裤裆一看,眼泪顿时就掉了下来,哭喊道:“卧槽尼玛,我的蛋爆了,两颗蛋都爆了。” 一听这话,屋子里的男生都是头皮麻,一阵后怕。 “你瞧你,好好的路不走,偏要走课桌,现在好了,爆蛋了吧。” 陈阳摇了摇头,语重心长道。 众人闻言,是一阵无语,如果不是你拽住别人的脚,别人会爆蛋? “尼玛逼,我要杀了你。” 被爆蛋的男子怒吼一声,掏出折叠刀,朝陈阳冲了上来。 陈阳脚尖勾住旁边的椅子,往前一踢,男子正好往前冲,裤裆径直撞在了椅子的靠背角上。 如果只是自己撞上还好,但陈阳一脚踢过去的椅子,看似度不快,但却力量十分大。 咵嚓。 那人停下了动作,整张脸都白了,身子一歪就躺在了地上,疼得直抽搐。 他颤抖着拉开裤子,顿时面如死灰,眼泪哗啦啦地流了下来:“蛋爆了,枪也断了。” 嘶。 全班都是倒吸一口凉气,这人虽然是男人的外表,但却不是真正的男人了。 “你瞧你,现在又自己撞上了椅子,小时候没好好学走路吗?” 陈阳指着躺在地上的男子,又看了眼被他把手掌钉在课桌上的那人,语重心长道:“你瞧你们,年纪轻轻就不学好,怎么就喜欢自残呢?” 自残?尼玛才喜欢自残? 此时受伤的两人心头是憋屈不已,但却不敢开口。 陈阳看向门口拿着折叠刀的两名麒麟社成员,道:“你们俩个,是不是也喜欢自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