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7第367章同时攻击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367第367章同时攻击

毒蝎根本没把陈阳放在眼里,在他看来,这个不知道是哪个国家的亚洲人,等会就要变成死人,而且会死得非常惨。 陈阳听毒蝎说他会变成死人,他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听你这么说,我好害怕呀。” “哼,现在害怕,已经迟了。” 毒蝎冷哼一声,刷的从腰间抽出了一把刀。 说是刀,其实更像是刀片,薄薄的,没有把手,只是尾部包裹了白布,刀刃上涂着一层黑色的液体,显然是上了毒。 见毒蝎要动手,穆勒夫虽然认为自己没必要出手,但他还是取出一双带有钢钉的拳套戴上,时刻准备好支援。 陈阳往前站出一步,回头对卡尔拉笑道:“你休息一下,今天让我来保护你。” “我才……” 卡尔拉本来想说“我才不需要你帮忙”,但她后面的话并没有说出口。 看着前面陈阳的背影,这种被男人保护的感觉,让她心里感到很温暖,所以她把话噎了下去。 不过,她可不会让陈阳认为自己弱小,她手持军刀,从床上踩过去,主动攻向穆勒夫。 至于毒蝎,她自知不是对手,只能交给陈阳对付。 “找死!” 毒蝎根本没把陈阳当回事,见卡尔拉跳了过来,他挥动刀片,朝卡尔拉斩了过去。 卡尔拉往后一退,堪堪躲过这一刀,薄薄的刀刃划过,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刺鼻的味道,令人一阵晕眩。 “小心,刀刃有迷药。” 陈阳提醒了句,房间很小,他一步就跨到了毒蝎的面前,一掌朝着毒蝎拍过去。 既然开打,他就没想过留下毒蝎和穆勒夫的性命,所以一出手就没有保留。 “度这么快!” 毒蝎惊呼道,他本以为陈阳是个废物,可见到陈阳这一掌的度,他这才现自己错了。 他不敢硬抗这一掌,也来不及挥刀抵挡,只能往后退,力求卸掉这一掌的力量。 砰。 陈阳一掌打在了毒蝎的肩膀上,毒蝎往后急退,本可卸去大部分的力量,可是这个房间实在太小,毒蝎刚刚往后退了一步,就撞到了墙壁。 咔嚓。 毒蝎的肩胛骨应声而碎,疼得他紧咬牙齿,这才没有惨叫出声。 虽然一招落败,但他毕竟是世界排名第二的杀手,意志和战力都很强,在陈阳击中他肩膀的刹那,他挥动手中的刀刃,朝陈阳的脖子切了过来。 就在这时,陈阳右掌击中他的肩膀,用力地抓住往后一扯,一大块血肉夹杂着碎骨,被扯了下来。 饶是毒蝎再强悍,剧痛之下,他挥刀的度也有所减慢。 陈阳往后退开,刀刃从他的鼻尖划过,一股刺鼻的味道传来,他连忙闭气,却依旧感到了脑袋传来晕眩的感觉。 毒蝎果然是用毒的高手,他的刀刃上,不止一种毒药。 或许他的武力值不是强,但配合毒药,综合战斗力的确非同一般。 “你到底是谁?” 毒蝎脸上没有了刚才的自信,紧张而阴狠地盯着陈阳,因为肩膀剧痛,他额头上冒出豆大的汗珠。 穆勒夫也懵了,他完全没料到,这个看起来瘦弱的华夏人,战力居然强大得可怕。 没等陈阳开口,毒蝎瞥了眼卡尔拉,他目光中透着阴险,对穆勒夫道:“你拦住这小子,我先把卡尔拉解决。” “好。” 穆勒夫应了声,身形一动就朝陈阳攻了上去。 于此同时,毒蝎一个箭步冲到卡尔拉身边,右手扬起,空气中飘散起绿色的烟雾,把卡尔拉笼罩了进去。 这个房间实在太小了,卡尔拉连躲避的地方都没有。 身处绿色烟雾之中,卡尔拉呛得直咳嗽,眼睛也是刺激得通红,没办法睁开,不断地往外流着眼泪。 但她并不畏惧,朝着面前挥动军刀,力图将毒蝎击退。 可是她目不能视物,又怎么是毒蝎的对手。 毒蝎看着乱挥军刀的卡尔拉,脸上露出狠毒的表情,高高扬起手中涂满毒液的刀刃。 “住手!” 陈阳怒喝一声,一步就跨到了毒蝎的旁边,抬脚就朝毒蝎踢过去。 “你的对手在这里。” 穆勒夫从旁边窜了出来,布满铁钉的拳套,砸向陈阳的膝盖。 如果被砸中,不说断腿,至少是骨折。 可此刻陈阳不能躲避,因为毒蝎的刀刃挥了下去,斩向卡尔拉,涂满毒液的刀刃,充满了嗜血和腐朽的气息。 刀刃落下。 飞腿踢出。 拳头砸落。 毒蝎、陈阳、穆勒夫三人的攻击,几乎是同时出。 砰。 陈阳度最快,后先至,全力一脚踢在了毒蝎的腰上,毒蝎整个人侧飞出去。 而在这一刹那间,他挥刀的动作没有停下,不过位置却因为他的移动,而生了偏斜。 刷。 刀刃终究是砍中了卡尔拉,从她的胸口划过,能看到刀刃上的黑色毒液,染上了一抹红色。 几乎是同一时间,咔嚓一声,陈阳的膝盖骨,被穆勒夫一拳打得骨折。 他虽然战力强悍,但他不是钢铁侠,依旧会受伤。 砰轰。 陈阳这一脚是全力出,毒蝎整个人撞击在床头的墙壁上,出一声巨响,把墙壁砸出了个窟窿。 毒蝎悬在破裂的墙壁上,上半身耷拉在隔壁2o3o号房间,下半身在2o28号房间,没有了动静。 “混蛋!” 膝盖传来的疼痛,让陈阳低声骂了句,转身就是一拳,朝着穆勒夫打过去。 穆勒夫本以为自己一击得手,至少陈阳还得缓一下,却没想到他的反应这么快,直接就是一拳反击过来。 穆勒夫连忙挥拳抵挡,他认为自己戴了拳套,就算力量不及陈阳,但至少硬度比陈阳强。 硬碰硬的话,未必不能对陈阳造成伤害。 可是他没想到的是,他的度太慢了。 他的拳头还没挥出来,砰咚,陈阳已经打中了他的胸口。 他噗地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瘫软了下来,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胸口,整个胸膛都瘪了下去,骨头和心脏都已碎裂。 他瞅了眼悬在破裂墙壁上的毒蝎,然后看向陈阳,用最后一丝力气问道:“你……你到底是……” 话没说完,穆勒夫脖子一歪,没有了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