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18章 婴儿图像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3718章 婴儿图像

在陆天河的布置下,整个龙武学院都动起来,为了迎击天圣帝国做着准备。 不过,并不是所有龙武学院弟子,都有勇气与天圣帝国抗争。 他们生长在天圣帝国,对帝国十分敬畏,对圣皇更是像图腾一样崇敬,自然在面对帝国的时候,没有胆气。 对于这种退缩的弟子,陆天河并没有强求,也没有责怪,而是直接让这些弟子离开龙武学院。 至于是否退出学院,就由弟子们自行选择。 过了两天,竟然有两成的弟子,选择离开龙武学院,暂避锋芒。 这两成弟子中,又有一半的人,退出了龙武学院。 在这些人看到了,龙武学院和帝国抗争,完全就是死路一条,既然如此,还不如早早抽身而出,否则受到牵连,后果不堪设想。 对此,陆天河置之不理。 两天过后,整个龙武学院稳定下来,剩下这些人,都是对学院有强烈归属感,也是有胆气的人,敢和天圣帝国对抗。 甚至一些好战分子,热血沸腾,觉得能和天圣帝国的军队大战一场,是一件十分令人激动的事情。 总之,如今龙武学院,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气氛压抑、低沉,但却有种亟待释放的能量。 …… 身处天际厅中的陈阳,并不知道龙武学院发生的这些事情。 他并不愿意,让那些学院弟子为了他,而去参加这场看似一面倒的战争,造成不必要的牺牲。 他曾经的确想过,借助龙武学院的力量。 但真正面对帝国大军的时候,他这才发现,让别人为自己而死,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 因为,他不忍心。 而按照他的计划,等帝国大军到来,他便现身,和龙武学院脱离关系,然后以一己之力,和天圣帝国对抗。 到时候,他相信有大炮在,除非左隐寒亲临,否则没人可以抵御大炮。 而按照索文彦所言,陈阳推测,左隐寒应该是在其他星域遇到了麻烦,短时间之内,本体是回不来冲武星的。 所以,陈阳不用担心左隐寒。 总而言之,这场大战,他胜利的把握,还是相当大。 “宫羽萌!” 陈阳刚刚踏进天际厅,便看到了正在天际厅中修炼的宫羽萌。 宫羽萌是神念体,别人都看不见,但奇怪的是,陈阳看得清清楚楚。 再一次见到宫羽萌,陈阳不得不惊叹,神念体能在外界生存这么多年,也的确是玄妙。 换做不灭境,早就消弭了。 陈阳猜测,宫羽萌本体的实力,很可能达到了三相境。 只是可惜,宫羽萌失忆了,什么都不记得。 陈阳收回思绪,看向宫羽萌,还是那副可爱的样子,几年过去,从外形来看,年龄也没有增长一点点。 今天宫羽萌并没有修炼,坐在那里,手上拿着一个笔记簿,聚精会神地看着上面的内容。 “不知她是否还记得我。” 陈阳心里暗道。 这时,宫羽萌朝他看过来,两人目光对视,宫羽萌愣了下,眼中露出惊喜之色,然后低头看向手中的笔记簿,突然兴奋地朝着陈阳跑过来,道:“陈阳,你是陈阳!” “想起我了!” 陈阳面露意外之色,挥了挥手,招呼道:“羽萌,好久不见。” “是好久不见,我感觉过了好多年似的。” 宫羽萌笑眯眯道,眼睛眯缝起来,像是月牙儿一般。 “我知道自己会失忆,每天都在看这个笔记簿,我现在已经能够记住你了。” 她把笔记簿举起来,展示给陈阳,上面正是陈阳的画像和名字,还记载了和陈阳之间发生的交谈。 陈阳惊讶道:“真的能记得了?这可是好事啊!” “呵呵。” 宫羽萌笑了笑,把笔记簿收起来,脸上露出思索之色,打量着陈阳,道:“不过,我觉得,我似乎在很久很久以前,就认识你似的。这种感觉,很奇妙。” “很久很久以前?”陈阳笑道:“我到龙武学院也就几年,你说很久很久以前,应该不会超过五年吧。不过,失忆的人,常常会有你这种感觉。” “是吗?”宫羽萌嘟哝了句,接着道:“不过,我真的觉得,我在很久以前就认识你。而且我最近看你的画像,脑子里还浮现出你小时候的样子。是你很小很小的时候,是婴儿。” “不是吧,我婴儿的样子,我自己也只是在照片里见过,你怎么会见到?” 陈阳哑然失笑,他从小就被老李带到地武星,他相信宫羽萌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见过自己。 “你不信?” 宫羽萌急了,把笔记簿和笔拿出来,立刻动笔描绘,道:“我画给你看,这小婴儿最近常常出现在我脑子里,我觉得就是你。” 很快,宫羽萌就画完了。 她画出来的,是一个光屁股的婴儿,连小丁丁都露在外面,正在开心大笑,十分可爱。 “你看。” 宫羽萌把画像递给陈阳。 “呵呵。” 陈阳笑了笑,虽然不相信,但还是觉得看一眼。 而当他看清楚画像的刹那,他顿时就愣住了,眼神中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 因为,宫羽萌画出来的这个画像,居然真是他婴儿的模样,完全一模一样,没有丝毫的不同。 “怎……怎会这样?” 陈阳口中喃喃道,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画像。 “怎么样,这是不是你?” 宫羽萌探着脑袋看向陈阳,一脸好奇地问道。 陈阳身子一颤,回过神来,看向可爱的宫羽萌,越发觉得不可思议,心里暗道:“我被老李带走后,她应该没见过我。那她绝对是在冲武星的时候,见过我婴儿时期的模样。这么说,她和我父亲是朋友?还是怎么回事?” 一时间,陈阳的脑子转不过来的。 一个奇异的神念体,居然见过婴儿时期的他,要说宫羽萌和他没关系,他是绝对不信的。 “这是你吗?” 宫羽萌见陈阳不吭声,眨巴着眼睛,又问道。 陈阳点头道:“对,这就是我。” 宫羽萌兴奋得拍手:“哈哈,真的是你!看来,从你婴儿时期,我就认识你了,我们是老朋友。” 陈阳笑了笑,盯着宫羽萌的眼睛,郑重道:“羽萌,你记不记得,你是在哪里见过我?”

上一篇   第3717章 准备迎战

下一篇   第3719章 游客如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