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第39章底细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39第39章底细

听到苏子宁招呼大家吃饭,关兮月朝着餐厅的方向喊道:“子宁姐,我换件衣服就过来。” 说完,她笑着对陈阳点了点头,转身进了房间。 陈阳坐在餐桌上等了会,看到关兮月出现在门口的时候,他差点没把刚刚喝进嘴里的那口汤喷出来。 只见关兮月换了一件白色的t恤,上面印着一个美羊羊。 不过,关兮月的峰峦实在太凶猛了,把可爱的美羊羊顶得都变了形,硬生生成了一个大胖子美羊羊。 而且她的小腹十分平坦,山峰就显得更雄伟了。 “这对胸器,简直是要命呀。” 陈阳心里嘟哝了句,咳嗽了两声,这才没有被喉咙里的热汤给呛到。 四人都落座了,苏子宁招呼大家吃饭,她一边吃,一边看向陈阳问道:“陈阳,你期末考试成绩公布了吧,考得怎么样?” 听到这个问题,叶以晴愣了下,目光偷偷瞥了眼陈阳,眼神十分复杂。 她从杨雪薇那里知道陈阳六科满分后,她是惊讶不已,对陈阳越来越好奇,很想知道陈阳的底细,尤其是曾今的经历,为什么公安系统里一片空白。 陈阳嚼着干煸四季豆,抬头看了眼苏子宁,囫囵道:“成绩还行,只挂了一科。” “噢,不错了,毕竟你才学了两天。”苏子宁点了点头,倒是对陈阳的成绩十分满意。 听到两人的对话,叶以晴心里疑惑陈阳为什么不说实话,但她没有揭穿,因为她并不想被陈阳知道她和杨雪薇认识。 她看了眼始终笑嘻嘻的陈阳,做出一副随意的样子,问道:“陈阳,你既然是这个四合院的房东,怎么以前不在这里,你在国外上学?” 陈阳哪里不知道叶以晴是想打探自己的底细,淡定道:“这些年我在各国游历,拜访了很多名师,涉猎很广,也算是在国外求学吧。” “噢,那你在哪些国家待的时间比较多。”叶以晴继续问道。 陈阳道:“当然是华夏待的时间最长,其余国家停留的时间都差不多。” 这话说了等于没说,叶以晴皱了下眉头,还不放弃,又问道:“既然你在华夏,那你以前怎么不跟子宁姐见面?” 听到这个问题,陈阳和苏子宁不约而同地看向对方。 陈阳看到了苏子宁眼中的一抹期待,他淡淡一笑道:“我不是不跟子宁姐见面,而是条件不允许。” 听到这话,叶以晴觉得自己已经找到了突破口,条件不允许,为什么不允许? 她正想继续问,不料陈阳突然把碗筷放下,朝着外面走去,头也不回道:“我出去一下,待会回来。” 苏子宁三人都是一愣,等回过神来,陈阳已经离开了四合院。 漫无目的地走在街道上,陈阳因为叶以晴的那个问题,有些被触动了。 他以前不想回来吗? 当然想,可是他怕自己的身份会让这个小小的四合院,变得不再平静。 如今退休,他原本以为可以做悠闲房东,但是遇到任小健之后,他知道即使退休,他依旧不能完全清闲下来,那些关系,不可能完全撇开。 不过他还是满足了,至少现在身边美女环绕,比那种看着身边兄弟死去的状态好了太多。 就在陈阳胡思乱想的时候,一辆奥迪r8停在了他的旁边,车窗摇下来,露出任小健那张胖乎乎的脸蛋。 任小健笑嘻嘻地看着陈阳,道:“车神,怎么一个人逛街,要不和我一起去玩玩?” “你跟踪我?”陈阳皱了下眉头,随即哑然失笑,任小健这样的角色,借他几个胆子,也肯定不敢跟踪自己。 想了想,反正闲得无事,陈阳很干脆地坐进了任小健的副驾,把任小健兴奋得差点就跳起来。 “车神,去飙车,还是……” “找家最近的酒吧。” “没问题。” 任小健动r8,轰的一声,汽车飞蹿了出去。 坐在车上,陈阳饶有趣味地打量着任小健,冷不丁开口道:“作为湖岳省任家的少主,竟然抛头露面出来开了家武馆,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话音一落,吱一声,任小健惊得一脚踩下刹车,额头上冒出几分冷汗,一脸惊恐地看向陈阳。 他知道陈阳是高手,但不知道陈阳的任何信息。 可陈阳只是和他一面之缘,现在就已经把他的背景挖了出来,这份力量不可谓不强大。 任小健吞了口唾沫,道:“车神,我……” 陈阳打断道:“别叫我车神,叫我的名字就行。” “阳哥。”任小健不敢直呼陈阳的名字,见陈阳没有反对“阳哥”这个称呼,他这才接着道:“不知阳哥是来自哪个陈家?” 陈阳道:“上京陈家。” “啊!上京陈家?”任小健惊呼一声,疑惑道:“上京陈家十分强大,军方、官方、商界都有他们的势力,可是……他们不是武道世家呀。” “出自陈家,但我现在并非陈家的人。”陈阳冷笑道。 任小健一听这话,没有再多问,而是一脸郑重地看着陈阳道:“阳哥,不瞒你说,我想……拜你为师。” “教你车技吗?”陈阳笑了笑,摇头道:“我还没出师,不能收徒,更何况你这种人,我不太喜欢。” 见陈阳毫不掩饰内心的态度,任小健苦笑了下,道:“是因为李亚东的关系吗?阳哥,你不知道,我是有苦说不出呀。” “如果你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我或许可以收你……当我的小弟。”陈阳笑道。 一听有戏,任小健也不隐瞒,一五一十道:“阳哥,其实我们任家现在的处境非常困难,家族的强者青黄不接,就拿我来说,对普通人是高手,但对上真正的强者,我连还手的力量都没有。正因为此,我们任家现在已经没落,就连世俗中的家族都敢欺上门。” “我之所以对那些纨绔公子笑脸相迎,是想多接触点人脉,避免家族完全衰败,期望我们任家有朝一日能够崛起。” 听到这里,陈阳不禁有些佩服起任小健来,要知道像任家的少主,身份可一点不低,他竟然能拉下脸来结交那些纨绔公子,这就是他对家族的担当。 不过陈阳还有一个疑问,他看向任小健道:“任飞呢,有他在,任家应该没人敢欺负吧?”

上一篇   38第38章你的杂志