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00章 乌长老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3400章 乌长老

见方怡突然出现,王別不禁皱眉,随即皮笑肉不笑道:“方堂主,我可不是为难崔雪,只是这男子有些可疑,我要带走他调查一下。” 方怡咯咯一笑,一脸妩媚之色,充满诱惑,仿佛时时刻刻,她都在勾引男人。 见她发笑,王別面露不悦之色:“方堂主,你笑,是什么意思?” 方怡道:“你说的这种事情,似乎是暗堂干的吧,这似乎,和你们血堂并没有任何的关系。要查,也是暗堂来查才对。” 见此,陈阳知道,这方怡是帮自己的。 既然有人说话,他也就不再开口,静静地在一旁看戏。 王別被方怡呛得沉默了下,然后道:“我作为黑火教的人,既然发现了有不利于圣教的人出现,为了圣教利益,我无论是哪个堂口的,都应该着手调查,和我是哪个堂的人,并没有任何的关系。所以,这个男子,我一定要带走。” “且慢。” 见王別要伸手去抓陈阳,方怡将他拦住,笑道:“念在王堂主如此有心为圣教的份上,我愿意帮你跑一趟,去通知暗堂的柯堂主。想必,柯堂主作为专业人士,肯定能够审问出来,这个青年到底是不是奸细。” 王別另有用心,他岂会真把陈阳交给暗堂处置。 他立刻摇头,语气强硬了几分,沉声道:“我现在就要把他带走,如果真有问题,我会交给暗堂。若是没有问题,我自然会把他放了。” 方怡不为所动,挡在陈阳的前面,道:“王堂主,不好意思,既然崔雪的人物,是带此人去见司徒圣火使,那我作为春堂的副堂主,自然要为我的部下完成任务而尽力。所以,这个人,你不能带走。” 说完,方怡给崔雪使了个眼色,道:“阿雪,你现在去给司徒圣火使复命,就说这边出了点情况,可能陈公子会晚点过去。不过,你要让司徒圣火使放心,就说王堂主绝不会为难陈公子,知道了吗?” 崔雪知道这是让自己去通风报信,不等王別拦住自己,闪身就进入了往山顶的通道,这才对方怡答复道:“是,方堂主。” 见崔雪要离开,王別眼中闪过冷芒,立刻出手,朝着崔雪抓过去。 不过,方怡哪里会让他成功,立刻把他拦了下来。 方怡面露愠色,冷声道:“陈公子是外来者,王堂主你怀疑他,我可以理解。可是阿雪是圣教教众,你突然对她出手,这是什么意思?” “我怀疑崔雪和陈阳勾结,这难道不行吗?” 王別看了眼通道,眼看崔雪离开,他也不追了,冷冷地盯着方怡,道:“方堂主,我现在就要带……” 没等王別说完,陈阳开口,打断道:“王堂主,我们今天第一次见面,我也没自我介绍,也就崔雪和方堂主叫了我陈公子,可你已经知道了我的全名叫‘陈阳’,你这摆明了是知道我的信息,冲着我来的,又何必拐弯抹角,说什么怀疑我。” 方怡眼珠一转,咯咯笑道:“王堂主,看样子,你是想公报私仇啊。” 见王別要开口,陈阳抢先道:“你就别废话了,直接告诉我们,到底是谁指使你对付我的?你有什么目的?” 陈阳虽然和黑火教有过多次交手,但除了抢走戒弥神的神魄之外,似乎并没有得罪黑火教的高层。 即使是戒弥神神魄的事件,也没有人知道是他干的。 那位想要得到神魄的副教宗,也就不会针对他。 所以,他很好奇,现在是谁在对付自己。 王別自然不会承认,有人指使他,否则的话,司徒航追究起来,事情可就牵连大了。 他没有回答,也没有解释,沉声道:“陈阳,你现在立刻跟我走,否则的话,别怪我不客气了。” 王別的语气已经有些着急,他要赶在崔雪通知司徒航之前,把陈阳带走。 不过,听到王別的话,陈阳却笑了,道:“王堂主,你一个凝魄中期,对凝魄巅峰的我逞凶,你难道不觉得,这样有些不合适?” “那我来逞凶,你认为如何?” 突然,一道声音响起。 通往魔砀圣山山顶的通道中,走出了一名老者。 老者皮肤黝黑,身材矮瘦,脸上满是褶皱,背部微微佝偻,给人一种历经了磨难沧桑的感觉。 他眼神浑浊,看起来双眼无神,仿佛随时都可能寿终正寝,但那股无形的气势,却是实实在在存在一般。 而在此人出现的瞬间,王別面露喜色,上前恭敬道:“王別参见乌长老。” 方怡则是皱了下眉头,行礼道:“方怡参见乌长老。” 这老者,名叫乌腾,正是黑火教的三十六长老之一,并且排名前列,是洞虚前期的境界,在整个黑火教中,也是属于高层,受到黑火教成员的敬仰。 事实上,虽然黑火教号称三十六长老,但如今随着成员的不断提升,拥有长老实力和资质的人,已经达到了五十人之多。 其中,二十多名凝魄巅峰,三十多名洞虚境,这些人,都可以称之为三十六长老之一。 而长老之上,就是不灭境的四大圣火使和副教宗、教宗,以及洞虚后期、巅峰的十二大护教尊者。 所以,作为洞虚前期的乌腾,可以说,在黑火教,只有那么二十来人的地位比他高。 下面的堂主、副堂主以及普通教众,自然是对乌腾十分敬畏。 乌腾没有多言,缓缓走过来,看了眼陈阳,然后对王別道:“王別,你带着此人,跟我走。” 闻言,王別点头道:“是,乌长老。” 方怡秀眉微蹙,微微横移了一步,将陈阳拦在后面,躬身道:“乌长老,此人是……” 乌腾没等方怡把话说完,回头看了眼,浑浊的眼珠闪过精芒,整个人的气势陡然拔高,对方怡道:“无论他是谁,或者是谁请他来的,我现在要带他走,还轮不到你一个春堂的副堂主阻拦。” 方怡嘴角抽搐了下,没吭声,但脚步未动,依旧挡在陈阳的面前。 “让,开!” 乌腾目光更冷了,一字一顿道。

上一篇   第3399章 抓陈阳

下一篇   第3401章 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