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9章 教宗之位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3699章 教宗之位

崔雪思索了下,摇头道:“我得到的消息中,并没有提到白起。不过,和云恨海同行的,总共有十几人进入圣山,其中除了他和夜黎之外,别人是谁,就不得而知了。” 陈阳眉头紧锁,面色难看到了极点。 若是夜黎、白起也在,那么他的家人,就一个也别想活命了。 尤其是白起,和陈阳一路从地球斗到冲武星,怨恨不知道多重,绝不会放过任何报复陈阳的机会。 陈阳着急万分,此刻恨不得瞬移到魔砀圣山,但却做不到。 他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祷:“母亲、小师妹、柔柔、子宁……你们千万不要出事!” …… 魔砀圣山。 山顶,黑火圣殿。 圣殿两扇大门敞开,门口卫兵面色凝重,比之旁边镇守圣殿的两个魔神雕像的表情,还要肃然。 大殿之外,黑火教教众整齐肃立,皆是朝着大殿内望去,但大殿有阵法封锁,门外往里看,只能看到黑洞洞的一片,也听不到任何的声音传出。 “真没想到,云教宗居然还活着,他这次回来,只怕教宗大人凶多吉少了。” “现在黑火教的状况,我觉得挺好的,若是被云教宗夺回统领权,届时我们又得行凶作恶,成为冲武星人人喊杀的邪魔外道。” “我们黑火教本就不是正道,你们还真以为改邪归正了?总而言之,我是支持云教宗的。陶小桐的行事风格,我早就看不惯。” “你竟敢直呼教宗大人的名讳!” “教宗大人待我们不薄,现在云教宗回来,你们就背叛,这简直是没有良心。” “那当年云教宗被索文彦取缔,陶小桐被扶持上位,你们为何不对云教宗表衷心。” “总而言之,我坚定支持教宗大人。” …… 黑火教中,这样的争吵,正在各个地方发生。 有人支持云恨海,有人支持陶小桐。 当然,如今陶小桐已经得了人心,支持她的人,达到八成。 剩下两成的人,都是心狠手辣之人,自然希望云恨海统领黑火教,他们又可以为所欲为了。 不过,这场纷争,最后到底会如何,目前没有人知道结果。 此刻黑火圣殿中,正在进行会议。 只有会议结束,才能得到答案。 黑火圣殿上首,一名身着黑袍的中年人坐在那个位置。 此人,正是黑火教的前任教宗,云恨海。 他长得身材高大健壮,面色黝黑,眉毛很粗,眼睛细长,给人一种威武却又阴险的感觉。 作为冲武星最顶尖的强者之一,他虽然魔气收敛,但气场还是很强。 他坐在那里,整个圣殿都被他震慑,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焦点,都集中在他的身上。 他眼神平淡,却又不怒自威,隐含惊涛骇浪,随时可能爆发出来,杀人夺命。 不仅如此,整个黑火圣殿中坐着的副教宗、圣火使、尊者,都感觉到,云恨海的气势,比以前更强。 难道,他的实力,有所提升? 需知当年索文彦将他囚禁的时候,他就是不灭巅峰中的顶尖强者,若是继续提升,哪怕提升一点点,那也是极为艰难,也是极为恐怖的。 以前的云恨海,黑火教就无人能敌。 现在,他更可怕了。 而在云恨海的右侧位置,坐着一名不灭巅峰的强者,正是夜黎。 此刻夜黎面色阴沉,一言不发,眼神中充满了冷厉之色。 他的心里,则是不甘和怨恨。 他之前找到云恨海,发现云恨海被人用魔族手段囚禁起来。 正好,他知道如何解除魔族禁制。 于是他出手把云恨海救出来,想要把云恨海收为部下,让云恨海为他办事。 可他没想到,云恨海的实力,竟是比他还强。 而且,云恨海在被囚禁之前,就一直在炼体,企图冲击体相境。 之后囚禁期间,索文彦布置的阵法折磨云恨海,不止没让云恨海死亡,反而令其身体素质提升巨大。 如此一来,等到云恨海被解救,他虽然没有进阶体相境,但也达到了半步体相境,战力暴增。 云恨海不仅是强者,还是一位凶人。 他有傲气,更是杀气。 所以,在他刚刚获得自由,就立即出手,和夜黎打了一场。 至于夜黎解救他的恩情,他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他并不是个,知恩图报的人。 一战之后,他凭借强横战力,把夜黎打得重伤,逼迫夜黎为他效力。 夜黎偷鸡不成蚀把米,没能收服云恨海,反而成为云恨海的部下。 不仅如此,云恨海给他服下剧毒,只有云恨海的手中,才有解毒的丹药,需要每个月服用,才能续命。 如此一来,夜黎就算想偷偷逃走也不行,只能乖乖听从云恨海的命令。 之后,云恨海更是把夜黎建立的组织“夜族”也收服,此次返回魔砀圣山带着的十几人,就是夜族的人。 那些夜族的人,对夜黎并没有衷心,他们只追随强者,现在已经加入了黑火教,成为云恨海的近卫。 夜黎失去了一切,可想而知,他心里对云恨海,是多么的怨恨。 可是,他在冲武星,没有任何盟友可以求助。 夜神翼倒是足以秒杀云恨海,可他打不开夜裔幽宫,只能望洋兴叹。 至于白起,之前去了北大陆,就不知所踪。 更何况,即使夜黎找到白起,白起也帮不上忙,因为白起的实力,连夜黎也不如。 总而言之,夜黎对现在的处境,束手无策。 “小桐,这几年,辛苦你主持圣教大局,如今我回来,教宗之位理应交还给我。至于你,和以前一样,作为圣教的修罗仙子,权利仅次于我。” 就在圣殿寂静的时候,云恨海突然开口,沙哑而平淡的声音,给人不容置疑的气势。 陶小桐虽然依旧是路痴,但她早已不是那个傻乎乎的小师妹。 可此刻面对云恨海,她感到了极大的压力,不知该如何应对。 就在气氛尴尬的时候,坐在陶小桐下首的司徒航,脸上露出凝重之色,对云恨海道:“教宗大人,若是你登上教宗之位,万一那索文彦来了,岂不是……” “我让你说话了吗?” 云恨海转头,打断了司徒航的话。

下一篇   第3700章 强势压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