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8第358章戏耍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358第358章戏耍

当陈阳眼神快要陷入空洞的时候,许靓打了个响指。 啪。 在声音响起的刹那,陈阳的脑袋耷拉了下来,整个人身子都软了下去,仿佛睡着了一般。 “哼,贪图美色,又喝了我的汨罗酒,我想要催眠你,实在是轻而易举。” 许靓冷哼一声,抓起旁边的衣服穿在身上,把身体裹得严严实实的,看向陈阳,目光中哪里还有半点媚态,只有无尽的杀意。 啪。 她又打了个响指,陈阳颤抖了下,头抬了起来,看向许靓,虽然他看起来和平常并无差别,但双眼无神,仿佛被人操控了一般。 许靓看着陈阳,问道:“你是陈阳,前段时间去过布曼岛,对不对?” “是。” 陈阳机械地回答道,声音不带有一丝感情。 “当时和你一起的,有哪些人?” “有美国总统,俄罗斯撑杆跳女皇伊辛巴耶娃,nba球星库昊,德国科学家穆勒,以及……” “等等。” 许靓嘴角一抽,制止了陈阳继续说下去。 她脸上露出了茫然的表情,陈阳说出的这一个个人,实在太离谱了,怎么可能去布曼岛。 她看着陈阳,想要从他的表情、眼神中寻找蛛丝马迹,却现陈阳的确是被催眠,不会撒谎。 “看来他说的是真的,那么这件事就太奇怪了,那些人去布曼岛干嘛,难道是有更大的阴谋?” 许靓心头疑惑,又问道:“你们去布曼岛干什么?” “我们去旅游,谁知道遇到了打仗,在那里藏了几天,之后我们就回来了。” “旅游?” 许靓瞪大了眼睛,嘟哝道:“谁他妈没事去布曼岛旅游,再说了,和你们一起旅游?” “除了旅游之外,你们还有没有干其他的事?” “有啊,我们到了一个矿坑。” 矿坑! 听到矿坑二字,许靓眼睛一亮,知道自己总算没有找错人,终于听到了有用的线索。 她忙问道:“矿坑里有什么?” “我以为下面会有矿产资源,谁知道下去之后,竟然是个夜总会,你说奇怪吗?” “夜总会?” 许靓感觉自己要疯了,陈阳给她的信息,让她无法前后衔接,感到难以置信。 她耐着性子,循循善诱:“夜总会里有什么?” “有女人。” “还有呢?” “酒。” “别的呢?” “男人。” “除了这些,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 “恩……有,我想起来了。” “什么。” “那里有个雕像,是个忍者雕像,很大的雕像,左手拿着一本书在看,蹲在那里,好像是……” 许靓面露兴奋之色,大喊道:“好像是在研习忍术,对不对?” “不,那个忍者雕像好像是在拉大便。” “什么,拉……大便?!” 许靓皱起了眉头,感觉自己快要哭了,尼玛上头让自己来调查陈阳,没想到却得到这些错乱的信息,还让不让人活了。 而且那个忍者雕像应该是平顶流的先祖,怎么会雕刻成在拉大便? 许靓一脸郁闷,没有再问忍者的事情,而是问道:“除了雕像之外,你有没有见到石头雕刻的忍书?” 陈阳问道:“忍书是什么,能吃吗?” 尼玛,你家的忍书才能吃! 许靓快要疯了,她没有再理会陈阳,转身走到了窗户边,来回踱步,焦急地自言自语: “怎么会这样?也去了,难道美国也想插了一脚?而且带了库昊,莫非是有什么需要投篮的项目?如果美国插手,事情可就麻烦了。” “还有俄罗斯的运动员去干嘛?难道伊辛巴耶娃还有隐藏的身份,这绝对是个重要情报。” “德国的科学家也去了,是要研究忍书,还是布曼岛有其他的资源?” “平顶流先祖的雕像在拉大便,难道是有特殊的含义?” “疯了,真的要疯了,忍书到底在哪里?” 许靓一阵抓狂,眉头拧成了一团,这一条条信息,完全不是她能够分析清楚的。 “还有别的问题吗?” 就在这时,许靓身后传来声音。 她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只见刚才还一脸木讷的陈阳,此刻坐在床边,一脸戏谑地看着她,嘴角叼着一支烟,正在用打火机点烟。 咔嚓。 火苗升腾起来,伴随着烟头亮起红色的火星,陈阳朝着许靓吐了口烟雾,整个人透着浓郁的神秘感。 许靓一脸惊讶,想到刚才那毫无逻辑的对话,她身体一颤,终于明白过来,自己是被陈阳给耍了。 她惊呼道:“你……” 陈阳没等许靓说出来,先开口道:“你是想说,我为什么没有被你催眠?” 许靓面露警惕之色,靠在窗户边:“对,你喝了汨罗酒,意识模糊,应该很容易被我催眠才对,怎么会这样?” 陈阳笑道;“你那杯汨罗酒的味道虽然很淡,但我闻一下就能现,已经被我倒掉了。至于你的催眠术,实在不入流,日本忍者不擅长这个,你却偏偏要用,是出门没带脑子吗?” 许靓被陈阳揭穿忍者的身份,她面露愤怒之色,从旁边椅子下抽出一把太刀,冷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是忍者?” 陈阳鄙视地看着许靓:“很简单,我和你握手的时候,现你食指和中指指缝很粗糙,显然是常年累月练习飞镖造成的,所以我不难知道你的身份。” 许靓咬了咬呀,气愤道:“这么说,你一直在耍我?” “这都能被你现,我是不是应该为你的高智商,点三十二个赞?” 陈阳朝许靓竖起了大拇指,把许靓更是气得咬牙切齿。 他抽了口烟,接着道:“对了,你应该是甲贺流的人,是想打听忍书的下落?” 许靓面露狠戾之色,冷哼道:“哼,是又如何,我告诉你陈阳,你竟然敢插手我们甲贺流的事情,你就不怕被我们甲贺流刺杀吗?” 陈阳笑道:“刺杀我?呵呵,只怕你们没那个本事,而且在向你的目标下手之前,难道你们不调查一下目标的背景?如果不想甲贺流被覆灭,我建议你们最好重新整理我的资料,虽然我现在退休,但如果真打起来,你们未必是我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