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85章 强者降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3685章 强者降临

听到左梓画与陈阳同行,宛若置身事外的左惊雷眼皮抬了下,放下酒杯,看向许匆,问道:“你说,梓画跟那青年一起离开帝都?” 许匆不知左惊雷的身份,但看得出来,左思赅和尚廉,都是以左惊雷为首,此人的身份,自然不简单。 他立刻恭敬答道:“启禀大人,我隐约看见是左梓画公主,但也没看得太清楚,无法确定。” 左思赅沉吟道:“雷皇,梓画若是外出的话,必然要在登天宫登记。如果真是她擅自行动,这件事,可就有些蹊跷了?” 虽然左惊雷是左思赅的亲叔叔,但左思赅还是称呼其为雷皇。 因为他明白,刚刚被封皇不久的左惊雷,听到别人称呼他“雷皇”,他十分的受用,感到骄傲。 旁边的许匆听到“雷皇”,却是心头一跳,这才知道,眼前这老者,居然身份几位尊崇,是封皇者之一。 左惊雷道:“梓画是圣皇最看重的子孙,万一她被人骗走了,可是一件大事。不过,梓画向来胆小,应该不会擅作主张,和别人离开。我想,许匆看到的,应该是别人。” 左思赅道:“待会他们经过此地,我们就能知道答案了。” 左惊雷话锋一转,道:“思赅,那个青年,真的有可能,是陈阳?” “擅长易容,无视皇室,除了陈阳,我实在想不到别人了。”左思赅一脸正色,又补充了句:“当然,这是我的猜测。万一错了,雷皇千万不要怪我。” “当然不会。” 左惊雷笑了笑,眼中闪过戏谑之色,道:“那人竟敢蔑视皇室,将他杀了,也是理所应当的。” “希望雷皇待会出手的时候,不要太重,不然的话,半招把那人杀死,就没得玩了。” 尚廉拍了句马屁,把左惊雷得意得哈哈大笑。 “来了。” 就在这时,许匆朝着驿站外看了眼,正色道。 几人对视一眼,左惊雷起身朝外走去,道:“走吧,让我看看,三十岁左右,便能堪比不灭巅峰星能的人,到底是谁?” …… 火翎马车四平八稳地行走在官道上,虽然速度不快,但车内两位美人相伴,陈阳倒也十分惬意。 而且最近这一年多,他一直处于紧张的快节奏中,此刻慢下来,倒也不失为一种享受。 突然,火翎马车停了下来,外面传来马匹嘶鸣的声音,传递出害怕的情绪。 紧接着,火翎马陷入疯狂,挣断缰绳,四散奔逃。 “怎么了?” 轩羽迪面露疑惑之色,看向陈阳道。 左梓画擅自离开帝都,心里一直不安,此刻发生意外,她也看向陈阳,把陈阳当成了依赖。 陈阳感应了下,眉毛一挑,道:“有四个人拦住我们,实力还不低,不灭中期、后期、巅峰各一个。另外一人弱了点,但也达到了凝魄前期。” 凝魄前期那人,直接被左梓画二女忽略了,她们只注意到三个不灭境。 两女面露紧张之色,担忧问道:“怎么回事,为何突然有这么多强者拦截我们,居然连不灭巅峰都出动了,到底是谁?” “先不说不灭境,那个凝魄境应该是国师府的人,在我们出来的时候,我就感应到了。他应该是提前到了此地,给三名不灭境修者通风报信。” 陈阳并不着急下车,看向轩羽迪道。 “国师府的人?”轩羽迪皱眉看着陈阳,道:“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国师府除了六爷,还有其他的奸细?可为什么,你刚才不把那人拿下,还让他通风报信?” 陈阳笑道:“若是不给他通风报信的机会,又怎么把大鱼钓出来。” “这样做太危险了。”轩羽迪面色凝重道。 左梓画双拳紧握,紧张问道:“另外三个不灭境,又是谁?” 陈阳略一感应,根据能量波动,判断道:“不灭中期是尚廉,不灭后期是左思赅,另外那个不灭巅峰,我倒是没见过。不过,他的能量波动很强,比一般的不灭巅峰还高明不少。” 听到这话,轩羽迪和左梓画的面色更难看了。 一般的不灭巅峰,就很难对付,来者居然是不灭巅峰的佼佼者,今天可怎么办。 她们看了眼陈阳,发现陈阳神色自若,都觉得陈阳这心也太大了。 “走吧,先下去看看。” 陈阳打开车门,迈步便走下去。 果然如他猜测,正是那几个人,许匆被他无视,他看向左惊雷,打量了下,发现能量波动和明皇相若,应该是修炼的同一种星诀,也是皇室的人。 不过,实力想必明皇、羽皇的话,还是逊色几分。 “许匆,竟然是你!” 轩羽迪跟在陈阳后下了火翎马车,看到许匆,她面露愤怒之色,喝问道:“你是皇室,安插在我们轩家的眼线?” 许匆站在左思赅的身后,低着头,没有说话。 他虽然背靠皇室,但也惹不起轩羽迪。 毕竟轩羽迪身后,有国师。 左思赅开口道:“轩羽迪,你也不看看你面前都是谁,这里有你大呼小叫的资格吗?” 轩羽迪不再多言,目光落在左惊雷的身上,觉得这人似乎有些面熟。 就在这时,左梓画走下火翎马车,一见左惊雷,她花容失色,惊呼道:“雷皇,您……您怎么来了。” 雷皇,封皇者!? 陈阳眉毛一挑,看向左惊雷,这才知道,这居然是一位封皇者。 怪不得左思赅和尚廉如此自信,原来是有封皇者助阵。 轩羽迪也反应过来,面露惊惧之色,连忙对陈阳传音道:“不好,这是天梯之战前,刚刚被圣皇封皇的左惊雷,实力极强。没想到,他竟然出现在这里,很可能是冲着你来的,这下子糟糕了。” “梓画,还真的是你。刚才听到许匆说你被人骗走,我还不相信,没想到真是你。” 左惊雷无视其他人,目光落在左梓画的身上好,道:“你先过来,待会随我返回帝都。那个骗你的人,我会将他斩杀。” 左梓画心头慌了,连忙挡在陈阳的身上:“不,雷皇,你不能这样做。” “你居然护着他!” 左惊雷微微皱眉,若非左梓画受到圣皇重视,换做其他的公主,他直接就出手了。 他沉声对左梓画道:“这青年蔑视皇室,你与之为伍,这是对圣皇的不敬。梓画,你切勿一错再错。”

上一篇   第3684章 请动雷皇

下一篇   第3686章 就凭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