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75章 都杀了吧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第3775章 都杀了吧

将巫珞禁锢的破虚掌,令巫家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这道掌影从虚空中出现,如此手段,即使在高阶星域,也是玄妙的存在,巫家只是耳闻,从未见过。 一时间,周围巫家之人,全部都懵了。 “怎么回事!?” 巫珞大惊,看着将自己握紧的掌影,他面色凝重,运转星能想要就这道掌影震破,但却发现掌影的力量雄浑无比,他根本不能与之抗衡。 即使他有宝甲护体,可宝甲只能防御,不能进攻,拿破虚掌也没办法。 更何况,宝甲刚才之所以能防御,是因为陈阳没发力。 不然的话,刚才那道星芒,就足以将他击杀。 他惊恐地看了眼陈阳,完全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败得这么利索,这么惨,完全不是对方的对手。 回过神来,他脸上露出狠戾之色,对陈阳喝道:“小子,这里是巫家,你即使实力再强,你也不可能是我父亲巫癸的对手。你最好现在就放开我,不然,我父亲过来,你会死得很惨!” “巫癸?乌龟?”陈阳眉毛一挑,冷笑道:“这名字取得好,一个老乌龟生了你这个小乌龟。” 巫珞咬牙道:“你居然敢骂我父亲,他是半步体相的强者,你连他一根手指头也比不上。你现在放开我,或许还能活命,否则……” “废话真多。” 陈阳打断了巫珞的话,右手虚空往下砸落。 破虚掌随他而动,把巫珞拍向地面。 “你干什么!?” 巫珞大惊,被破虚掌抓着,狠狠地拍在地上,陷入了地底,鲜血横流,血肉模糊。 见此一幕,周围的巫家之人,无不倒吸一口凉气,被陈阳的果断凶狠所震慑。 陈阳使出疾风意境,身形一闪到了巫珞的身旁,俯视着重伤的巫珞,沉声道:“害人之心不可有,记住了。” 说完,他强行把巫珞身上穿着的宝甲取下来,摸去了上面的神识印记,收入空间手镯中。 没了宝甲护体,巫珞吓得浑身发抖,但依旧是色厉内荏地吼道:“这是巫家,你若是敢杀我,你就死定了!” “哦,那就试试吧。” 陈阳淡然道,一道杀意将巫珞锁定。 巫珞感到杀意,他知道,陈阳真的要把自己杀了,这个人简直是疯了,居然连半步体相也不怕。 巫珞慌张道:“不,你不能杀我,巫家还有体相境,你若是杀我,你真的会死。” “我说了,试试。” 陈阳平静地看着巫珞,抬起了手。 可就在这刹那,突然一道强横的能量波动,从身后传来,显然是有人突然袭击,攻向陈阳的后背。 而且,出手之人的实力很强,绝不是巫珞可以相比的。 陈阳没有闪避,抬起的手改变方向,反手往后挥出一掌,湛蓝的掌影凝练澎湃的能量,轰然而出,将他整个后方都阻拦了起来。 轰隆。 一道笔直的星芒,击中掌影,掌影微微颤动了下,往前推进,和星芒同时爆裂开。 强横的能量冲击开,席卷四面八方,若非巫家有阵法守护,只怕这样的冲击波,足以把整个巫家夷为平地。 “是巫癸!” “他是半步体相,那个打伤巫珞的青年,绝非他的对手。” 一道人影飞落在巫念奴家的小院,周围的巫家人低声议论,透露出了此刻出现这人的身份。 巫癸,巫珞的父亲。 陈阳转头看了眼,巫癸和巫珞有些相似,但面色更阴冷,眼睛细长,给人十分阴险狡诈的感觉。 “父亲,救我!” 见巫癸出现,巫珞面露惊喜之色,连忙大声呼喊道。 巫癸看了眼巫珞,见自己儿子还活着,他暗暗松了口气。 刚才这边的动静,他早就听到,但他对巫珞的实力有信心,所以并没有过来查看。 可当感应到破虚掌的能量波动,他就发现不对劲,立刻赶来。 此刻他庆幸,还好来得及时,不然的话,儿子就死了。 “半步体相,难怪如此猖狂!” 巫癸打量着陈阳,眼眸中满是怨恨之色,指了指巫珞,沉声道:“把我儿子放了,对他跪地道歉,并且自断四肢,我便可念在你修炼不易的份上,可以让你离开。” 他居高临下,语气不容置疑,犹如在给自己的奴隶下达一道命令。 “不,父亲,杀了他,不能让他活着离开。” 巫癸的决定,却是引起了巫珞的反驳。 他恨透了陈阳,他绝不愿意看到,这个胆敢把自己打得陷入地下的男人,活着离开。 巫癸十分疼爱自己的儿子,沉默了下,对陈阳道:“既然我儿不愿放过你,那你就自刎吧。” 他说得太轻松了,仿佛陈阳就是一块鱼肉,任意他宰割。 周围巫家人,也没有人觉得离谱,都认为理所应当。 巫翼峤因为邪气入体,导致修炼滞后,所以原本逊色于他的巫癸,如今是整个巫家之中,除了家主之外,实力最强的人,众人都认为,陈阳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巫珞躺在地上,狠狠地盯着陈阳,脸上是狰狞的冷笑,咬牙切齿道:“小子,让你自杀是便宜你了,否则你会生不如死!” 陈阳站在那里,没有理会巫珞,只是平静地看着巫癸,觉得对方的行为,实在可笑到了极点。 他摇了摇头,淡笑道:“乌龟,我很好奇,你的自信,从何而来?” “你说谁是乌龟?!” 巫癸眼睛凝缩了下,一道森寒的杀意,将巫念奴家的小院笼罩,犹如蒙上了一层冰霜,寒如凛冬。 陈阳耸了耸肩,平静道:“你的名字,难道不是乌龟吗?”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是在放弃轻松死亡的机会。你激怒我,绝对会后悔!” 巫癸面色冰冷,往前跨出一步,对陈阳道:“你虽然和我境界相同,但我进阶已久,底蕴深厚,实力比你更强。你若是妄想能战胜我,那么,你就是大错特错了。” 陈阳沉声道:“你纵容儿子行凶,残害巫念奴父亲的性命,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既然如此,那么今天,就把你们父子二人,都杀了吧。” “不知死活的东西!” 巫癸冷喝一声,便欲出手。 可就在这瞬间,陈阳突然弹指一道星芒,朝着脚下的巫珞轰击而去。

上一篇   第3774章 冷血无情

下一篇   第3776章 战力碾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