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22章 单家十七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3622章 单家十七

三大家族的人,表情凝重之极,看向陈阳的背影,他们没有一个人敢动。 之前袁家的下场,还历历在目。 第一个动的,必然是第一个被杀死。 陈阳,绝不是一个手软之人,他杀起人来,比任何人都恐怖。 可是,当时袁家的情况,只有留在冥心城的人知道。 那些从前线战场返回的三大家族子弟,并不知道,陈阳是一个多么果决的人。 就在陈阳走向单殇的时候,突然,单家人群中,一名青年腾空而起,朝着冥心城外飞去。 这个人,正是刚才询问单永“怎么办”的青年,名为单琥。 现在连实力最强的单殇,都被陈阳杀了,其他人,更不可能是陈阳的对手。 不止是单琥,在场不少人,都生出了逃命的念头。 眼看单琥动了,当即又有其他人行动起来。 可就在这瞬间,突然一道巨大的掌影,从虚空中浮现,没等众人反应过来,那道掌影狠狠地拍在了单琥的身上,直接把单琥拍死。 如此强横的攻击,直接把众人震慑,那些蠢蠢欲动之人,都停了下来。 尤其是几个刚刚飞行了短暂距离的人,更是吓得心底打颤,遥望向陈阳,生怕陈阳对自己出手。 “在我允许之前,任何人,都不准动。” 陈阳走向单殇,头也没回,淡淡的一句话,却是震慑所有人。 不止是三大家族,整个冥心城,此时也没人敢喘一口大气,都战战兢兢地盯着陈阳,等候他的发落。 陈阳不再多言,走到单殇旁边,低头看去,只见单殇的身躯千疮百孔,整个人的气息十分微弱,下一刻就要殒命。 单殇仰望陈阳,眼眸深处满是愤恨和难以置信的神色。 鲜血从他的咽喉涌出来,他猛地咳嗽了两声,把咽喉的血污喷出,这才能开口,对陈阳道:“为……为什么,你的飞剑,是怎……怎么避开……八方来潮刃的?” 陈阳俯视单殇,道:“八方来潮刃是八道剑芒缠绕在一起,虽然力量凝练汇聚,但八道剑芒之间,始终会存在一定的缝隙。在你出手的刹那,我就已经找准了那细微的缝隙,所以我的飞剑凝聚在一起,便经过剑芒间的缝隙,穿梭而过。” 听到这解释,单殇的眼睛瞪得更大了。 如果不是陈阳告诉他,他还不知道,自己引以为傲的八方来潮刃,竟然有这样的缺陷。 可说是缺陷,也就只有陈阳知道,并且能利用。 换做其他人,谁又能发现这个缺陷? 就算发现了缺陷,别人也无法控制释放的神通,做到飞剑那样的闪避穿梭? “没……没想到,我练成八方来潮刃,反……反而……成为,我与你对战的弱点。” 单殇喃喃着,脸上露出后悔之色。 “你做了错误的决定,现在,你要为自己的决定,付出代价。” 陈阳右手真元凝聚,抬手便欲一掌轰杀而下,了结了单殇的性命。 可在这瞬间,单殇的脸上,却是露出了狰狞激动之色,甚至看着陈阳的目光中,带着几分嘲讽。 他开口道:“陈阳,你以为杀了我,还能活着离开冥心城吗?咳咳咳……所有人都以为,我是单家的最强者,事实上,我的十七弟,那才是……是……噗……” 单殇生命力即将耗尽,无法说话,口中噗地喷出鲜血,脑袋耷拉下去,虽然还有呼吸,但眼神涣散,已是处于弥留之际,无力回天了。 “帮你一了百了吧。” 陈阳并未理会单殇的话,手掌落下,真芒轰向单殇的脑袋。 见此,三大家族的人,心都悬到了嗓子眼。 杀了单殇之后,就轮到他们了。 “住手!”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一声暴喝响起,从冥心城单家的方向传来。 可是,当声音发出的时候,已经迟了。 咔嚓。 单殇的脑袋被真芒击中,头骨碎裂,彻底死亡。 至此,两个浮空岛的最强者,袁庆之和单殇,都死在了陈阳的手上。 他犹如死神,让浮空岛的人,畏惧不已。 可此时,众人好奇,刚才那道“住手”的声音,到底是何人发出? 在这种时候,居然还敢阻拦陈阳,冥心城中,谁有这样的实力? 嗖。 就在众人好奇之时,一道身影,飞到了冥心府的上空。 众人转头看去,只见是一名器宇轩昂的男子,但皮肤实在有些过于白了,即使和不见天日的地下城居民相比,他的皮肤也更加的白。 而且这种白,有些惨白,病恹恹的白。 当停下的时候,他瞥了眼天空,抬手遮了下照射下来的阳光,脸上露出不喜的表情。 看起来,他似乎对阳光,十分厌恶。 一缕风吹拂,他身后的披风飞舞起来,展开悬在他的头顶上方,遮住阳光,将他笼罩在阴影之下。 此人的出现,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可一时间,却没有一个人,知道这人的来历。 “十七弟!” 突然,人群中,单永发出一声惊呼,却是认出了那男子的身份。 他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喊道:“十七弟,你……你不是……啊,你怎么还活着?” “单家的十七弟!家主单殇的十七弟!那个叫做单无为的人!” 当听到单永的声音,人群之中,有人惊呼道。 “啊,是……是那个单无为!” “居然是他,他不是在当年浮空岛混乱之战中死了吗,怎么又出现了?” “难道单家一直把他隐藏起来,他从来没有现身?” “我……我记得他的样子,这……这就是他!” “他是十七叔,没错,哈哈,十七叔还活着,单家有救,我们都有救了。” 当得知单无为的身份,三大家族的人,都震惊不已。 不过三大家族的表现,却各有不同。 高、吴两家,忌惮万分。 单家的人,则是兴奋了起来,就连单殇死亡带来的悲伤和危机,也在单无为出现的这瞬间,被冲淡了。 “十七弟,他就是单殇临死时,说的十七弟吗?” 陈阳看向单无为,心里暗道。

上一篇   第3621章 强势战力

下一篇   第3623章 单家秘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