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9章 冲武星第一天才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3499章 冲武星第一天才

昨日陈阳被百万人攻击,虽然大部分的能量,都消弭流失。 但他在进阶洞虚中期后,他的紫府还是完全被真元、星能充盈,达到了洞虚中期的极限。 他只需要参悟,便可一举进阶洞虚后期。 见岳白灵使冰霜和星能契合,相辅相成,形成剑芒的转移。 陈阳心有明悟,故意冒险一试,想到感悟天地本源力量,提升自己的境界。 没想到,这一试之下,竟然成功了。 看似刚才的感悟,过了很长时间,但他进阶,只是一眨眼的功夫而已。 这速度,实在快得不可思议。 即使见多识广的老李,也在陈阳进阶的刹那,在识海中惊呼连连,觉得匪夷所思。 而当陈阳恢复意识,睁开眼睛的刹那,那道“两河相望”剑芒,携着冰凰奥义之威,距离他不足五米。 下一刻。 砰轰。 陈阳的身体,被轰击得粉碎,在恐怖的力量之下,化为血肉残渣。 所有人都是心底一颤,难道刚进阶,陈阳就死了吗? 定睛一看,果然不是如此。 陈阳出现在“两河相望”剑芒的后方,进阶洞虚后期的他,强行使用镜像意境,虽然遭到反噬,但还可承受这种程度的反噬。 并且,他强行运转真元,把翻涌的气血压制下去,以达到全力出手的目的。 “吞噬星空。” 真身映射出去的刹那,面色惨白的陈阳,挥剑出手。 依旧是五纹玄器、九重火龙意境、六重疾风意境、紫冥炎…… 不过,他的境界,提升到了洞虚后期。 虽然战斗力,可以有其他诸多手段,但正面交战,境界才是最根本的力量。 提升一重境界,使陈阳战力大增。 尤其是他修炼《九转星辰诀》,一重小境界的提升,战力的增幅,更是显著,是其他人的数倍。 漩涡剑芒席卷而出,因为陈阳映射在“两河相望”剑芒的后方,所以漩涡剑芒一出,立刻便轰击在“两河相望”之上。 漩涡席卷,强大的牵引力,把一块块冻结的冰霜拉扯进入了漩涡,剑芒也被撕裂,化为齑粉。 陈阳的攻速和攻击力,都达到了更高的层次。 这一击下去,眨眼间,那道本就只剩半截的冰霜剑芒,被摧毁了三分之二,这才在冰凰凝聚冰霜的牵引之下,转移方向,躲过了漩涡的吞噬。 岳白灵万万没料到,陈阳居然临阵进阶。 眼看陈阳破局,她脸上露出不甘之色,并没有放弃,周身冰雪涌动,冰凰奥义竟然又有所提升,携着剑芒,攻向陈阳。 “星能凝聚的剑芒,才是力量的根基,此刻仅剩不到一成力量的剑芒,你还想战胜我,已是不可能了。” 陈阳悬浮空中,傲然而立,虽然面色惨白,但强大的战意和自信的气势,令在场之人,无不为之折服。 刷。 他挥剑而出,没有使用神通,意境加持之下,湛蓝的星能剑芒,长达百米,竖向斩击在岳白灵那道脆弱的剑芒上。 轰隆。 一声巨响,意境、剑芒,无不溃散,震开冲击波,吓得周围人群连忙抵御。 当能量渐渐散尽,全场的目光,都落在陈阳的身上。 上百万人,陷入了寂静之中。 今日一战,岳白灵使出奥义,以冰凰引导神通,令人大开眼界,展现出超凡的天赋和惊艳的实力。 众人不得不承认,她的确有资格,成为圣皇的弟子。 可是,陈阳临阵进阶,将岳白灵的攻击解决,表现更是精彩,把岳白灵的光彩都掩盖了。 若是其他的境界,临阵进阶,还可理解。 因为凝魄境之下,只要积累足够的能量,就可以提升。 而洞虚境之上,不是修炼积累那么简单,需要闭关参悟,才有进阶的可能。 洞虚中期进阶后期,通常情况来说,少则数年,多则数百年,甚至千年。 可刚才,陈阳眨眼之间,便参悟透彻,提升境界。 这悟性,可以说整个冲武星,无出其右。 据明皇和羽皇所知,即使是圣皇,也被陈阳甩了十万八千里。 “陈阳……是人吗?” 寂静的人群之中,突然响起了一道声音。 这句充满歧义的话,打破了寂静。 “以古怪手段,令洞虚巅峰的左乐行变成干尸;” “随后进阶洞虚前期,以强横手段,斩杀洞虚后期的轩树基和徐驰;” “之后,在百万人的攻击之下,活了下来,进阶洞虚中期;” “刚才,对战拥有冰凰奥义、使用圣器伏天剑,洞虚巅峰的岳白灵,临阵瞬息进阶。” 有人把这些日子,陈阳的经历,进行了简单的总结。 然后,他接着道:“而这一切,不过是发生在数日之内。如果你告诉我,陈阳不是人,我也愿意相信。因为,刚才我说的那些事,有些,也许只有神,才能够做到。” “他不是神,他只是天赋……非人。” “毫无疑问,他的天赋,已是在圣皇之上。” “假以时日,只怕……” 最后这句话,那人没有说下去,也不敢说下去。 冲武星还是天圣帝国做主,还是圣皇的地盘,没有人敢忤逆、轻视圣皇。 但今日之后,冲武星第一天才的名号,陈阳,实至名归。 即使三相境的圣皇,也无法撼动。 终于,众人明白,为何圣皇,会对陈阳如此重视,不仅下达皇道追缉令还不够,竟然还派出徒弟、羽皇、明皇前来。 因为,圣皇看到了陈阳的潜力、威胁。 “陆天河,陈阳是可造之材,留在你们龙武学院可惜了。不如,你把他交给我,我必然倾尽所有培养他。” 看着陈阳的身影,济道眼睛放光,对身旁的陆天河道。 “他是我龙武学院之人,岂能随意拜他人为师。” 陆天河立刻摇头,眼中闪过异色,哂笑道:“更何况,济道你认为,自己有那个本事,教导陈阳这样的人吗?” 济道愣了下,捋了捋胡须,讪笑道:“或许,只有陈阳自己,才更懂得自己。若是他不死,未来,必然可与圣皇争锋。不过,要想活到与圣皇争锋,对他来说,却是极难。” “子宁,你输了。” 就在这时,陈阳对岳白灵开口道。

上一篇   第3498章 神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