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7章 杀心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3447章 杀心

“既然你这么相信他,那就开始吧。” 轩归鹤并非完全相信轩羽迪的话,但他向来不喜追问事情缘由,也就不再多言,看向擂台旁的阿辉,道:“阿辉,开启阵法。” “是,归鹤大人!” 阿辉恭敬应了声,看向擂台,朗声道:“胡将军,陈公子,只要擂台阵法开启的刹那,战斗便开始。现在我简单说一下规则,任何一方落下擂台、失去战力、认输,都被判为落败。因为是比武招亲,所以二位若是有取胜之势,切勿穷追猛打,更不能杀人,还请二位注意。” “快开启阵法!” 胡伏虎被陈阳“嚣张”的话语激怒,此刻已是迫不及待,要狠狠地收拾陈阳一顿,对阿辉怒喝道。 阿辉吓得哆嗦了下,这才走到擂台旁,鼓捣了一下,顿时整个擂台灵力涌动起来,释放出强大的阵法力量。 紧接着,淡绿色的透明光幕,从擂台的四面升起,然后在顶端合拢,最后完全把擂台封锁了起来,形成了一个独立的封闭空间。 这个阵法并非一般,是轩傲狂为了避免伤及群众和建筑,特意令符文公会的高阶阵法师布置而成,足以防备洞虚境的力量冲击。 除非是不灭境修者出手,否则这阵法,定能安然无恙。 “开始了!” 眼看阵法开启,所有人皆是全神贯注,目不转睛地盯着擂台,猜测着那位口出狂言的陈公子,到底能挡得住胡将军几招。 “年轻人,让我教教你,什么是谦逊!” 说时迟那时快,胡伏虎在光幕亮起的刹那,嗖的腾空而起,浑身真元涌动,席卷劲风,直奔陈阳攻了上来。 陡然间,他双手多了两只金色的短锏,赫然是两件六纹玄器。 短锏不过半米,还没他的臂弯长,更是远远没有他的手臂粗,拿在他蒲扇般的手掌里,看起来宛若两根加长的筷子,十分滑稽。 可是当真元凝聚短锏上,器纹激活的刹那,短锏瞬间延长,达到了两米多,由短戟变成了长棍,着实是诡异。 而“短戟”上传出的恐怖威压,令所有人都面露肃然之色,对这位胡伏虎将军,更是刮目相看了。 要知道,胡伏虎之前的一场战斗,在场不少人也看过,可也没见他使出兵器,只是轻易一掌,就把对手击败。 此刻见他动用兵器,力量和之前完全不可相提并论,那些观众们意识到,这位叫做陈阳的公子,只怕实力并非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否则的话,哪里用得着胡伏虎动真格。 众人的目光,落在陈阳的身上,想要看看,这位陈公子,到底有什么厉害的本事。 可是不料,陈阳站在擂台边缘,不为所动,别说真元波动了,就连兵器也没拿出来。 而且,他的面色,竟是古井无波,仿佛没看到对方的攻击一般。 他是来不及抵御,还是目中无人? 一时间,众人纷纷赶到疑惑,也是替陈阳着急。 “陈阳在干什么?” 司马猎风微微皱眉,低声和兄长司马猎火交流道。 司马猎火沉吟道:“只怕……他是在等待什么时机,想要释放他的小黑猫。看样子,他的小黑猫,并非想象中那么强。否则的话,他应该率先出手才对,用不着等待一个绝佳的出手机会。” 司马猎风目光一亮,喜道:“既然如此,只要胡伏虎躲过黑猫的第一击,有所防备之下,那黑猫必然不是他的对手了。” “应当如此。”司马猎火点头。 就在众人各有所思之时,胡伏虎却是眼中凶芒大盛,觉得陈阳竟敢毫无动作,轻视自己,自己岂不趁此机会,直接把陈阳杀死,免除后患。 若是轩归鹤真重视陈阳的话,这阵法肯定挡不住他,自己的杀招,能把轩归鹤挡住。 到时候,自己就说是失手,赔礼道歉即可。 如果轩归鹤没出手,那么说明陈阳并不重要,杀了也就杀了,无需担心国师府的追责。 如此想着,胡伏虎杀心大起,但却极力压制住自己狠戾的杀念,避免被人发现,否则的话,未免就太不给国师府面子。 轰隆。 炸裂的破空声响起,胡伏虎手中化为长棍的“短锏”挥出,真元释放,凝结成了十字形交叉的真芒。 奇异的是,十字形真芒飞速旋转,真芒留下残影,整体看起来,犹如一道圆形的盾牌一般,朝着陈阳飞射而去。 于此同时,一道雷电在胡伏虎的头顶浮现出来,赫然是九重雷电意境,发出轰隆隆的巨响,加持在旋转的十字形真芒之中,威势大盛。 顿时,全场无不变色。 擂台的防护阵法,能够阻挡能量冲击,但威压、气场、真元波动,都无法隔绝。 那恐怖的力量,场外不少人无法承受,纷纷跌坐在场,面如土色。 紧接着,只见那十字形真芒,旋转间,竟是扩大到了三十多米宽,完全把陈阳所在的位置笼罩了进去。 陈阳身处擂台边缘,根本避无可避,只能抵御。 可是,他能抵御得了吗? 关键是,他竟然连真元波动也没有分毫,到底在干什么? 司马猎火则是目光一亮,沉声道:“胡伏虎竟使出了《一夫当关》,他这是铁了心要杀陈阳,到底是什么原因,他……啊!对了,他是左星月殿下的人,陈阳抢了左星月殿下的飞云车,胡伏虎是要借机报仇。” “陈阳死了固然是好,可不是死在我傲龙军五旗营的手里,我们这面子,终究是丢了。” 司马猎风暗暗摇头,脸上露出郁闷之色。 此时胡伏虎的《一夫当关》使出,所有人的心都悬了起来,认为陈阳无法挡住这招。 就连对陈阳充满信心的轩羽迪,也捏了把汗,双手握紧了拳头,等待着陈阳能震惊全场。 “结束了。” 突然,站在轩羽迪旁边的轩归鹤,开口道。 “是陈阳要输了吗?” 轩羽迪面露惊慌之色,目光不敢移开,直直地盯着擂台。 “不,是胡伏虎输了。” 轩归鹤摇了摇头,道:陈阳不是傻子,他的眼神、气势告诉我,这场战斗,他有必胜的把握。奇怪的是,为何胡伏虎会动杀心。而且,我也……陈阳出手了,这是什么?咦!他是魔道修者!”

上一篇   第3446章 方便下台

下一篇   第3448章 重伤濒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